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草原之一(老家来电)

 2018-12-05  326


2017年9月12日上午接听了从老家打来的长途电话,这是我第二次接听纪委电话了。电话那头提问的非常直接,我把知道的情况又一次全盘托出,其中作为观点的部分我讲得就谨慎多了。我知道时隔四年,始终想揪出的内幕及那个人可能即将要浮出水面了。于是我勇敢的拿出笔来,记录着整个事件始末,想对自己有一个交代。

记得儿时,无忧无虑的在科尔沁草原(面积不大,称草场更合适)上赶着为数不多的牛羊,非常快乐。水草丰美的科尔沁草原因种种原因已经严重沙化,曾经的大草原早已成为历史,因此科尔沁草原又被成为科尔沁沙地。那时我们家已经告别了传统的游牧生活,在这片科尔沁沙地上定居下来,不再睡蒙古包了。官方媒体称我们的生活方式为半农半牧。现如今歌声中常听到的鸿雁当初就在我头上飞过~的确是对对排成行向上天。现代生活中的奢侈品即牛奶及牛羊肉,那时是我们家的主要食物来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很富裕。直到小学五年级我三叔从镇里买回白馒头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慢慢长大了,学习很努力,读完大学阴差阳错来到了呼伦贝尔草原。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那仁朝克图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