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 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书 

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4-6    已有215人查看
                                                                                                             案号:(2015)闵民三(知)初字第1946号  
  原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上海水渡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晓松,该公司董事长。
  上列两原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
  法定代表人:马化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上海水渡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渡石公司)与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公司)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2月1日立案受理。被告腾讯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依法裁定予以驳回。诉讼中,经当事人同意,本院裁定将(2015)闵民三(知)初字第1948-1965、1987-1991、1993-1995、1997、1998、2000-2004号案件并入本案审理。本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忠勤及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峻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上海水渡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2,750,000元(以下币种相同)及律师费16,000元。事实和理由:经华研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研公司)授权,淘宝公司享有许仁杰的音乐专辑《梦见》中《忘了说爱你》《梦见》《花树下的约定》《有什么》、刘力扬的音乐专辑《转寄刘力扬》中《一个人就好》《寂寞光年》《崇拜你》《梅花香》《礼物》、音乐专辑《花样少年少女电视原声带》中《怎么办》《懂了》《专属天使》《超喜欢你》《谢谢爱》《我一直都在》《傻傻的勇气》《天使之泉(演奏曲)》《ThanksToLove(演奏曲)》《比超人还超喜欢你(演奏曲)》《天使的拥抱(演奏曲)》《完蛋了(演奏曲)》《爱到疯狂(演奏曲)》《偷偷爱(演奏曲)》《幻想(演奏曲)》《期待(演奏曲)》、周定纬的音乐专辑《SoWhat》中《远在身边》《Youarenotalone》《寂寞包厢》《SoWhat》、田馥甄的音乐专辑《ToHebe》中《ToHebe》《我想我不会爱你》《离岛》《没有管理员的公寓》《寂寞寂寞就好》《超级玛丽》《我对不起我》《你太猖狂》《给小孩》、汪东城的音乐专辑《你在等什么》中《你在等什么》《这里没有天使》《我应该去爱你》《假装我们没爱过》《敢不敢爱我》、林宥嘉的音乐专辑《神秘嘉宾》中《再别康桥》《残酷月光》《心有林夕》《爱情是圆的》《神秘嘉宾》、张智成的音乐专辑《搜藏》中《末日之恋》《凌晨三点钟》《换日线》《在KTV过夜》《完全明白》《不夜城》《保佑我》《MayILoveyou》《重返寂寞》《梁祝》《刺心》《下次再见》《后来才知道》《我做主》《诗人》《没有你》《EasyComeEsayGo》《声音》《SoFarAway》、炎亚纶的音乐专辑《下一个炎亚纶》中《忽然之间》《TheTruthThatYouLeave》《下一个我》《只看见你》《最后一眼》、潘裕文的音乐专辑《夏雨诗》中《老夫老妻》《我和你从未分手》《心里的狮子》《夏雨诗》、S.H.E的音乐专辑《Together新歌+精选》中《爱我的资格》《天使在唱歌》《恋人未满》《爱呢》《冰箱》《Alwaysonmymind》《我和幸福有约定》《热带雨林》《Belief》《你还好不好》《白色恋歌》《BeautyUpMyLife》《Remember》《Watchmeshine》《爱情的海洋》、S.H.E的音乐专辑《SHERO》中《如果你是女孩》《少了一个人》《我爱雨夜花》《爱上你》《收留我》《超可能》《SHERO》《你不会》《爱就对了》、音乐专辑《SIGMA》中《让我一次爱个够》《后男友》《心里的OS》《我这边》《世界这么乱》《就像你是我》《泪奔》《SIGMA》《我得了一种不跳舞就会死的病》《至少我有热血到》、音乐专辑《天外飞仙电视原声带》中《一眼万年》《天亮以后》《月光》《古灵精怪》《天之涯海之角(千年泪演奏曲)》《永恒的爱(一眼万年演奏曲)》《痛苦的幸福(一眼万年演奏曲)》《天多高》《棋只》《消逝的灯火(月光演奏曲)》《仙凡之爱》《彩虹舞曲》《情未逝》《马桑树(一眼万年演奏曲)》《爱超越天地(千年泪演奏曲)》《从来没有爱过你》《二郎神》《预言》、音乐专辑《仙剑奇侠传电视原声带》中《花与剑》《一直很安静》《终于明白》《六月的雨》《君莫悲(逍遥叹演奏曲)》《继续奋战(杀破狼演奏曲)》《红色蒲公英(终于明白演奏曲)》《永恒的记忆(杀破狼演奏曲)》《莫失莫忘(逍遥叹演奏曲)》《让爱(六月的雨演奏曲)》《无悔光阴(六月的雨演奏曲)》、S.H.E的音乐专辑《青春株式会社》中《幸福留言》《记得要忘记》《I’veNeverBeenToMe》《给我多一点》《围巾》《Remember》《Belief》《爱我的资格》《热带雨林》《催眠术》、S.H.E的音乐专辑《我的电台FMS.H.E》中《女孩当自强》《沿海公路的出口》《喜碧夫人时间》《我是火星人》、S.H