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陵寝守护员龙爷---2 初见龙爷

 2018-12-09  576


每年一度的318(我的大学寝室号)聚会如约而至,我买好机票奔赴沈阳。这个聚会对我来讲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讲可是一次盛会。五月的沈阳已是春天,兄弟几个推杯换盏开怀畅饮,天南海北聊个够。但我不时想到龙爷,想到龙爷应该离我不远了。很晚了我才拨通龙爷手机,龙爷异常兴奋,答应次日早早赶过来。

第二天,天刚刚放亮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急忙穿衣迎了上去。龙爷来了,他穿着东北农村老大爷打扮,略显驼背,这是一张完全是北方人的脸,威猛、有力、目光如炬,感觉浑身蓄满爆发力。龙爷自我介绍到,他叫白庆荣,祖籍是科尔沁左翼后旗,其祖先二百多年前应王爷命令举家迁移到法库边门外……龙爷用平稳的气息口述着属于他们家族的悲壮豪迈的故事。从龙爷言谈举止中完全看不出他还是个蒙古族,但他的家族故事是蒙古族的,让人听着听着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有奔涌而出才能舒畅之感。

龙爷特别客气,执意要找个地方请吃早餐。我提议吃驴肉馅蒸饺,这是当地有名小吃。爷俩要了两笼驴肉饺子,没喝酒。龙爷非常开心地与我合影留念,当即发给远在乌兰浩特的李老师。我留下了所有的资料,并告诉龙爷我们的盛会还在继续中,案件我需要挤出点时间分析论证。龙爷一个劲地说谢谢。龙爷驼背的身影在沈阳的晨雾中渐渐远去,一个平凡百姓追求尊严追求美好生活的映像在我心中高大起来。龙爷显然没有什么文化,但眉宇间透露出的坚定信念是那么鼓舞人心,我决定为龙爷维权,且义无反顾!

                                                                           /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