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与人事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劳动与人事法律事务 >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7-28    已有233人查看
(2017)沪02民终22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华萍,女,1968年10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胡少凡。
上诉人赵华萍因与被上诉人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炳顺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4民初40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华萍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一审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赵华萍一审中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与炳顺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炳顺公司未与赵华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足额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及2015年8月、9月、10月工资,并无故解除劳动关系,因此应当承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未休年休假工资、补足工资差额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责任。
炳顺公司未答辩。
赵华萍一审起诉要求炳顺公司支付:1、2015年7月20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100,000元;2、年休假工资20,689.66元;3、2015年8月工资50,000元、2015年9月工资50,000元、2015年10月1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工资32,183.91元;4、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0,000元。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赵华萍系上海市从业人员。炳顺公司经工商登记注册成立于2014年8月6日,股东或发起人为胡经宝、胡少凡,法定代表人胡少凡。2015年10月19日,赵华萍向上海市嘉定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炳顺公司支付工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年休假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等。2016年2月14日,仲裁委作出嘉劳人仲(2015)办字第3646号裁决,裁决对赵华萍的请求事项不予支持。赵华萍不服裁决,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另查明:上海宝蓄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蓄公司”)经工商登记注册成立于2014年3月21日,股东或发起人为胡经宝、黄岩,法定代表人为胡经宝。上海宝鉴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鉴公司”)经工商登记注册成立于2014年3月26日,股东或发起人为胡经宝、黄岩,法定代表人为吴正荣。
一审审理中,赵华萍为证明其主张而提交聘用通知书、相关事宜急需办理、互联网技术外包预算增加申请、域名购买说明书、网站信息、应聘人员面试登记表、人员名单、通话记录等证据。此外,赵华萍还陈述,赵华萍经朋友介绍后与胡经宝认识,胡经宝邀请赵华萍担任炳顺公司的总经理,2015年7月20日赵华萍进入炳顺公司工作,聘用通知书由胡经宝2015年7月29日签字确认,胡经宝告知在炳顺公司系过渡阶段,后期会转入宝蓄公司、宝鉴公司,但之后并没有办理;2015年8月14日,胡经宝通过宝鉴公司的账户向赵华萍转账支付50,000元,包括赵华萍、案外人陆某某的7月工资及运转款项;赵华萍还为宝蓄公司、宝鉴公司招聘大量员工。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律、法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劳动法律、法规规定,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工资,劳动者的工作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或受用人单位的管理、约束等,可以认定双方间存在劳动关系。炳顺公司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应诉、答辩,系对自己权利的放弃,相应的法律后果由炳顺公司负担。本案中,赵华萍陈述于2015年7月20日进入炳顺公司工作,工作至2015年10月19日离职,并主张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工资、年休假工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及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劳动者主张劳动关系的成立,应当提交初步证据予以证实。赵华萍提交的聘用通知书,系打印形成,落款虽写明炳顺公司的名称,但是无炳顺公司的盖章,也无炳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签字确认,通知书第一页虽有“胡经宝”的笔迹字样,但是“胡经宝”并非炳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胡经宝”还与案外人宝蓄公司、宝鉴公司存在关联性,系上述公司的股东或法定代表人,因此无法证实“胡经宝”在聘用通知书上的签字即代表炳顺公司所为及“胡经宝”的行为代表炳顺公司所为;况且从通知书内容看,还载明有“此聘书的发出与接受不代表您与我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的内容,因此聘用通知书反而说明赵华萍与炳顺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而相关事宜急需办理、互联网技术外包预算增加申请、域名购买说明书、网站信息、应聘人员面试登记表、人员名单、通话记录等证据,系复印件或者照片,上述材料无法证实赵华萍与炳顺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反而,赵华萍在庭审中却提及由胡经宝通过宝鉴公司的账户转账支付工资款项,赵华萍还为案外人公司招聘员工,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赵华萍所述的“2015年7月工资由炳顺公司支付、赵华萍的工作属于炳顺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及受到炳顺公司的日常管理”成立。因此,赵华萍没有提交有效证据初步证实与炳顺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赵华萍不受炳顺公司的考勤制度、管理制度之限制、约束,双方之间不存在管理与接受管理的关系,即不存在具有人身依附、行政隶属为特征的劳动关系。赵华萍基于劳动关系而要求炳顺公司支付工资、年休假工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及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一审法院难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驳回赵华萍要求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2015年7月20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100,000元的诉讼请求;二、驳回赵华萍要求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年休假工资20,689.66元的诉讼请求;三、驳回赵华萍要求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2015年8月工资50,000元、2015年9月工资50,000元、2015年10月1日至2015年10月19日期间工资32,183.91元的诉讼请求;四、驳回赵华萍要求上海炳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0,000元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赵华萍为证明其与炳顺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关于事实劳动关系的认定材料;2、炳顺公司人员花名册二份;3、炳顺公司与前程无忧网站的合同及职业招聘定制方案;4、电脑保修卡复印件及办公场所的照片三张;5、炳顺财富组建计划;6、办公室门禁卡和钥匙的照片;7、员工入职招聘材料复印件(其中部分员工未录用)。对上述证据材料,炳顺公司未质证。
本院认为,劳动关系是兼有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性质,兼有平等关系和隶属关系特征的社会关系。判断劳动关系建立与否,应从劳动者是否听从用人单位的指挥,将劳动力的支配权交给用人单位,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服从其工作时间、任务等安排,遵守其规章制度,用人单位支付劳动报酬、缴纳社会保险等方面综合考量。赵华萍主张其与炳顺公司之间建立事实劳动关系,对此应举证证明。根据目前在案证据来看,赵华萍提交的聘用通知书落款处并无炳顺公司盖章或负责人签名,仅第一页下方有“胡经宝”字样,然胡经宝并非炳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无证据显示胡经宝系炳顺公司的负责人或其他具体职务,胡经宝作为炳顺公司的股东以及案外人宝蓄公司、宝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股东,其在该聘用通知书上的签名不能直接被认定为代表炳顺公司所为,况且该聘用通知书中注明“该聘用通知书的发出与接受不代表双方建立劳动关系”。从劳动报酬支付情况来看,根据赵华萍在仲裁审理中提供的银行对账单,赵华萍称2015年8月14日其收到的5万元工资系宝鉴公司支付,交易摘要显示为“费用报销”,可见赵华萍的工资并非炳顺公司支付。至于人员名册、“相关事宜急需办理”、“互联网技术外包预算增加申请”、“域名购买说明书”、应聘人员面试材料、炳顺公司与前程无忧网的合同及职业招聘定制方案、办公场所及办公用品照片、“炳顺财富组建计划”等证据材料,均无炳顺公司盖章或负责人签字,不足以证明赵华萍与炳顺公司建立事实劳动关系。另外,赵华萍在一审中多次表示其系经人介绍与胡经宝认识,胡经宝曾承诺过在炳顺公司系过渡阶段、后期会转入宝蓄公司,考虑到胡经宝身兼炳顺公司及另外两家案外人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身份,以及宝鉴公司向赵华萍支付钱款、赵华萍为宝鉴公司、宝蓄公司招聘大量员工等事实,赵华萍主张其系与炳顺公司建立事实劳动关系,依据尚不充分,本院难以采信。赵华萍要求炳顺公司按照月工资50,000元标准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2015年8月1日至10月19日工资差额、未休年休假工资、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赵华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征海
审判员  易苏苏
审判员  浦 琛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陈 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