.E的音乐专辑《美丽新世界》中《你快乐我随意》《爱情的海洋》《美丽新世界》、S.H.E的音乐专辑《花又开好了》中《不说再见》《还我》《心还是热的》《明天的自己》《花又开好了》《亲爱的树洞》《那时候的树》、田馥甄的音乐专辑《MyLove》中《要说什么》《无事生非》《MyLove》《还是要幸福》《请你给我好一点的情敌》《花花世界》《乌托邦》《魔鬼中的天使》《影子的影子》、杨永聪的音乐专辑《Stay》中《忘了我是谁》《我愿意》《好久不见》《蓝莲花》《北京北京》《TheHouseOfTheRisingSun》《Stay》《MadWorld》《ThePoison》《Clarity》、倪安东的音乐专辑《wakeup》中《wakeup》《失败的分手》《傀儡》《想念是一条河》《一觉醒来》《让我爱他》《梦里来过》、张智成的音乐专辑《爱情树》中《爱情树》《贴身情人》《BecauseILoveyou》《让时间开口》、倪安东的音乐专辑《第一课》中《SorryThatILovedYou》《藏起来》《末日快乐》《TheBlower’sDaughter》《幸福事小》《散场的拥抱》、音乐专辑《斗牛,要不要电视原声带》中《斗牛·要不要》《最近还好吗MainTheme(演奏曲)》《极道千金(演奏曲)》《危机(演奏曲)》《战争之后(演奏曲)》《一触即发(演奏曲)》《对峙(演奏曲)》《迷幻青春(演奏曲)》《爱的斗牛(演奏曲)》《WhenIThinkofYou(演奏曲)》《逗牛(演奏曲)》《挑衅(演奏曲)》《球场下雪了(演奏曲)》、刘力扬的音乐专辑《我就是这样》中《我爱你有什么不对》《眼泪笑了》《靠不靠谱》《传说》《一句一伤》《拍写》《单》《死胡同》《雨念》《我就是这样》、田馥甄的音乐专辑《ToMyLove影音馆》中《开门见山》《乌托邦》《还是要幸福》《请你给我好一点的情敌》《要说什么》《花花世界》《等著你回来》《MyLove》《无事生非》《魔鬼中的天使》《囚鸟》、S.H.E的音乐专辑《不想长大》中《月桂女神》《不想长大》《谢谢你让我爱过你》《不作你的朋友》《好人有好抱》、S.H.E的音乐专辑《爱的3温暖》中《梦田》《锁住时间》、S.H.E的音乐专辑《PLAY》中《借口》《再别康桥》《好心情Justbeyourself》《听袁惟仁弹吉他》《五月天》《伦敦大桥垮下来》《老婆》《BOOM》《说你爱我》《中国话》、S.H.E的音乐专辑《Forever新歌+精选》中《波斯猫》《紫藤花》《我们怎么了》《天灰》《I.O.I.O》《他还是不懂》《Goodbyemylove》《候鸟》《不想长大》《月桂女神》《痛快》《星光》《一眼万年》《RingRingRing》《SuperStar》、S.H.E的音乐专辑《奇幻旅程》中《安全感》《波斯猫》《茱罗记》《他还是不懂》《找不到》《十面埋伏》《五天四夜》《OnlyLonely》《NeverMind》《一起开始的旅程》等歌曲(以下简称涉案歌曲)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转授权及维权权利,经淘宝公司授权,水渡石公司享有上述专辑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排他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及维权权利。涉案歌曲均属制作精良、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曲,两原告为获得涉案歌曲的权利投入巨大代价,为宣传、推广涉案歌曲亦付出了大量资源。两原告发现,被告未经授权,通过其开发、运营的“QQ音乐”应用程序擅自向公众提供涉案歌曲的在线播放和下载服务,且在该应用程序中对涉案歌曲进行了整理、编辑及推荐,侵权恶意明显,其行为严重损害了两原告的合法权益。涉案歌曲虽已删除,但仍给两原告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的权利来源存在瑕疵,台湾不是伯尔尼公约的成员,华研公司就涉案歌曲不能受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2.原告申请证据保全公证的时间早于华研公司授权淘宝公司的时间,故相关公证书是违法的;3.被告原先从华研公司获得过涉案歌曲的授权,但在授权到期、双方磋商后续授权期间未将涉案歌曲及时下线,故被告不存在恶意;4.涉案歌曲均不属于知名歌曲,商业价值不高,原告亦无证据证明被告从涉案行为获取了利益。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根据原告提交的涉案专辑封底记载,华研公司系涉案歌曲的录音制作者权人,当事人对此亦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的(2015)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7816、28913号、(2016)京长安内经证字第21271号公证书记载,2015年5月21日及2016年5月6日,华研公司分别出具《授权书》三份,将包括涉案歌曲在内的录音录像制品“通过互联网……等所有现在及将来可能在授权期限内出现的软硬件终端为媒介向个人用户提供授权内容,使用方式包括授权内容的在线播放、视听、下载、线上背景音乐等”的独占性专有权利授予淘宝公司;淘宝公司有权转授权予第三人使用;对于授权期限内发生的、擅自对授权内容进行信息网络传播的行为,淘宝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委托第三方采取向平台投诉、向行政机关举报/投诉、申请行为保全及进行民事诉讼等维权行动;授权期限自2015年3月6日至2018年2月28日;授权区域为中国大陆境内(不包括台湾、香港、澳门)。被告虽辩称上述经公证的《授权书》上印有“大陆适用地区:北京市”字样,故只适用于北京地区,但该字样是在办理公证转递时加盖的印章内容,且《授权书》内容明确说明了授权区域,故被告上述辩称意见并无依据,本院对上述公证书记载之内容予以确认。
