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 知识产权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知识产权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6-12-5    已有219人查看
                                                                     案号:(2013)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199号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Corporation),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德克萨斯州欧文拉斯克里那斯大街***号。 
法定代表人S·杰克巴拉吉尔,该公司副总裁。 
委托代理人原素雨,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梁勇,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美孚石油有限公司(MobilPetroleumCompanyInc.),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德克萨斯州欧文拉斯克里那斯大街***号。 
法定代表人杰弗里J·瑞恩,该公司副总裁。 
委托代理人原素雨,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润华。 
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潘志妹,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王建平。 
委托代理人刘晓光,上海市同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彬恒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珊。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孚石油公司)与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丁油业公司)、上海彬恒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彬恒贸易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1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委托代理人原素雨、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委托代理人梁勇,被告丁油业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建平,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委托代理人徐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诉称: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是全球知名的石油石化跨国企业,原告美孚石油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1983年3月30日,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在“润滑油”等商品上成功注册“美孚”和“MOBIL”商标,注册号分别为第174458号和第174431号,至今有效。2002年3月14日,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将其所有的第174431号注册商标转让给了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1年5月27日,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将其所有的第174458号注册商标转让给了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由于两原告的不断努力和其产品的优异性能,上述商标在中国相关公众中已经获得了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同时,由于两原告在世界石油商品市场上的领先地位,原告的企业名称中所包含的“美孚”字号也已经为中国润滑油市场的相关公众所熟知。两原告发现,被告丁油业公司未经许可将包含“美浮”、“MEIFU”字样的标识使用在润滑油、润滑脂等商品上,在其官方网站、产品实物、产品包装箱、“特约经销商”牌匾、宣传册等处分别使用了“DasMeiFu”、“丁美浮”等侵权文字标识,以及被告丁油业公司注册的“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这些标识与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美孚”、“MOBIL”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两原告认为,被告丁油业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被告丁油业公司于2005年12月30日申请注册“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注册号第5091864号),2006年10月13日和2009年6月10日分别申请注册“DasMobil”商标(申请号:5657675和7460608),2011年6月14日申请了“DasMeiFu”商标(申请号:9592149)。两原告认为,被告丁油业公司应当知道两原告知名商号和商标的存在,但仍申请、使用上述商标,其行为侵犯原告在先知名字号权,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在上海市嘉定区实际销售了带有涉案侵权标识的侵权产品,并在其销售发票、特约经销商牌匾、销售人员名片上都使用了“丁美浮”字样。原告认为被告彬恒贸易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了共同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故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丁油业公司、彬恒贸易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享有的“MOBIL”商标(第17443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立即停止对原告美孚石油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前享有的、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后享有的“美孚”商标(第17445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2、被告丁油业公司、彬恒贸易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埃克森美孚、美孚石油公司在先知名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3、被告丁油业公司赔偿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490万元,彬恒贸易公司赔偿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万元;4、被告丁油业公司在《汽车画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被告丁油业公司辩称:“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DasMeifu”文字商标、“DasMobil”文字商标是其原创设计,合法申请,善意取得,有权依法使用自己的注册商标,不存在侵权行为和侵权故意。