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与并购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公司与并购法律事务 > 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8-9    已有137人查看
   案号:(2017)沪民终1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物资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325号7楼。
  法定代表人:秦青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翟颖戈,女,1970年6月22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河南省。 

      上诉人上海物资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贸公司”)与上诉人翟颖戈因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物贸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和上诉人翟颖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物贸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上诉人翟颖戈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翟颖戈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对虚假陈述揭露日认定错误。物贸公司在2008年至2011年年度报告中资产和利润总额虚增,成本虚减,隐瞒了亏损,物贸公司已经于2012年年报中采用当期调整法对上述财务数据进行了更正,物贸公司未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规定的会计方法对2008年至2011年的亏损进行计量,并不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如果认定物贸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那么披露日应为2013年1月26日。当日,物贸公司公开的《2012年年度报告》和《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对2008年至2011年年报虚增成本和利润的事实已经予以披露。翟颖戈在其后买入600822股票与上诉人虚假陈述行为无关。
      上诉人翟颖戈答辩称,其认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局(以下简称证监会上海局)发布的信息时间,同意一审的意见,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一审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翟颖戈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书。2、请求依法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3、保留一审民事判决文书中认定的物贸公司实施的虚假陈述属不正当披露行为,翟颖戈的投资损失与物贸公司的虚假陈述具有因果关系。4、请求判令物贸公司侵权责任的行为。5、诉讼费用由物贸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翟颖戈对一审判决不服,依照相关法律提出上诉,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翟颖戈认为虚假日、揭露日应建立在不同情况下来认定,法院应当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追加控制人。
      物贸公司答辩称,不认可翟颖戈的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驳回翟颖戈的上诉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翟颖戈承担。
      翟颖戈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物贸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2,771,206.2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该损失金额计算方式为其买入物贸公司股票成交金额276,920元、佣金200.62元,在此基础上计算十倍的惩罚性赔偿;2、物贸公司赔偿利息损失,以2,771,206.20元为基数,自2013年9月24日至判决生效日止按同期存款利率计算;3、物贸公司赔偿其实际发生的交通费;4、本案诉讼费用由物贸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根据证监会上海局作出的沪(2015)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认定,物贸公司发布的2008年年度报告时间,即2009年3月17日为虚假陈述实施日;物贸公司未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在《2012年年度报告》中对2008年至2011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进行更正,而是将2008年至2011年隐瞒的所有亏损作为2012年当年亏损反映在年度报告中,导致物贸公司的《2012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物贸公司于2013年10月12日发出了关于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该公告称,物贸公司于2013年10月11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以物贸公司2013年10月12日发出关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为时间起点,物贸公司600822股票累积成交量达到其可流通部分100%之日为2013年11月8日,此期间物贸公司600822股票每个交易日收盘价的平均价格为12.13元/股;物贸公司于2013年1月26日公布其《2012年年度报告》和《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该预亏公告对2008年至2011年亏损情况的记载同《2012年年度报告》;翟颖戈提供的新闻报道、股票波动周期表、学术文章、案例、关联企业信息、电话录音等证据与本案虚假陈述事实的认定缺乏关联性,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一审法院另查明,物贸公司并未针对证监会上海局作出的沪(2015)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提出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物贸公司是否存在系争虚假陈述行为以及虚假陈述披露日的认定。首先,证监会上海局作出的沪(2015)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确认了物贸公司对2008年至2011年年度报告中资产和利润总额虚增,成本虚减,存在虚假记载,其发布的《2012年年度报告》将2008年至2011年隐瞒的所有亏损作为2012年当年亏损,导致2012年年度报告也存在虚假记载。并且物贸公司对证监会上海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也并未提出复议及行政诉讼,因此物贸公司抗辩其不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只是对2008年至2011年亏损的会计计量方法不同的主张不能成立。翟颖戈主张物贸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予以采信。证监会上海局既已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物贸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并对物贸公司进行了行政处罚,则可据此认定物贸公司存在虚假陈述的过错。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之规定及证监会上海局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可进一步认定物贸公司实施的虚假陈述属不正当披露行为,翟颖戈的投资损失与物贸公司的虚假陈述具有因果关系,物贸公司应就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其次,关于虚假陈述揭露日的认定。