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 侵害商标权纠纷--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决书 

侵害商标权纠纷--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4-12    已有265人查看
                                                                                                             案号:(2015)闵民三(知)初字第865号  
  原告:脱普日用化学品(中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洪振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宁某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市长宁区李春山便利店。
  经营者:李春山,男,1967年4月16日出生,汉族。
  第三人:周星星,男,1984年9月21日出生,汉族。
  原告脱普日用化学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脱普公司)与被告上海市长宁区李春山便利店(以下简称李春山便利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过程中,依法追加周星星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并于2016年5月10日组织原、被告及第三人进行证据交换,原告脱普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宁丹、被告李春山便利店的经营者李春山、第三人周星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院又于2016年8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脱普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宁某某、第三人周星星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李春山便利店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脱普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李春山便利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保鲜袋商品的侵权行为;2.被告李春山便利店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币种下同)50,000元;3.被告李春山便利店赔偿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公证费1,500元、律师代理费4,500元、购买保鲜袋费17.4元。事实与理由:原告主要从事保鲜袋、保鲜膜、垃圾袋等塑料薄膜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依法享有第XXXXXXX号、第XXXXXXXX号“”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专用权。原告通过对“”系列产品投入大量的广告宣传,使涉案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取得较高的知名度及市场占有率。原告调查发现,被告未经许可,销售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保鲜袋,给原告的声誉和商誉带来极大的损害,依法应承担法律责任。审理中,原告明确在本案中仅主张被告销售的中号保鲜袋侵犯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
  被告李春山便利店辩称,涉案店铺实际由第三人周星星在经营,其不知情。
  第三人周星星述称,其系涉案店铺的实际经营者,在接到诉状后即停止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涉案被控侵权商品来源于正规供货商,而向该供货商供货的正是原告的销售经理,现其能够提供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故原告要求赔偿的诉请不合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原告提交的第XXXXXXX号、第XXXXXXXX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2014)沪长证字第7106号公证书及封存的实物、原告出具的鉴定报告书、购物小票,第三人提交的销货清单、上海市松江区东续百货经营部(以下简称东续经营部)证明及陈述各一份,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立案告知书、张春律师函及复函、商铺租赁协议及补充协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当事人无异议的公证费发票和律师代理费发票,本院注意到,公证费发票上载明的编号与本案所涉公证书编号不符;律师代理费发票未记载相应案号,且因原告代理人存在批量代理维权诉讼的情况,故本院对上述发票的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其中原告提供的编号2010[0845]、[2013]0780《江苏省著名商标证书》,江苏省著名商标铜牌、《巴士车体广告发布合同》《合同》《广告发布合同》、广告发布费发票,“”广告投播视频光盘,经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均表示不清楚相关情况,因上述所列证据均系复制件,原告未能提供相应原件以供核对,故本院不予认定;关于原告提供的《说明》,被告及第三人均表示不了解《说明》所载内容,本院注意到其上仅盖有单位印章,没有具体工作人员的签名,不符合单位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明材料的形式要件,故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亦不予认定。
  关于第三人周星星提供的案外人潘永潜名片、通话录音文字稿打印件及录音光盘、潘永潜赔偿名单、潘永潜供货名单及数量统计、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沈阳脱普生活用品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送货单、银行转账记录交易单、潘永潜所开网店信息打印件、退货照片、商户联名证明书、送货单、第三人与潘永潜的聊天记录、中国银行交易记录、迪亚天天的促销海报等证据,经质证,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均系复制件,且涉及东续经营部与其供货商之间的供销关系,与本案缺乏直接关联,本院不予认定。
  庭审中,本院出示与东续经营部经营者蒋顺米的谈话笔录,蒋顺米陈述:本案第三人提供的销货清单系东续经营部开具,单据上所记载的妙洁保鲜袋均是东续经营部提供,源自潘永潜。经质证,原告对该谈话笔录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其关联性,认为东续经营部并非被告的上级经销商,对其货物来源也不认可。第三人周星星对该谈话笔录予以认可。本院认为,销货清单上加盖东续经营部的公章,东续经营部经营者蒋顺米已到庭确认,现原告虽否认该证据的关联性,但未就此提供相反证据,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商标,注册人为原告,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16类“卫生纸、纸手帕、包装用纸或塑料袋(信封、小袋)、保鲜膜”等,有效期限经续展自2004年3月28日至2024年3月27日。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第XXXXXXXX号“”商标,注册人为原告,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16类“卫生纸、纸手帕、包装用纸或塑料袋(信封、小袋)、保鲜膜、纸桌布”等,有效期限自2013年5月21日至2023年5月20日。
  被告李春山便利店设立于2014年8月18日,经营者李春山,经营范围及方式为零售:预包装食品(含熟食卤味、冷冻冷藏),乳制品(不含婴幼儿配方乳粉),酒类商品(不含散装酒),资金数额10,000元。
  2014年5月8日,被告李春山便利店(甲方)与第三人周星星(乙方)签订《商铺租赁协议书》,约定:甲方将座落在新渔东路XXX号建筑面积约140平方米的商铺租借给乙方使用,租期自2014年5月8日至2019年9月30日,租金为每月29,000元等。同日,双方再签《补充协议》,约定:甲方无偿帮助乙方办理该店铺运营所需要的工商税务等所有事宜,并以甲方的名义注册登记,店铺内所有货柜、商品等所有权以及相关使用权归乙方全权所有;因营业执照用的甲方姓名,故加盟迪亚天天超市也需以甲方出面签约,但甲方只是名义上帮助办理,实际所有权益归乙方所有;乙方在经营期间所产生的一切债务由乙方自行承担,……;如果有约束条款不足之处,以李春山与甲方签订的原始租赁合同的约束条款参照执行,租金条款除外。