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美孚”及“MOBIL”商标与被告丁油业公司“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DasMeifu”文字商标不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服务的近似商标。原告主张涉案“美孚”及“MOBIL”商标为驰名商标证据不足,不应享有扩大保护的特权,被告丁油业公司的商号和商标合法取得,善意使用,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在当地具有知名度。原告提出的赔偿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辩称:其销售的产品是由被告丁油业公司生产,仅是产品代理关系,所销售的产品均从合法渠道购进。其销售的“丁美浮”牌润滑油和“DASMEIFU”牌润滑油与原告“美孚”及“MOBIL”品牌产品在消费者中并不构成混淆,且销售数量很少,被告丁油业公司也取得了商标注册,故原告提出的侵权和赔偿的请求不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第174458号“美孚”商标注册的相关证明,证明原告在第4类中拥有第174458号“美孚”商标注册,核准使用的商品包括:润滑油,润滑脂,发动机燃料及石油产品等,该商标于1983年获得注册,目前在有效期内。 
证据2、第174431号“MOBIL”商标的注册证明和相关公告,证明美孚石油公司将174431号商标在2002年转让给埃克森美孚公司,将174458号商标在2011年转让给埃克森美孚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目前享有该两商标的专用权。 
证据3、埃克森美孚公司公司登记文件证明,证明埃克森美孚公司前身于1882年在美国新泽西州成立,现英文商号为“EXXONMOBIL”,其唯一对应中文商号为“埃克森美孚”。 
证据4、美孚石油公司公司登记文件证明,证明美孚石油公司于1960年在美国特拉华州成立,英文商号为“MOBIL”,其唯一对应的中文商号为“美孚”。 
证据5、原告在中国设立的公司、分公司及办事处的清单、企业营业执照及相关档案;证据6、埃克森美孚石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工商档案资料;证据7、埃克森美孚石油(太仓)有限公司工商资料;证据8、埃克森美孚石油(天津)有限公司工商资料,上述证据证明原告对“美孚”、“MOBIL”享有商标权,对“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MOBIL”、“美孚”享有在先商号权。 
证据9、《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证据10、广告投放监测报告;证据11、广告投放监测报告分类统计表;证据12、期刊报纸登的广告摘页;证据13、相关报道;证据14、(2013)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3565号公证书;证据15、《先锋与典范-美孚在中国的一百年》;证据16、关于原告“美孚1号车养护”服务网络达千家的新闻稿;证据17、检索文献(期刊及报纸报道);证据18、《财富》杂志2003-2012美国500强排行榜、2000-2012年世界500强排行榜;证据19、关于原告在中国积极开展慈善活动的报道;证据20、报道,上述证据证明两原告对“美孚”、“MOBIL”商标及字号的投入、宣传和使用的情况以及其知名度和美誉度。 
证据21、商标异议裁定;证据22、商标复审裁定;证据23、原告在中国法院维护“美孚”、“MOBIL”商标,打击侵权行为的部分胜诉判决;证据24、(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2021号判决书,上述证据证明原告商标、字号获得行政、司法保护以及其知名度。 
证据25、网页资料;证据26、网页资料;证据27、媒体广告;证据28、网络报道,上述证据证明原告对“美孚”、“MOBIL”商标、字号的投入、宣传和使用及知名度。 
证据29、(2013)京长安内经证字第8786号公证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在互联网上实施了涉案侵权行为。 
证据30、(2013)沪闵证经字第1138号公证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生产涉案侵权产品,被告彬恒贸易公司销售被告丁油业公司所生产的涉案侵权产品,与被告丁油业公司构成共同侵权。 
证据31、名片及照片,证明被告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证据3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25232号公证书;证据33、证明,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销售网络广,侵权规模大、获利高。 
证据34、公证费、律师费发票,证明原告为制止涉案侵权行为的合理支出。 
证据35、商评委第141311号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证据36、(2013)浙甬知初字第61号判决书;证据37、商评字[2014]第3198号商标异议裁定书,上述证据证明原告的“美孚”和“MOBIL”商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证据38、被告丁油业公司就第5091864号商标争议提交的答辩书及证据,证明其销售网络广,侵权规模大,获利高。 
证据39、(2013)浙甬知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生效证明,证明证据36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证据40、公证费、咨询服务费等发票,证明原告合理支出。 
证据41、APICF-4标准的相关网络检索结果,证明被告油品上标注使用APICF-4标准为虚假宣传。 
证据42、丁汽车指定润滑油相关报道,证明被告丁美浮牌润滑油容易误导相关消费者。 
证据43、嘉兴市秀洲区著名商标认定标准;证据44、国内润滑油行业相关利润报道,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侵权获利大。 
证据45、被告丁油业公司投放广告的《中国代理商》杂志和《汽车快讯》杂志的相关检索结果,证明被告的“丁美浮”商标期刊杂志广告非常有限。 
证据46、关于中国润滑油协会的相关信息,证明其出具的行业排名证书等相关文件不具有合法性。 
证据47、关于相关公众将“丁美浮”误认为是“美孚”的相关报道,证明相关公众将被控侵权产品与原告产品发生了实际的混淆误认。 
证据48、1304号判决,证明1999年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已经在相关商标行政程序中获得认可。 
证据49、“甲”商标申请档案及美国甲公司简介;证据50、被告丁油业公司商标申请列表及相关商标详情,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侵权恶意。 
证据51、被告丁油业公司及其部分经销商网页打印件,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仍在继续实施侵权行为。 
证据52、中国润滑油协会的地址查询,证明该协会证书不具有公信力。 
证据53、中国润滑油协会关于基础油的报价,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侵权利润。 
证据54、一、二审判决书,证明原告“埃克森美孚”字号的知名度。 
证据55、19553号公证书,证明现在被告侵权行为仍在继续。 
证据56、公证费发票,证明原告的合理支出。 
