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与仲裁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诉讼与仲裁法律事务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发布时间:2017-5-10    已有45人查看
                                                                                                                     案号:(2017)沪7101民初120号  
  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邱保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国荣,男。
  被告:宋卿晨,男,1989年3月3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负责人:汪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陵公司)与被告宋卿晨、被告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英大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8日作出(2016)沪7101民初314号民事判决。被告英大保险公司不服该判决,向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于2017年2月8日作出(2016)沪71民终24号裁定,发回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金陵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钱国荣、被告宋卿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某、被告英大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陵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代偿的交通事故赔偿款248,420.90元(含诉讼费2,720元);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修理费54,588元、牵引费400元、清扫施救费2,300元。上述费用合计305,708.90元,由被告英大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先行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宋卿晨承担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16日2时15分许,在本市延安高架北侧江苏路上匝道处,被告宋卿晨驾驶牌号为浙A2XXXX车辆因失控追尾原告驾驶员倪福昌驾驶的牌号为沪FMXXXX出租车,造成出租车受损、倪福昌及车内四名乘客受伤。宋卿晨在事发后弃车离开事故现场。2015年9月23日,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高架道路支队(以下简称交警高架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宋卿晨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车辆经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评估后进行了维修,原告支付了修理费54,588元、牵引费400元、清扫施救费2,300元。2016年3月29日,乘客饶文婷、钱祎骎分别以运输合同纠纷为由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浦东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5月19日,浦东法院判决原告赔偿两乘客合计248,420.90元。现原告已履行上述代偿义务及修复了受损车辆,故向被告进行追偿和索赔,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宋卿晨辩称,对原告主张的事实无异议,同意原告的各项诉请。事发后其因伤就医离开现场,且次日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没有逃避和躲避的情况,故不认可逃逸的事实。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项规定,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应当作出提示和明确说明,且时间点为在订立合同时,提醒的对象是投保人本人。根据笔迹鉴定,《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签收回执》上的签名,并不是宋卿晨本人签字。英大保险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义务,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故英大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英大保险公司辩称,对原告主张的事实无异议。宋卿晨在事发后弃车逃逸,属于商业三者险条款第六条第六项规定的免责情形,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负赔偿责任,同意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诉讼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对原告的其余诉请无异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8月16日2时15分许,宋卿晨驾驶牌号为浙A2XXXX车辆沿本市延安高架由东向西行驶至高架北侧江苏路上匝道处,追尾同车道正常行驶的由金陵公司驾驶员倪福昌驾驶的牌号为沪FMXXXX出租车,造成两车驾驶员、出租车乘客钱祎骎、顾怡蓓、叶超、饶文婷六人受伤,道路设施损坏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宋卿晨弃车离开事故现场。
  2015年9月23日,交警高架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宋卿晨驾车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在同车道行驶中,宋卿晨不按规定与前车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事故发生后,宋卿晨未及时报警、保护现场及抢救受伤人员,且弃车离开事故现场,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宋卿晨的行为对发生本起道路交通事故起全部作用,承担全部过错。倪福昌无违法行为,无过错。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认定宋卿晨承担本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倪福昌不承担事故责任。
  2015年10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宋卿晨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不构成犯罪。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规定,决定对宋卿晨行政拘留三日。
  原告车损经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评估,确认维修费用为54,588元。原告将车辆按评估金额在上海中和汽车修理有限公司进行了维修。为处理交通事故,原告还支付了牵引费400元、清扫施救费2,300元。
  2016年5月3日,浦东法院立案受理了饶文婷、钱祎骎分别诉金陵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2016年5月19日,浦东法院作出(2016)沪0115民初31334号民事判决,判决金陵公司赔偿饶文婷各项损失121,662.80元,金陵公司负担案件受理费1,352元;作出(2016)沪0115民初31335号民事判决,判决金陵公司赔偿钱祎骎各项损失124,038.10元,金陵公司负担案件受理费1,368元。判决生效后,金陵公司支付了上述费用。
  英大保险公司承保了浙A2XXXX车辆交强险、保额为5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率特约条款,涉案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内。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单“重要提示”一栏载明:“1.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批单和特别约定组成。2.收到本保险单、承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后,请立即核对,如有不符或疏漏,请在48小时内通知保险人并办理变更或补充手续;超过48小时未通知的,视为投保人无异议。3.请详细阅读承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特别是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附则等)……”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责任免除”部分第六条约定,“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对第三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六)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上述免责条款由黑色加粗字体标注。
  经宋卿晨申请,本院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英大保险公司提供的《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签收回执》上“投保人签字(盖章)”处“宋卿晨”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6年8月8日出具文检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签收回执》“投保人签字(盖章)”处的“宋卿晨”签名字迹与供比对的样本字迹不是同一人书写。庭审中,被告宋卿晨表示,涉案车辆是于2013年购置的二手车,购车时将车款和保险费一起交给了售车单位工作人员,由其代办保险,商业险一次性购买了三年,《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签收回执》上的签名其实是售车单位工作人员签的,之后其收到转交的保险单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
  本院亦受理了(2016)沪7101民初337号倪福昌与宋卿晨、英大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该案当事人与本案当事人均同意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由倪福昌享有三分之一的赔偿额度,金陵公司享有三分之二的赔偿额度。
  本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英大保险公司承保事故全责方车辆的交强险,故先由其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本院同时受理了涉案交通事故引起的两件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涉案当事人对交强险赔偿额度达成的一致意见,系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本案交强险赔偿额度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73,333.33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6,666.67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因另案无财产损失),合计82,000元。
  宋卿晨在购车时委托了售车单位工作人员代办保险,并且交付了保险费,该工作人员即为宋卿晨的投保代理人,其实施的以宋卿晨的名义与英大保险公司签订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宋卿晨产生效力。宋卿晨与英大保险公司之间的商业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予遵守。根据《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六项的约定,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事故现场的属于保险人免责的情形。宋卿晨造成事故后逃逸的行为,已被公安机关认定,并且作出了相应的行政处罚,其行为符合上述免责条款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弃车逃逸即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禁止性行为。英大保险公司在保险单的“重要提示”一栏中提示投保人在收到保险单、保险条款后详细阅读免责条款,并且对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用黑色加粗字体标注,宋卿晨亦承认收到了保险单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故本院认为英大保险公司已履行了提示义务,免责条款产生效力。英大保险公司关于其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负赔偿责任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不足部分,应由宋卿晨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的诉请。对于代偿的交通事故赔偿款,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金陵公司已承担了违约责任,现其向事故全责方进行追偿,本院予以支持。其中的案件受理费2,720元系原告应自行负担的费用,不予支持。对于车辆修理费、牵引费、清扫施救费,两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各项损失82,000元;
  二、被告宋卿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各项损失220,988.90元;
  三、驳回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885元,由原告上海金陵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负担40元,被告宋卿晨负担5,845元,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审  判  长  刘  晨  
                                                                                                                                          审  判  员  张雯琳  
                                                                                                                                         人民陪审员  李平华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高建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