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年--3 我的工作

 2018-12-07  199


                                                                          ---致母校建校70周年

工作了一年,身处边境贸易中心城市的我很快被当时的下海经商热潮冲昏了头脑。阵阵热潮躁动了我寂静太久的心脏。1993年8月,我毅然决然辞去公职踏上了去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列车。一切都是未知,但我却无比期待,在俄罗斯远东赤塔市的半年里,我从摆地摊批货做起,后做一些小额贸易。生意有些起色不久,我却被当地光头党盯上了,被劫货被敲诈竟变成了家常便饭。大约是元旦前后的某一天,我和出纳背着一天的收获(一大包卢布)回驻地时,不巧被一群光头青年尾随。我们驻地是在赤塔市商学院院内,我让出纳在前头快步行走,我在后面故意放慢脚步,当出纳跑进办公室从我手里接过背包后却习惯性带上了门。我们的门是三层门,即二道铁门一道木门,我被挡在门外了。十几个光头俄罗斯青年冲过来不由分说,棍棒相加,那天甚是惨烈。

1994年春节我是回满洲里过的,节后我就再不敢回俄罗斯了,事实上我是失业了。经朋友们介绍找到一份在满洲里市政府食堂打杂的临时工作,没有报酬但是管吃住。工作内容是拖地,捡盘子洗碗等等,我干的很起劲不亦乐乎。我根本无从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为此应该又去如何努力……

幸运之神又一次降临我头上了。1994年春天某一天,满洲里市检察院检察长在政府食堂吃饭,注意到了我的情况。他知道我是辽大法学本科生后扼腕叹息,连连说白瞎了我的学历,开玩笑似的问我,到检察院拖地如何?听检察长讲每月将会有194元的固定工资,我高兴极了,当即答应了。当时的满洲里市当地人是非常排外的,每天早上检察院同事们放下手中工作端着茶杯到走廊里看我拖地。并不时指指点点大学生拖地也不怎么样啊,地上都是水如何如何。的确,我拖地水平并不怎么样。

在满洲里检察院拖地的第三个月的某一天,我有机会旁听了一次反贪局例会。记得讨论的内容是一起社保局出纳挪用公款案。反贪局长让每一位侦查员谈谈自己想法,最后让我也发言。我的意见很明确,挪用社保款不同于挪用其他款项,其性质更加恶劣应当从重处罚。可能表现还算可以,没过多久我被借调到检察院反贪局做了一名编外侦查员了,现在回忆当时的每天过得威武而充实。但司法机关又怎么能用一个没有“编制”的工作人员呢,很快被告知不能再用我了。检察院检察长非常负责,当即把我推荐到当地中国银行,这样我从1995年4月成了一名银行员工!要说明的是这位检察长是一位科尔沁蒙古人,他心地善良,有强烈的民族心。如今我们成了忘年交,我经常去看望他。

银行工作的来之不易,我非常珍惜。很快被提拔为部门负责人,并经常代表内蒙古中国银行系统参加全国性的会议及培训。2002年10月在杭州开会十天,我的心被这里的一切所吸引,于是回到满洲里就办理了辞职手续。推着拉杆箱来到了魔都大上海,那年是2003年春天。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