证据57、国家商评委2014年2月10日作出的商评字[2014]第3198号商标争议裁定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被裁定在“润滑油;润湿油;石油气;酒精(燃料);矿物燃料;蜡(原料);润滑脂;小蜡烛;柴油”商品上予以撤销,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 
证据58、国家商标局2015年3月16日作出的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1343号决定,证明该局决定撤销被告丁油业公司“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原第5091864号《商标注册证》作废,并予以公告。 
证据59、相关网页侵权信息,证明被告侵权行为仍在继续,被告具有明显的侵权故意。 
证据60、第三方网站销售原告涉案产品的销售情况,证明原告产品在网络上的销售价格远远高于被告侵权产品的销售价格。 
证据61、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济民三初字第750号民事判决书;证据62、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民三终字第335号民事调解书,上述证据证明原告“MOBIL”、“美孚”商标的对应关系以及知名度。 
证据63、国家商评委于2015年3月31日作出的《关于第9592149号“DasMeiFu”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商评字[2015]第27374号),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据以抗辩的权利基础已经不存在。 
证据64、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淄民三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书;证据65、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财务报表,上述证据证明原告涉案“美孚”润滑油作为润滑油中的高端品牌,其产品的整体利润不会低于20%。 
被告丁油业公司、彬恒贸易公司对两原告提供的证据1、2、43、57、58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对两原告提供的证据3-8、10-12、14、21-24、27、29、30、32、34-39、40、48、50、51、53-56、61-63、65真实性均没有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缺乏直接的关联性,不能证明两原告的主张。本院认为,证据3-8是两原告登记设立的文件和在中国设立相关企业的工商档案资料,与原告主张的“美孚”、“Mobil”字号使用情况有关,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对证据9、16、18-20、25、26、28、31,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是复印件,对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的异议成立,故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证据10-12、14、27是原告相关广告投放情况以及新闻报道、媒体广告的证据材料,一定程度上反映涉案商标的使用和知名度的情况,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对证据13,被告认为原告未提供原件,对真实性和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相关报道是在国家图书馆科技查新中心用《慧科中文报纸数据库》和《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等检索工具检索后出具的检索报告,能够一定程度上反映原告商标的知名度,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纳。对证据15,被告认为该宣传册来源于原告自己,自己介绍美孚在中国的历史,因此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异议成立,故对该份证据不予采纳。证据17是期刊及报纸报道的检索文献,被告认为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认为该证据是在国家图书馆科技查新中心进行的文献检索,其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在中国经营历史,故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纳。证据21-24、35-39、48、54、61-64虽然反映涉案商标曾获得行政和司法保护的情况,但与本案原告关于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事实主张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采纳。证据29、30、55均是公证书,与原告指控被告的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存在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予以采纳。对于证据32,被告认为,公证书的内容都是网上发布的信息,相关的销售企业并不是其经销商,且信息发布随时随意,并不能反映其实际销售情况,本院认为,被告的异议成立,故对该份证据不予采纳。被告对证据33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来源于案外人上海乙知识产权咨询有限公司,证明中陈述的内容与本案原告有关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事实主张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纳。对于证据34、40、56中的公证费以及律师费发票部分,与本案有直接的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丁油业公司认为证据41、42、44-46、52均形成于网络检索,对其来源和内容的真实性以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有异议,本院认为该异议成立,故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对证据47,被告认为除了其中第1、5份真实性可以确认外,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都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这些报道均来源于网上,无法核实报道的来源和内容的真伪,且与本案也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对此不予采纳。对证据49、50,被告认为其相关商标申请与本案商标侵权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本院认为该异议成立,故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对证据51,被告不认可关联性,本院认为,该证据反映了被告在网上许诺销售的情况,与本案有关联性,故对此证据仍予以采纳。证据53是山东地区青州远洋非标基础油价格快报,被告认为以此计算侵权商品的利润率缺乏权威性,本院认为该异议成立,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对证据59、60,被告认为该些证据是复印件,且来源于网络,对其真实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被告的异议成立,故对该些证据不予采纳。对证据65,被告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原告产品的利润率高,本院认为,该份证据仅是案外人丙(太仓)石油有限公司的相关财务数据,与本案原告主张的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被告丁油业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嘉兴xx润滑油厂营业执照副本,证明“丁”为被告丁油业公司一直以来使用的商号,使用时间不晚于1990年。 
