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陵寝守护员龙爷---1 龙爷有难了

 2018-12-09  329


上海的四月正是市民郊游的好季节。

我在人民广场(普安路和延安路口)乘沪朱专线至朱家角,换乘朱家角3线到莫家村路站下车便找到了寻梦园。走进园内如同走进了花的世界,有百里香、迷迭香、鼠尾草、英国薄荷应接不暇。薰衣草花海是最大亮点,色彩斑斓,满园芳香。我陶醉了,不停地感叹大自然的美,感恩大上海的美好生活。

正当手机拍摄收录美景时,科尔沁文化学者李老师的微信闪了一下。映入眼角的些许文字似乎要说重要的事情。急忙点开,微信内容如下:“白庆荣是僧格林沁陵寝守陵人,第八或第九代。只有一女儿,在乌兰浩特结婚打工生活。他本人始终在法库守陵已有几十年。现在法库有关部门要解除他的守陵资格。他现在的年龄已不能劳动,因此很感无助。我告诉他找你,如有可能请帮帮这位对蒙古文化有贡献的白大哥!”白庆荣就龙爷,其微信昵称就叫龙爷,我立即联想到他了,看来龙爷有难了……

我充分利用现代互联网工具,迅速了解这位老人——龙爷。得知白庆荣老人已年近古稀,世代看护僧王陵寝的守陵人。类似于成吉思汗陵寝的守护部落“达尔扈特”。他们家族早在二百多年前受王爷指派从科左后旗举家迁移法库边门外,专职看护僧王陵寝。

老人居住僧王陵寝门房几十年。老了老了,现如今失去了唯一生活来源及住处,于是这些曾经采访过他的几位学者想到帮助他,便找到了我。

                                                                        /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