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陵寝守护员龙爷---3 龙爷告状

 2018-12-09  532


回到上海,我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分析论证。结合手头资料再与龙爷电话了解案情,我们终于理出了头绪。我们认为,龙爷是陵寝看护员,并按月领取县文物所工资,虽谈不上国家公务员,但应当算是劳动者。于是我们决定先劳动仲裁走劳动诉讼程序,这本是职业律师常规思路,但龙爷听到后非常开心。

六月的上海已经是夏天了,一天比一天热。我想尽快立案,为了节约成本我们把案件资料整理好微信发给了龙爷,告知龙爷找打印社打印出来。龙爷玩微信玩得非常好,对现代传媒非常在行,这一点我是很意外的。龙爷满怀信心地走进了沈阳所辖县劳动仲裁委大门,但很快被打发出来,不给立案也不出具任何书面答复。我建议找到负责人说说看。龙爷找了几天终于遇到负责人了,但未果。我们深知立案的艰难,尤其在关外。

团队力量往往是不可估量的,我们律师团队出主意让龙爷站在劳动仲裁委门口拍照,拿照片再到法院立案。龙爷非常规整地站在了那里,手捧着仲裁申请书,目光呆滞,看他那无助的眼神我的双眼又湿润了。人民法院接待窗口一一审核通过了资料,可以立案了。龙爷语音告知这个消息时上海这边沸腾了,我们认为我们办案思路及努力方向是对的,还要感激北方法官,敬佩他们精湛的业务水平及高效的工作作风。我们必须纠正对北方法院的傲慢与偏见了。案件立好只好等待对方的反映或等候开庭,这一点我们早就告诉了龙爷。总之龙爷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说谢谢啦……

                                                                                                                                                                                                                      /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