证据2、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前身为丁润滑油厂,成立时间不晚于1990年。 
证据3、被告丁油业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和营业执照副本,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合法资质,且改制后成立于1996年。 
证据4、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质量检验报告、消防安监许可证,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标准。 
证据5、埃克森美孚(天津)石油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美孚石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照及外商投资批准证书,证明原告企业在中国大陆最早成立于1994年9月9日,晚于被告丁油业公司企业成立时间。 
证据6、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于1996年、1997年开具的发票,证明“丁美浮”商标最早使用时间不晚于1996年。 
证据7、第5091864号商标注册证、初审公告页、注册公告页、争议答辩通知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经过合法程序申请注册,善意取得商标注册证。 
证据8、第5091864号争议裁定、行政起诉书、诉讼费交款通知书、原告针对第5091864号争议裁定书内容的特别说明,证明确权案件已提交行政诉讼,等待审查。 
证据9、被告丁油业公司第9592149号商标“DasMeiFu”初审通过公告页、商标异议裁定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商标已经通过商标局审查,原告在第9592149号以模仿驰名商标为由提出的异议案中,官方不予认可原告的理由。 
证据10、被告丁油业公司企业商标管理规定,证明企业加强和重视内部知识产权的保护。 
证据11、“丁美浮”和“美孚”商标近似查询结果,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申请行为无任何恶意,且两商标并不属于近似。 
证据12、原告“美孚”系列商标近似的商标检索及部分近似商标的法律状态,证明商标局就“美孚”商标近似性的审查标准及结果,说明“丁美浮”和“美孚”不构成近似。 
证据13、销售图;证据14、丁美浮润滑油历年来部分特约经销商合同及对应发票;证据15、丁美浮润滑油产品的部分销售发票,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系争产品销售地域、消费对象等方面与原告存在区别。 
证据16、产品照片,证明产品持续使用。 
证据17、原告“美孚”、“Mobil”主要经销地和专卖店搜索,证明原告产品的消费群体,与被告丁油业公司销售群体和销售区域不同。 
证据18、行业排名证明,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综合实力位于行业前列。 
证据19、中国润滑油协会的合法资质,证明其出具的行业排名证书合法有效。 
证据20、嘉兴市龙头企业证明,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从未被消费者投诉,是嘉兴市的龙头企业和政府重点扶持的民族品牌。 
证据21、网络广告,证明网络媒体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证据22、期刊杂志广告;证据23、招牌广告发布部分合同和发票;证据24、中央电视台电视广告,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商标持续广泛宣传,有一定的知名度,也增强其商标的显著性。 
证据25、广告合同;证据26、2008-2013年度广告费发票,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年度广告费用在500万元以上。 
证据27、荣誉证书,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及品牌知名度。 
证据28、“DASMEIFU”异议裁定书,证明商标局不认可原告商标驰名及在先字号知名。 
证据29、第5657675号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证明商评委不认可原告商标驰名及在先字号知名。 
证据30、第5091864号争议裁定书,证明商评委不予认可原告商标驰名,也不认可原告提出被告侵权在先商号权,其认为系争商标的注册不会对社会公共利益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 
证据31、原告在争议案的证据清单,证明原告在该案中证据与本案90%相同,但商评委不予认可其驰名。 
证据32、上海高院(2009)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46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判决“金孚”与“美孚”不构成近似商标。 
证据33、北京一中院(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1121号行政判决书,证明系争商标与原告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其注册使用未损害原告的在先权利,不构成抢先注册原告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证据34、北京一中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2021号行政判决书,证明法院不认为不同商品上使用“美孚”是侵犯原告在先商号权,法院不认可原告的商标处于驰名状态。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对被告丁油业公司提交的证据1-3、5、7-9、13、15-17、26、28-34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证据1-3的证明力有异议,本院认为该些证据反映了被告丁油业公司使用字号的来由,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对证据4,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本案并不涉及产品质量问题,因此该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异议成立,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证据5是与原告相关公司的营业执照和批准文件,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证明力有异议,本院认为这是原告相关公司设立主体的文件,与本案有关联,该异议不成立,故对该证据仍予以采纳。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证据6的真实性不认可,但被告丁油业公司已经提供了证据的原件,且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纳。对证据7-9,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不能证明被告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反映了被告丁油业公司申请相关商标和使用的情况,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纳。