  淘宝公司另出具《授权书》一份,将包括涉案歌曲在内的录音及录像制品“通过互联网……等所有现在及将来可能在授权期限内出现的软硬件终端为媒介向个人用户提供授权内容,使用方式包括授权内容的在线播放、视听、下载、线上背景音乐等”的排他性专有权利授予水渡石公司;对于授权期限内发生的、擅自对授权内容进行信息网络传播的行为,水渡石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委托第三方采取向平台投诉、向行政机关投诉/举报、申请行为保全及进行民事诉讼等维权行动;授权期限自2015年3月6日至2018年2月28日,授权范围为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台湾、香港、澳门)。
  被告系“QQ音乐”应用软件的经营管理者。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出具的(2015)沪闵证经字第818、819号公证书记载,原告于2015年3月10日向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后,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在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于2015年4月2日、8日分别使用公证处计算机及网络,下载并安装“QQ音乐”应用软件,搜索并下载包括涉案歌曲在内的大量歌曲。被告虽认为上述公证书属违法,但对公证书载明的事实予以认可,其在庭审中亦确认上述公证过程中搜索并下载的歌曲(其中公证过程中下载的歌曲《你好不好》,原告提交的专辑载明的名称为《你还好不好》)与原告主张权利的歌曲音源一致。本院经审查后对上述事实亦予以确认。
  根据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公证处出具的(2015)深南证字第24750、25072号公证书记载,2015年12月14日、17日,通过“QQ音乐”应用软件搜索涉案歌曲,结果显示涉案歌曲均已删除。
  2015年11月23日,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向淘宝公司开具了金额为39,500元的律师费发票一张,原告陈述上述费用系针对本案(并案前共34案)在内的79案产生,按每案500元计算。
  另查,2013年3月1日,华研公司与被告签署《数字音乐独家授权合作协议》一份,并由华研公司出具《授权书》一份,将包括涉案歌曲在内的大量歌曲的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独家授予被告,授权期限自2013年3月1日至2015年2月28日,授权地域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
  诉讼中,原告另提交了以证明涉案专辑及歌手知名度的网页打印件一组,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又因上述网页内容不具有权威性,本院对此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除有相反证明的以外,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本案原告提供的音像出版物、《授权书》等证据中的内容相互印证,形成了较完整的证据链,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华研公司系涉案歌曲的录音制作者,其作为在我国台湾地区依法成立的公司,对涉案歌曲享有的录音制作者权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因此,在华研公司将涉案歌曲的录音制作者权中的相关权利独家授权给淘宝公司,淘宝公司又在其授权范围内将权利排他性转授权给水渡石公司的情况下,两原告有权在授权范围内行使相关权利并就侵权行为提起诉讼。
  本案中,被告未经许可,在其所有的“QQ音乐”应用软件中提供涉案歌曲的下载服务,侵犯了原告对涉案歌曲享有的录音制作者权,依法应承担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对于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鉴于其未能举证证明其因涉案侵权行为受到的损失,亦未能证明被告的侵权获利,本院综合涉案歌曲的知名度、发行时间、原告所获授权期限及被告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予以酌定。对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其为本案诉讼聘请律师确需支出相应的费用,且其主张金额尚属合理,本院对此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四)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上海水渡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30,000元及律师费人民币16,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928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4,464元,由原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上海水渡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6,327元,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8,13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员  钱建亮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邓怡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