《若干规定》第二十条规定的虚假陈述揭露日是指,虚假陈述在全国范围发行或者播放的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上,首次被公开披露之日。翟颖戈同意以2013年10月12日作为虚假陈述揭露日,即物贸公司在证监会指定的信息披露网站公布其收到证监会上海局对其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调查通知书》,该日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物贸公司的600822股票价格即出现大幅下跌,可以认定物贸公司2013年10月12日的公告已足以达到在全国范围内揭示系争虚假陈述行为的效果,对投资者起到了警示作用,故应以2013年10月12日为系争虚假陈述揭露日。以2013年10月12日为虚假陈述揭露日,则基准日为2013年11月8日,基准价为12.13元/股。对于物贸公司主张的虚假陈述揭露日为其公布《2012年年度公告》和《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的2013年1月26日。但根据证监会上海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看,物贸公司的《2012年年度公告》仍存在虚假记载,并非向公众真实披露2008年至2011年亏损的实际情况,《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对2008年至2011年的亏损记载内容同《2012年年度公告》,并未如实披露亏损情况,只是将2008年至2011年隐瞒的所有亏损作为2012年当年亏损,故该日不能认定为物贸公司的虚假陈述揭露日。
  第三,关于损失范围。现翟颖戈投资系争股票的行为发生于虚假陈述行为实施日至揭露日之间,如翟颖戈在该期间的证券买入平均价与其卖出平均价或基准价存在差额的,就相应的投资差额损失,物贸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于投资差额损失的计算问题,《若干规定》第三十条规定:“虚假陈述行为人在证券交易市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范围,以投资人因虚假陈述而实际发生的损失为限。投资人实际损失包括:(一)投资差额损失;(二)投资差额损失部分的佣金和印花税。前款所涉资金利息,自买入至卖出证券日或者基准日,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若干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投资人在基准日之后卖出或者仍持有证券的,其投资差额损失,以买入证券平均价格与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基准日期间,每个交易日收盘价的平均价格之差,乘以投资人所持证券数量计算。”因此,翟颖戈以所谓十倍惩罚性赔偿计算投资损失,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应以翟颖戈买入价17.20元与基准价12.13元的差额,乘以翟颖戈持股数16,100股,计算投资差额损失为81,627元。佣金计收标准参考股票交易行业惯例可按千分之一计收,故翟颖戈主张的佣金损失可按其投资差额损失的千分之一计算即81.63元。翟颖戈主张的利息损失应以上述投资差额损失、佣金损失之和81,708.63元为基数,自2013年9月24日起至2013年11月8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为35.75元。此外,翟颖戈主张的交通费等其他损失,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条、第八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七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物贸公司赔偿翟颖戈投资损失人民币81,627元、佣金损失人民币81.63元、利息损失人民币35.75元;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969.65元,由翟颖戈负担人民币28,100.65元,由物贸公司负担人民币869元。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翟颖戈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1、2017年2月17日《上海证券报》的刊载文章,证明严监管时代以大数据稽查来推升办案效率和监管举措,该文章也包括了物贸公司的相关情况。2、光盘,证明光盘内容是一审法院想要到物贸公司调取的证据资料(光盘内一部分内容一审期间已提交)。
      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诉人物贸公司质证认为,翟颖戈提交的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光盘的真实性亦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上诉人翟颖戈提交的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纳。
      上诉人物贸公司二审中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证监会上海局作出处罚决定书中已确认了物贸公司在2008年至2011年年度报告中资产和利润总额虚增,成本虚减,存在虚假记载,物贸公司的《2012年年度报告》将2008年至2011年隐瞒的所有亏损作为2012年当年亏损,导致2012年年度报告也存在虚假记载,且物贸公司对该行政处罚并未提出复议及行政诉讼。本院认为,相关行政监管机构已经对物贸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作出了认定,并进行了行政处罚,一审法院据此认定物贸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并无不当。现物贸公司主张其上述行为不属于虚假陈述行为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虚假陈述揭露日的认定。物贸公司主张虚假陈述披露日为其公布《2012年年度公告》和《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的2013年1月26日。但根据查明的事实,物贸公司在《2012年年度公告》和《201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仍存在虚假记载,并未真实披露2008年至2011年亏损的实际情况,只是将2008年至2011年隐瞒的所有亏损作为2012年的当年亏损,仍存在不正当披露的情况,因此,不能将2013年1月26日认定为虚假陈述揭露日。物贸公司的此节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也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以物贸公司在证监会指定的信息披露网站公布其收到证监会上海局对其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调查通知书》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2013年10月12日作为系争虚假陈述揭露日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认可。
      翟颖戈在二审中坚持其一审诉讼请求。本院认为,翟颖戈以所谓十倍惩罚性赔偿来计算投资损失并主张交通费等其他损失,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对翟颖戈投资损失金额的计算准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物贸公司和翟颖戈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按原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分别由上诉人上海物资贸易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28,969.65元,上诉人翟颖戈负担人民币28,969.6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史伟东  
   审  判  员  王晓娟  
   审  判  员  熊雯毅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陈  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