对证据10,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其缺乏证明力,本院认为该证据是被告丁油业公司的企业商标管理规定,与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此证据不予采纳。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证据11、12的证明力有异议,本院认为这两份证据均是相关商标近似查询情况,但与本案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采纳。两原告对证据13-16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其中两原告对证据14特约经销合同及对应发票中第3、4、11-26、80、85、90、91、96、101、106页因没有原件而不予认可,但对其余合同和发票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被告丁油业公司的销售情况,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除证据14中对真实性有异议的部分外,对该些证据仍予以采纳。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对证据17的证明力有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是原告“美孚”、“Mobil”主要经销地和专卖店搜索,一定程度上反映原告产品的销售情况,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对证据18-21,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该些证据不具备证明力,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认为,该些证据与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纠纷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对证据22-27,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未能确认其全部的真实性,且认为该些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主要反映被告丁油业公司通过各种方式刊登广告的方式以及所获得的荣誉,与本案中原告主张的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事实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采纳。两原告及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证据28-34并不能证明相关机关不认可原告商标驰名状态和商号在先,对证据的证明力存在异议,本院认为该些证据是行政和司法裁判文书,虽然涉及系争商标,但与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纠纷缺乏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 
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终止经销商合同》,证明被告丁油业公司与彬恒贸易公司在原告提出诉讼前已终止经销关系,后无任何关联。 
证据2、“丁美浮”荣获浙江著名商标证书,证明系争商标“丁美浮”在国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证据3、“丁美浮”在百度的搜索页面,证明“丁美浮”牌润滑油经过了广泛、持久的宣传。 
证据4、“丁美浮”牌润滑油在网络上部分宣传推广资料,证明“丁美浮”在宣传时从未单独出现“美孚”二字,从而没有故意误导消费者认为“丁美浮”与“美孚”有直接关联或混淆误认的嫌疑。 
证据5、丁美浮牌润滑油进货清单,证明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所销售的“丁美浮”产品与被告丁油业公司没有采购关系。 
证据6、“丁美浮”和“美孚”商标的近似查询结果,证明在各商标的近似查询中并无对方商标,因此,两商标理论上并不构成近似。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对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提供的证据1、5、6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2-4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且对该些证据证明力有异议。被告丁油业公司对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提供的证据均没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已经提供了该证据1的原件,且该份证据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对于证据5由于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未能提供原件,因此原告的真实性异议成立,故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证据2-4、6,与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缺乏直接关联性,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亦不予采纳。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对被告丁油业公司进行诉前证据保全。经审查,本院于2013年11月11日作出(2013)沪一中民保字第15号民事裁定,裁定查封、扣押丁油业公司经营场所内含有“DasMobil”标识的润滑油产品作为证据;查封扣押丁油业公司2011年10月15日至今反映其销售被控侵权的丁美浮品牌润滑油产品的销售数量、销售收入、营业利润等的财务账册、销售合同、销售发票等作为证据。 
对于本院查封、扣押的被控侵权产品丁美浮高温润滑脂包装盒,原被告双方对被控侵权产品真实性、合法性均没有异议。两原告认为,被控侵权产品有“DasMobil”、“丁美浮”、“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等,反映被告生产销售的产品侵犯原告商标权。被告丁油业公司认为,“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是其注册商标,使用方式是正常使用。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认为,被告丁油业公司的使用方式不会构成混淆。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有直接的关联性,故对此予以采纳,作为定案证据。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对被告丁油业公司2011年10月15日至2013年11月11日期间销售被控侵权的丁美浮品牌润滑油产品的销售数量、销售收入、营业利润进行司法审计。经审查,本院予以准许,并于2015年6月15日委托上海东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进行司法审计,委托号:沪高法(2015)委审第81号。2015年11月17日,上海东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关于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2011年10月15日至2013年11月11日销售数量、销售收入、营业利润司法鉴定意见书》(沪东华司鉴[2015]1568号)。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没有异议。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认为,该证据不应作为赔偿数额确定的唯一依据,请求法院将该报告作为参考。被告丁油业公司认为,该证据反映了企业实际利润,应当作为事实依据。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存在直接的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采纳。 
