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迪观点--也谈美国律所就新冠疫情对中国提起集体诉讼案

 2020-03-17  1254


                                                                                                     


2020年3月13日,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律所(The Berman Law Group)博卡拉顿(Boca Raton)办公室代表佛罗里达州四个当地居民以及一个棒球训练中心就新冠疫情在佛罗里达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迈阿密分庭对中国提起集体诉讼。该诉讼指控中国未能遏制新冠病毒,并使其扩散至全球,引发人员伤亡和其他损害,请求法院判令中国对新冠病毒在美国造成的所有经济和非经济损害,以法律允许的最大限度支付损害赔偿金,索赔数额或达数十亿美元。

 

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认为在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当下,各国政府应当集中所有的财力、人力和物力借鉴先进的经验、采取科学的方法去防控疫情,避免损害的进一步扩大,多关注民众的医疗和生活需求,而不要本末倒置,用一场无理取闹的诉讼去吸引眼球,转移矛盾。

 

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认为该诉讼是一场闹剧,是基于以下法律分析:

首先从诉讼程序来看,美国国内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根据国家主权豁免原则,国家的行为和财产不受(或免受) 他国立法、司法及行政的管辖,这也是国家主权平等和独立的体现。虽然本案原告援引了美国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中的“商业行为”和“人身损害”作为例外,但是中国政府对疫情的防控措施不属于“商业行为”,且美国居民所受的损害也与中国的防控措施无关,因此美国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

 

其次从国际法上的义务来看,一国负有适当注意、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其领土被适用于侵害外国利益的义务。中国在此次疫情防控中所做的努力全世界有目共睹,而且在结果上也有效控制了疫情在国内的蔓延。中国充分履行了疫情防控相关条约中规定的通知和合作义务,受到了WTO乃至世界其他国家的高度认可。与此同时,中国也已经开始向全球抗疫做出积极贡献,最早如向意大利、韩国和日本捐助物资并派遣医疗队,仅3月15日,中国就开始向西班牙、菲律宾、塞尔维亚提供抗疫援助。

 

最后从实体法来看,要证明侵权行为是否成立,至少需要证明中国存在侵权行为、美国居民受到损害且两者之间要存在因果关系。而事实是,此次新冠疫情的源头目前在医学界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源于自然界,不可能是中国政府的行为导致。从发现人传人的现象开始,中国即举全国之力、不惜牺牲巨大的经济利益和人民自由为代价采取史上最严的防控措施。因此美国居民所受的损害与中国政府的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相反,美国民众应该警惕其国内最早爆发的流感与此次疫情的关联,更应督促本国政府积极防控,而不是舍本逐末。

 

此外,国际法上国家责任形式分为传统国家责任和国际赔偿责任。传统国家责任如非法军事入侵,而国际赔偿责任指一国实施了国际法不禁止但有危险性的活动,给他国造成危害的责任,通常都有国际公约具体规定,比如《空间物体所造成损害的国际责任公约》就适用航天器坠落对他国造成损害的情形。但目前的疫情属于天灾,完全与上述两种责任毫无关联。

 

中国有句古话,“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这句话出自《孟子·离娄上》,它的含义是:事情做不成功,遇到了挫折和困难,或者人际关系处得不好,就要自我反省,一切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有了问题,不要怨天尤人,而要反躬自省。将此赠给诸君,以求共勉。


文/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55号工商联大厦32层

 

Address: 32/F, Federation of Industry Building, No.55 East Yan’an Road, Shanghai, China

 

电话/Tel: 02153085022    传真/Fax: 02153082933   网址/Website: http://www.shnuod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