  东续经营部为2013年4月19日设立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蒋顺米,经营范围为日用百货零售。
  2014年10月29日,原告委托其代理人谷佳雯向上海市长宁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当日,该处公证人员与原告该委托代理人来到上海市新渔东路二九四号“citydia”惠买家社区折扣超市No.5919号店,现场购买了“”保鲜袋小号、中号各3袋,并取得抬头为“Dia%迪亚天天”购物小票1张,其上载明:百货,6×2.90,付款总计17.40。嗣后,前述公证人员将所购物品中保鲜袋小号、中号各2袋及购物小票封签后交由原告收执。同年11月3日,上海市长宁公证处专此出具(2014)沪长证字第7106号公证书。
  庭审中,本院当庭拆封上述公证封存的被控侵权商品实物,其中中号保鲜袋外包装的正面及背面均有“”标识,该标识与原告涉案商标相比,在字体、字形及排列等方面基本相同,视觉上无差异;与原告正品相比较,两者不同在于:1、原告商品标注的“”右上角标有?,被控侵权商品标注的“”旁未见?;2、原告商品的品名为“妙洁增厚保鲜袋”,被控侵权商品的品名为“食品用妙洁增厚保鲜袋”;3、原告商品标注原告厂址“江苏省无锡市新区锡达路XXX号”,被控侵权商品则标注为“江苏省无锡锡甘路北”;4、原告商品的生产日期采用喷墨打印,被控侵权商品则是无色钢印标注。
  审理中,第三人周星星提供了编号分别为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并盖有东续经营部公章的销货清单,记载的日期分别为2014年5月29日、7月15日、8月19日、9月23日、11月24日,购货单位均记载为新渔东路XXX号迪亚天天,单据上记载的品种规格包括妙洁中号保鲜袋,数量均为60,单价2.3,金额138。东续经营部经营者蒋顺米向本院陈述:上述销货清单均系其开具,单据所涉妙洁中号保鲜袋均是其提供。
  又查明,2015年8月13日,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张春律师受东续经营部经营者蒋顺米的委托致函原告,称:原告应当了解其本身管理存在重大漏洞,理应自行承担对外的全部法律责任;在了解事实真相后仍坚持不当诉讼的,属于恶意诉讼,可能承担由此形成的法律责任。同年8月18日,山东睿扬(上海)律师事务所李秀鹏律师接受原告委托,就收悉的《张春律师函》予以复函,函中记载:原告在收到张春律师提交的证据材料后已将相关材料全部移交司法机关,并对相关责任人做除名处理,相信并期待司法机关能够对此案予以秉公办理。
  2015年9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泗泾派出所出具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6《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主要内容:报警人蒋顺米当日报案称,其于2014年7月至10月期间向上海妙洁公司采购妙洁保鲜袋并售于散户,同年12月工商部门检查认为系假货,上海妙洁公司经理潘永潜承认并已赔付部分散户,但现已无力支付剩余赔款。
  2015年10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向蒋顺米出具沪公(松)立告字[2015]9619号《立案告知书》,上载:你于2015年9月15日向我局报案的上海松江潘永潜涉嫌销售假冒商品案,经审查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已决定立案。案件编号为AXXXXXXXXXXXXXXXXXXX084。办案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泗泾派出所。
  审理中,原告表示,潘永潜系其经销商沈阳脱普生活用品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业务员;“”中号保鲜袋在一级经销商处的批发价为每箱(含60袋)138-164元。
  本院认为,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原告业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涉案商标,故依法享有在核定期间、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内使用涉案商标的专用权,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于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根据商标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在外包装上突出使用“”标识,该标识与涉案商标相比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应认定为相同商标,且被控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包装用塑料袋”属于同种商品,因此涉案中号保鲜袋属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标相同商标的侵权商品,销售该商品的,亦属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被告系个体工商户,其不仅租借涉案商铺,且出借营业执照给第三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资质须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转让其个体经营权,却不履行营业执照变更登记义务,导致实际经营者未取得经营资质而从事经营活动,应与实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被告及第三人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停止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故对于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首先,被控侵权商品经与正品比对,整体选色以及色块的分布与构图组成方面,直观两者差异较小,商品销售者施以一般注意力难以察觉;其次,被控侵权商品每袋的进价为2.3元,售价2.9元,本案审理期间原告确认其给予一级经销商的批发价格,与此相差无几,单纯从采购价格上亦难以发现侵权商品;再者,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及第三人明知或应知所售商品系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根据第三人提交的销货清单,显示其所售被控侵权商品来源于东续经营部,清单上载明的购货日期、货品规格等信息与被控侵权商品相互印证,东续经营部亦对此予以确认,因此,本院认定涉案店铺关于其所售商品具有合法来源的抗辩理由成立,被告无须就其涉案销售行为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然因被告及第三人未及时停止涉案侵权行为,原告就此提起诉讼具有合理性及必要性,故被告应承担原告为维权所支付的相应合理开支。其中购买涉案中号保鲜袋的费用5.80元确为诉讼支出,且有相应票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就公证费及律师费,原告未能提供有效证据,然其确实委派律师出庭并提供相应公证书,故本院酌情予以支持。
  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因此产生的不利后果由其自行承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六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市长宁区李春山便利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脱普日用化学品(中国)有限公司第XXXXXXX号、第X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二、被告上海市长宁区李春山便利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脱普日用化学品(中国)有限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3,000元。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00.44元,由原告脱普日用化学品(中国)有限公司负担568.08元,被告上海市长宁区李春山便利店负担632.3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王  贞  
   审  判  员  李  岚  
   人民陪审员  董孟范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季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