经审理查明: 
1882年8月5日埃克森公司(ExxonCorporation)依照美国新泽西州法律成立,其企业名称后变更为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Corporation)。1960年12月19日,原告美孚石油公司(MobilPetroleumCompanyInc.)依照美国特拉华州法律正式成立。1994年9月9日,案外丙石油(天津)有限公司成立,企业类型外商独资经营,经营范围生产、制造调配润滑油、润滑脂;相关石化产品的加工及上述产品的销售;基础油、润滑油、润滑脂、乳化脂、添加剂和埃克森美孚关联公司产品的批发、进出口、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和技术进口;向公司其它关联企业提供石化产品有关的技术咨询和仓储。2003年8月13日,国家商务部出具《商务部关于美孚石油(天津)有限公司名称及注册地址变更的批复》,同意美孚石油(天津)有限公司更名为埃克森美孚(天津)有限公司。1995年9月19日,案外人丙石油(太仓)有限公司成立,企业类型外商独资经营,经营范围制造、调配、加工贮存、罐装、包装、生产销售润滑油、润滑脂、乳化蜡、添剂、燃油、液化石油气、化学品以及其它的石油和化工产品;从事与上述生产有关的原材料进口、贮运、分配以及包装罐、纸箱和罐盖的制造业务。2003年7月21日国家商务部出具《商务部关于美孚(太仓)石油有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的批复》,同意美孚(太仓)石油有限公司更名为埃克森美孚(太仓)石油有限公司。1996年8月9日,案外人丙石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企业类型外商独资经营,经营范围在石油、燃气、煤炭、电力等能源及化工和有关基础设施的领域进行投资,并向美孚投资的企业提供有关服务。2001年3月23日,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同意美孚石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埃克森美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1983年3月30日,国家商标局出具商标注册证第174458号,核准原告美孚石油公司注册“美孚”商标,使用商品为:润滑油、润滑脂、发动机燃料,工业用油及油脂,润滑剂,液体,气体燃料;照明用油、蜡;工业用蜡,蜡烛,石油蒸馏物,矿物油,汽油。2011年5月27日,国家商标局出具《核准商标转让证明》,核准第174458号商标转让,受让人为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3年4月15日,国家商标局出具《商标注册证明》,证明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在第4类商品上使用的“美孚”商标,已在该局注册,注册号为174458,有效期自2013年3月30日至2023年3月29日。 
1983年3月30日商标注册公告载明:原告美孚石油公司注册“MOBIL”商标,注册号第174431号,核定使用商品为润滑油、润滑脂、石油燃料、柴油机燃料和火炉用油、液压刹车油,专用期限自1983年3月30日至1993年3月29日止。2002年3月14日转让公告载明: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将“MOBIL”商标(注册号第174431号)转让给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3年4月15日,国家商标局出具《商标注册证明》,证明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在第4类商品上使用的“MOBIL”,已在该局注册,注册号为174431号,有效期自2013年3月30日至2023年3月29日。 
1990年11月21日,案外人嘉兴市丁润滑油厂成立,经济性质私营企业(独资经营),经营范围主营润滑油、黄石腊,兼营再生汽油、柴油、轻纺助剂、工业油脂,经营方式制造加工。1996年3月4日,被告丁油业公司成立,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一般经营项目:柔软剂、润滑油、工业油脂、防冻液的生产(以上经营范围不含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禁止、限制和许可经营的项目)。2013年11月20日,嘉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秀洲分局出具《情况说明》载明:被告丁油业公司原地址企业名称前身为嘉兴市丁润滑油厂。 
国家商标局出具商标注册证第5091864号,核准被告丁油业公司使用“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4类):润滑油;润湿油;石油气;酒精(燃料);矿物燃料;蜡(原料);润滑脂;小蜡烛;除尘制剂;柴油,注册有效期限自2009年7月28日至2019年7月27日。2014年2月10日,国家商评委作出《关于第5091864号“丁美浮DAZHONGMEIFU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商评字[2014]第3198号),裁定争议商标在“润滑油;润湿油;石油气;酒精(燃料);矿物燃料;蜡(原料);润滑脂;小蜡烛;柴油”商品上予以撤销,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2015年3月16日,国家商标局作出《关于第5091864号“丁美浮”注册商标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1343号),决定撤销第5091864号第4类“丁美浮”注册商标,原第5091864号《商标注册证》作废,并予公告。 
2011年5月25日,被告彬恒贸易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为汽车配件、润滑油、机电设备、五金交电、日用百货、建材(除危险品)、电子产品批发零售;机电设备安装工程,货运代理。 
2013年5月23日和2014年9月4日,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分别出具(2013)京长安内经证字第8786号《公证书》和(2014)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553号公证书,其内容载明:案外人戊(上海)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委派其代理人林捷向该公证处提出申请,申请该处对申请人的代理人从互联网上浏览及拷屏打印相关网页的过程进行现场监督,并对其浏览过程中拷屏打印相关网页的过程进行现场监督,并对其浏览过程中拷屏打印的网页内容保全证据。2013年5月21日、2014年9月2日,在该公证处办公室内公证员郭某甲和公证员助理姚乙会同申请人的代理人林捷在该公证处的计算机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http://www.jxdzmf.cn”,回车后进入被告丁油业公司主页面。在公司主页的导航栏上部有“丁美浮高级润滑油”字样,在导航栏下部有“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DasMeiFu”字样,字样字体明显大于网页正文字体。在“公司简介”中显示“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6月……商品品牌:丁美浮牌(DASMEIFU)”。在“产品展示”中显示“丁美浮汽机油系列”、“丁美浮柴机油系列”、“丁美浮齿轮油系列”、“丁美浮液压油系列”等,展示的产品标贴上部印有“丁美浮”、“DasMeiFu”字样或者“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DasMeiFu”字样。该网站的主办单位为被告丁油业公司,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浙ICP备09094846号-1。 
