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年--1 我的大学

 2018-12-07  132


                                                                      ---致母校建校70周年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循着自己的脚步与轨迹书写自己的一生。酸楚的悲剧如果是大多数人成长之初必经的路牌,那么我也不能幸免。回溯往日时光,无论是光辉里珍藏的日子还是灰暗中尘封的记忆,总有诸多感慨,一直没有机会说出自己的故事,现在我想把它诉诸笔头,写给别人,也写给自己。

1988年,那是梦想启程的一年。我以优异的成绩从内蒙古考到辽大法律系,分到了八八法律一班。我攥紧手中的车票,怀揣无数瑰丽的幻想来到了辽大,然而没过多久,我却发现自己并非如想象中那般出众,望着周围才华横溢的同学们的背影,如尘埃般渺小的我不禁有些自卑,和其他从牧区来的同学一样,因为语言的问题,我学习起来非常吃力。对古汉语一窍不通的我来说,上法制史课简直和读天书没什么区别。“演讲是要命的。”这个想法在演讲与口才课开课的第一天便根深蒂固地扎根在了我的内心深处,成了永不散去的阴霾。记得一堂课上,在众多同学的喧闹与起哄中,我被焦老师领到讲台前,望着台下同学们直勾勾的目光,我试图张开嘴,却如鲠在喉,没能讲出完整的几句话便逃下了台。此次经历后,我一直认为连汉语都讲不好的我与演讲已然绝缘。备受挫折的我甚至认为演讲是高不可攀的东西,一门遥不可及的艺术。时光流转,而我在时光中慢慢沉淀。从大二开始,我的学习成绩明显提高,与寝室同学越来越相熟的我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习惯。大学四年间我结识了八八级所有的蒙古族同学,我们亲密无间,培养了非常深厚的民族情谊与兄弟情感。如今他们已成为我一生的挚友。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