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与仲裁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诉讼与仲裁法律事务 > 定期租船合同纠纷--上海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  

定期租船合同纠纷--上海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6-21    已有253人查看
  案号:(2016)沪72民初2617号  

原告: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民星路XXX号。
法定代表人:朱建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孔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某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和平路XX号XXX。
法定代表人:陈小国,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为与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定期租船合同纠纷一案,于2016年9月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同日立案受理后,于2017年2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唐某某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9年2月14日,其为履行与案外人耐克森公司之间的相关工程合同,与被告签订《拖轮租赁合同》,向被告租赁“浙普拖38”轮,用于当时正在进行的海口琼州海峡工程项目指定施工地点的人员交通往返和配给供应。同年9月24日,“浙普拖38”轮拖带原告所属的“建基5002”轮回海口港途中,因“浙普拖38”轮舵机发生故障,船舶应急抛锚进行修理。修理完毕起锚过程中,“建基5002”轮不慎将案外人中国人民解放军75707部队的海底通信光缆钩断,由此引发相关诉讼及仲裁法律程序,最终原告对外赔付人民币99930340元。原告认为,涉案事故及其引发的原告对外进行巨额赔付的结果,源于“浙普拖38”轮在履约过程中发生故障,事后海口海事局出具了事故责任认定意见,原、被告分担主、次责任。据此,请求判令被告:按原告对外赔偿金额的40%比例,赔偿原告人民币39972136元,并按年利率6%计算,向原告支付前述赔偿款自2014年9月30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产生的利息,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未应诉答辩。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2009年7月13日及2013年5月20日,由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证明原告原名为上海市基础工程公司,曾更名为上海市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现名为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2、2009年2月14日,原、被告之间签署的《拖轮租赁合同》,证明原告向被告租用“浙普拖38”轮,用于原告当时正在进行的海口琼州海峡工程项目指定施工地点的人员交通往返和配给供应; 
3、2009年12月25日,海口海事局对涉案事故出具的《海口“9.24”“建基5002”施工船触损海底光缆事故调查报告》,证明海口海事局作为海上交通事故的主管机构,经调查后认定“建基5002”轮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浙普拖38”轮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4、2014年2月17日,新加坡仲裁庭就耐克森公司和原告之间的纠纷作出的《仲裁裁决书》(中英文本),证明仲裁裁决原告应向耐克森公司支付美元14236689.37元和挪威克朗7993261.25元以及延迟付款利息;
5、2014年5月29日,耐克森公司向上海海事法院提交的《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申请书》,证明耐克森公司要求裁决原告履行新加坡仲裁裁决,向其支付赔偿款;
6、2014年9月26日耐克森公司与原告达成的《和解协议》以及2014年9月28日上海海事法院出具的(2014)沪海法民认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证明耐克森公司和原告已就履行新加坡仲裁裁决达成和解,并由本院出具《民事调解书》,相关条款载明原告应向耐克森公司支付赔偿款人民币99930340元;
7、2010年12月9日,案外人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给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于补偿上海市基础工程有限公司所涉“建基5002”驳船租赁合同纠纷或有损失的回复》,证明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承诺,就涉案事故若仲裁裁决原告需要支付赔偿款的,则由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代为支付;
8、2014年9月28日,原告给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的《关于请求建工集团总公司为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支付新加坡仲裁裁决承认与执行案和解款项的请示》,以及2014年9月29日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将人民币99930340元汇入上海海事法院账户的贷记凭证。证明原告依据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原承诺,要求其代为支付相关赔偿款,以及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已代原告履行了相关支付义务。
本院认为,原告向本院提交的前述证据材料,因被告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质证的权利。前述证据材料由相关诉讼及仲裁法律程序的发生予以印证,并形成证据链,在被告未就本案提交任何证据材料予以反驳的情况下,本院确认前述证据材料的证据效力。
依据前述证据,本院查明:
原告成立于1993年9月29日,原名上海市基础工程公司,系法人独资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各类工程。经工商核准登记,原告于2009年7月13日更名为上海市基础工程有限公司,2013年5月20日原告再次更名为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被告成立于2002年10月28日,系自然人控股或私营性质企业控股的私营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国内沿海和长江中下游货运以及船舶租赁,营业期限至2022年10月27日。
2009年2月14日,原、被告于本市签署《拖轮租赁合同》,约定由原告向被告租用“浙普拖38”轮,用于原告当时正在进行的海口琼州海峡工程项目指定施工地点的人员交通往返和配给供应,租期暂定为8个月(2009.2.14-2009.10.13),拖轮方应保证拖轮处于适航状态,任何一方违反合同均应负责赔偿另一方的直接损失并承担相关责任。合同签订后,“浙普拖38”轮依约抵达原告指定的上海港码头,拖带原告所属的“建基5002”轮履约前往海口琼州海峡施工现场。
履约期间,2009年9月24日约0120时,“浙普拖38”轮拖带“建基5002”轮回海口港,途经20°06′.078″N,110°10′.745″E处,“浙普拖38”轮舵机发生故障,报告“建基5002”轮无法继续拖带航行,“建基5002”轮遂抛前锚,“浙普拖38”轮系固在“建基5002”轮船尾修理舵机。约0600时,“浙普拖38”轮故障排除后开始备车,“建基5002”轮随后起锚,起锚过程中发现锚机负荷增大,操作人员将锚机操作档位调档后,锚缆突然崩断,前锚脱落入海。约0740时,“建基5002”轮在“浙普拖38”轮拖带下继续航行。事后,经海口海事局事故调查,中国人民解放军75707部队的海底通信光缆中断位置与前述船舶抛锚位置基本一致,排除其他因素致损的可能性后,认定海底通信光缆被钩断,系因“浙普拖38”轮拖带“建基5002”轮在是次拖航航行中“建基5002”轮起锚不慎。“建基5002”轮和“浙普拖38”轮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建基5002”轮主责,“浙普拖38”轮次责。
涉案事故导致耐克森公司被相关权利方追责,并据此引发该司与原告之间产生相关诉讼及仲裁法律程序。2014年2月17日,新加坡仲裁庭就耐克森公司和原告之间因涉案事故引发的纠纷作出仲裁裁决,裁决原告应向耐克森公司支付美元14236689.37元和挪威克朗7993261.25元以及延迟付款利息。同年5月27日,耐克森公司向上海海事法院提交《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申请书》,请求承认新加坡仲裁裁决的效力并执行前述裁决结果。本院受理该案后审理过程中,耐克森公司与原告在本院主持下,于2014年9月26日达成和解并签署了《和解协议》。依据《和解协议》约定,本院出具(2014)沪海法民认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相关条款载明原告应向耐克森公司支付赔偿款人民币99930340元。同年9月29日,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代原告将前述赔偿款汇入本院账户,耐克森公司和原告之间因涉案事故引发的纠纷就此了结。
本院认为:
依据涉案《拖轮租赁合同》,原、被告之间成立定期租船合同法律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六条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因海船租用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交船港、还船港、船籍港所在地、被告住所地海事法院管辖。据此,本案定期租船合同纠纷当属海事法院专门管辖。鉴于“浙普拖38”轮是抵达原告指定的上海港码头开始履约的,故本院作为交船港所在地法院,对本案纠纷具有管辖权。
依据海口海事局出具的调查报告,事故航次中,由“浙普拖38”轮拖带“建基5002”轮航行,因“浙普拖38”轮舵机发生故障,“建基5002”轮遂中途抛锚等待“浙普拖38”轮进行修理。修理完毕再次起航时,因“建基5002”轮起锚不慎,钩断海底通信光缆,导致涉案事故发生。关于事故责任,海口海事局认定“建基5002”轮和“浙普拖38”轮作为一个整体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其中“建基5002”轮主责,“浙普拖38”轮次责。在涉案事故引发的后续相关诉讼及仲裁法律程序中,因原告一方已先行对外赔付了事故引发的全部赔偿责任计人民币99930340元,故其有权从被告处追偿应由被告承担的次责部分的赔偿责任。鉴于被告未应诉答辩,放弃了相关诉讼权利,故原告请求按6:4的比例,要求被告承担原告对外全部赔偿金额的4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就利息部分诉请,原告请求支持自2014年9月30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的利息起讫期间,因在案证据佐证原告对外赔付的日期为2014年9月29日,故其诉请支持的利息起讫期间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惟利率计算标准,根据目前司法实践,本院认为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计算更具合理性。
综上,涉案《拖轮租赁合同》依法订立并得以实际履行,原、被告之间的定期租船合同法律关系依法成立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法按约行使权利并履行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判决如下:
一、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39972136元;
二、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向原告上海市基础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赔偿前款确定金额自2014年9月30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计算产生的利息损失。
如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1661元,由被告舟山市东靖船舶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辛  海  
   审  判  员  朱夏玲  
   代理审判员  单  丹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日  
   书  记  员  金  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