2013年6月9日,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出具(2013)沪闵证经字第1138号《公证书》载明:2013年5月31日,案外人上海巳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向该公证处申请对其所购买的行为和所购商品进行保全证据。该公证处公证员崔甲及工作人员庞某甲随同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钱炯异来到位于上海市嘉定区蕴北路***弄***号AG仓库,由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钱炯异在该处购得标有“丁美浮金吉润APISGSAE15W40”的润滑油两桶、标有“丁美浮蓝吉润APISJSAE10W40”的润滑油两桶、标有“丁美浮红吉润APIFJSAE15W40”的润滑油一桶、标有“丁美浮全能1号APISMSAE5W40”的润滑油一桶。销售方出具了《上海彬恒贸易有限公司销货清单》和名片一张,并于2013年6月1日将发票代码***1、发票号码:00293805的《上海市商业零售统一发票发票联》由申通快递至上海市莘建东路***弄***号4楼。被告彬恒贸易公司的名片以及特约经销商牌匾的左上角均印有“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在被告丁油业公司的宣传册上印有“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以及“丁美浮”、“DasMeiFu”字样。被告销售的上述润滑油桶正面标贴上部印有“丁美浮”、“DasMeiFu”字样,下部左侧印有“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反面标贴上部印有“DasMeiFu”字样。“丁美浮”、“DasMeiFu”字样大小是“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的五倍以上。 
2013年3月15日,被告丁油业公司(甲方)与被告彬恒贸易公司(乙方)签署的《终止经销合同》载明:双方约定2013年1月15日所签订的《丁美浮润滑油特约经销商合同》自2013年3月16日起约定终止,原合同自动作废。 
2013年11月11日,本院作出(2013)沪一中民保字第15号民事裁定,查封扣押被告丁油业公司经营场所内含有“DasMobil”标识的润滑油产品作为证据。在查封、扣押的“丁美浮高温润滑脂”圆桶的顶盖和桶面上均印有“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以及“DasMobil”字样。在顶盖上“DasMobil”处于中间位置,位于“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之下,字样大小是该图文组合商标的三倍左右。桶面印有“DasMobil”字样在桶面的上部,在“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右侧,为黑底白字,字样大小为该图文组合商标的四倍左右。“丁美浮高温润滑脂”在桶面的上部,为黑底金字,字样大小为该图文组合商标的六倍左右。 
2015年11月17日,上海东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关于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2011年10月15日至2013年11月11日销售数量、销售收入、营业利润司法鉴定意见书》(沪东华司鉴[2015]1568号)。该鉴定意见载明:(1)2012年1月1日至9月30日销售的全部油品在销售发票中没有注明相应的品牌情况:2012年1月1日至2012年9月30日实现的销售数量为1,013.50吨,实现的销售收入为11,682,875.05元、实现主营业务利润为1,173,906.08元,发生的营业费用377,364.60元、管理费用434,971.57元、财务费用315,767.56元、营业利润45,803.35元。(2)2012年10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实现的丁美浮品牌产品销售数量为354.71吨、实现的销售收入为3,967,393.49元、实现主营业务利润为561,612.58元,发生的营业费用258,089.53元、管理费用144,794.69元、财务费用93,156.13元、营业利润65,572.23元。(3)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5月31日实现的销售数量为596.48吨,销售收入为6,641,314.75元,其中丁美浮品牌产品销售数量为590.89吨、实现的销售收入为6,567,648.07元,实现主营业务利润667,018.76元,其中丁美浮品牌产品实现主营业务利润660,770.94元,发生的营业费用260,867.75元、管理费用224,303.72元、财务费用150,393.58元、营业利润31,453.71元。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为本案支付律师费人民币35,000元、公证费人民币18,740元。 
本院认为: 
(一)关于商标侵权的问题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享有的“MOBIL”商标(第17443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和原告美孚石油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前享有的、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后享有的“美孚”商标(第17445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受到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行为,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案中,被告丁油业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润滑脂产品上使用“DasMobil”、“丁美浮”字样,从使用的方式来看,虽然被告丁油业公司在产品上使用了“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注册商标,但是其突出了“DasMoBil”、“丁美浮”字样的大小、颜色,容易影响相关消费者对于上述字样的注意力和关注程度,这种字样的使用性质属于商业标识的使用。被控侵权产品润滑脂属于两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MOBIL”商标、“美孚”商标所核定使用商品的类别,故其使用行为属于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而且,“DasMoBil”字样与“MOBIL”商标构成近似,“丁美浮”字样与“美孚”商标构成近似,容易导致相关消费者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故被告丁油业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被告丁油业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润滑油产品上使用“丁美浮”、“DasMeiFu”字样,从其使用方式来看,虽然被告丁油业公司也使用了“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注册商标,但其还是突出使用“丁美浮”、“DasMeiFu”字样,容易影响相关消费者的注意力和关注程度,同样属于商业标识的使用性质。