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年--4 我的事业

 2018-12-07  286


                                                                             ---致母校建校70周年

大上海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工作又是全新的。讽刺的是来上海的第一年工资收入竟然没有我在满洲里时高。我很快换到了律师工作,在没有自己任何案源的前提下,做律师难度可想而知。收入低案疑难案件都分到了我这里,每天开2-3个庭,不停换乘地铁公交穿梭于上海区县法院间。繁重的工作带给丰厚的回报,经验丰富了业务技能提高了当然收入也提高了。2006年秋又迎来一位幸运之神,我辽大同届同学包富贵来上海游玩。有了同学的帮助鼓励支持,心中燃起创业之火。2007年初在其帮助下注册成立了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新的工作就是创业之路,那一年我已经是37岁了。只有高起点才能远航,我们确立了以涉外法律服务为方向,于是我们的律师队伍侧重招聘海归。客户群逐步遍及日韩及欧美。如今我们律师事务所主要围绕日本及美国客户做涉外法律服务,还有交通银行农业银行都成为了我们的高端客户群。如今我经常出席各种论坛交流,很荣幸2017年8月末赴台做了《大陆商业银行不良债权回收之策略》之专题演讲,演讲并不可怕,它让我感受到了人生的丰富多彩。2017年11月,我有了新的搭档,我们一起重新规划美好蓝图搬到了浦西外滩顶级写字楼。从32层的写字楼眺望滔滔江水,我的心也像黄浦江一样开阔起来,感觉是那么舒畅又豪迈,仿佛随着黄浦江水一直向北汇入茫茫大海。

业务的起航时刻提醒着我要回报草原,我要回报接纳我哺育我的那个地方那片草原。近几年我先后接手办理了呼伦贝尔牧民娜仁格日勒草原被侵案,乌布尔宝力高苏木与巴尔图林场权属纠纷案,锡林郭勒阿巴嘎旗铁矿破坏草原案。美丽的草原不断被非法侵蚀,我们的牧民又缺乏保护斗争意识,这些深深刺痛了我的心。对我的义举《内蒙古日报》、《联合时报》等诸多媒体给予了强大的关注,民进上海市委也委任我为民进市委人口与环境资源委员会副主任。2017年度《建议完善社会组织参与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提案被民进中央采用,同时上海市委办公厅上报中办信息。

辽大改变了我人生轨迹,并把我这个牧民儿子培养为上海滩律师,我对辽大的感情是与众不同的,就如同启程的脚步声,在我心中回响,念念不忘。2006年在上海举办的辽大校友会座谈上我讲到,我不想再读研究生博士生主要原因是我想让辽大作为我唯一的大学。不管世事沧桑变幻,我在这路上不曾止步。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我心赤诚一如既往,我愿再一次回到母校做一回辽大生。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