僧格林沁陵寝守护员龙爷---5 志愿龙爷的人们

 2018-12-09  760


往返沈阳时偶遇同道中人张律师,张律师咋一看像武将,身材魁梧,黑而粗壮,他酷爱户外运动,为人坦诚爽气,非常善谈。他热爱公益,热衷培养年轻一代,不知不觉间我谈到了龙爷及龙爷的故事。他很认真的说要加入龙爷维权团队,为龙爷争取点什么……我们商定第一次开庭由张律师出庭,显然这也是为节约我差旅费所考虑。我非常开心,那一天中午彻底喝多了,差一点误了飞机。沈阳律师的加入,使我更加信心满满。我把这一情况如实告知了龙爷,龙爷依然说谢谢啦……

经过分析,我们团队认为,此案的焦点会是在龙爷的劳动关系是否成立的问题上。我们重新划出框框搜集所有与劳动关系有关的证据,围绕劳动关系的三个标准充分准备并反复演练,只待开庭了。

8月29日的庭审如约而至,沈阳团队派出了劳动法律专家与龙爷一同坐到了神圣的法庭原告席上。果不其然,法庭辩论焦点就是围绕劳动关系能否成立而展开。我们准备了详实的发言稿以极具说服力的证据链,从现场很难判断谁更胜一出。县文物所认为,龙爷是众多临时工之一,是劳务雇佣关系,态度坚决,又搬出来沈阳市地方规章予以佐证。法庭庭审从小型局部战役演变成了全面战争,唇枪舌战硝烟弥漫,法官可能断定一次庭审无法做出决断,所以果断中止了庭审。

庭审后龙爷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那句老话,谢谢你们啦……龙爷并不清楚劳动关系意味着什么,尽管我曾多次向其详尽解释。我们团队律师心情沉重,要使得劳动关系成立,必须提供更为详实的说辞才行。于是之后的一个月整个律师事务人人几乎都成了劳动法律专家了。我们认真撰写了足足三页纸的补充代理意见,给主审法官邮寄了过去。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