而且润滑油也属于两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美孚”商标所核定使用商品的类别,故其使用行为属于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而且“丁美浮”与“美孚”商标构成近似,“DasMeiFu”中“MeiFu”部分是“美孚”商标的拼音,因此与“美孚”商标也构成近似。上述标识的使用容易导致相关消费者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故被告丁油业公司的上述行为亦构成对原告享有“美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被告彬恒贸易公司销售了被控侵权润滑油产品,属于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其行为构成对原告享有“美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被告丁油业公司未经许可在其官方网站、产品包装、宣传册等处突出使用“丁美浮”、“DasMeiFu”字样,其行为亦构成对原告享有的“美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此外,两原告还主张被告丁油业公司“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使用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并且请求本院认定其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MOBIL”、“美孚”商标为驰名商标。本院认为,根据本案已经查明的事实,“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是由被告丁油业公司申请注册并使用,商标的形状为圆形,圆形外圈较窄,由“丁美浮”、“DAZHONGMEIFU”字样和连线等构成,圆形内部大部分是“1D”图形,商标的显著部分为图形中部的“1D”部分。在本案中,排除被告丁油业公司突出使用“DasMobil”、“丁美浮”、“DasMeiFu”等商业标识因素,在被告丁油业公司规范使用该商标的情况下,其商标与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MOBIL”、“美孚”的文字商标并不构成近似,导致相关消费者对产品的来源发生混淆和误认可能性不大,故被告丁油业公司规范使用“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的行为并不构成商标侵权。同时,两原告也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使用的注册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复制、模仿或者翻译原告驰名商标,构成商标侵权,故依据本案的情况,本院认为本案没有认定原告“MOBIL”、“美孚”商标驰名性的必要,故对两原告的上述请求本院难以支持。 
(二)关于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第一、原被告双方是否构成竞争关系。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公司均是依据美国法律成立的公司,在我国投资设立外商独资企业,营业范围涉及生产、制造调配润滑油、润滑脂,相关石化产品的加工销售等。被告丁油业公司经营范围是主营润滑油、黄石腊,兼营再生汽油、柴油、轻纺助剂、工业油脂,经营方式制造加工。被告彬恒贸易公司经营范围是汽车配件、润滑油、机电设备、五金交电、日用百货、建材(除危险品)、电子产品批发零售;机电设备安装工程,货运代理。因此,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同行业的竞争关系。 
第二、关于原告主张被告侵犯其知名字号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经营者不得采取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的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的外国(地区)企业名称,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根据我国有关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企业名称依次由“字号(或者商号)、行业或者经营特点、组织形式”组成,并冠以所在地的行政区划,其中字号被作为企业名称的组成部分。本案中,两原告的企业名称分别为“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Corporation)和“美孚石油有限公司”(MobilPetroleumCompanyInc.),其字号(或者商号)分别是“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美孚”(Mobil)。两原告主张被告丁油业公司申请注册和使用“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DasMobil”、“DasMeiFu”商标的行为侵犯其在先知名字号权,构成不正当竞争。 
本院认为,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企业名称权,特别是字号,是区别不同市场主体的商业标识,它从整体上反映了市场主体在商业经营中形成的声誉,而商标的主要功能在于用来识别和区分商品和服务的来源。 
首先,从相关商标和字号本身观察,“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与两原告字号存在显著的差别,并未构成近似,并不会造成企业名称所对应的相关市场主体的混淆,故两原告主张申请注册、使用该商标构成侵犯其在先字号权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但是,“DasMobil”与“Mobil”字号构成近似,“DasMeiFu”中“MeiFu”对应“美孚”拼音,与“美孚”字号亦构成近似。 
其次,从被告丁油业公司的商标申请行为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已经明确了商标注册审查和核准的相关主体和程序,两原告如对被告丁油业公司的商标申请行为有异议,认为其申请商标注册损害了其现有的在先权利,可以通过法律规定的程序寻求救济。两原告要求本院认定该行为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所规定的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对此难以支持。 
再次,从被告丁油业公司的“DasMobil”、“DasMeiFu”商标使用行为来看,本院注意到,本案中“美孚”、“MOBIL”既是原告的注册商标,也是其字号之一。而且,从本案已经查明的事实来看,“美孚”、“MOBIL”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指向本案原告,是明确和对应的。而“美孚”、“Mobil”字号的使用并不仅局限于原告美孚石油公司,在其他相关市场主体的企业名称中也存在使用“美孚”、“Mobil”字号的情况,故该字号与企业名称并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所涉市场主体并不局限于原告。从对“DasMobil”、“DasMeiFu”字样进行商业标识性质使用可能引起的混淆观察,相关消费者很可能会对相关商品或者服务来源发生混淆。特别是,针对被告丁油业公司对“DasMobil”、“DasMeiFu”字样的使用行为,本院在前文评述中已经根据原告关于商标侵权认定的请求审查认定其使用方式属于商业标识性质的使用,将其使用行为认定构成商标侵权。因此,综合上述因素的考量,在本院对该行为已经作出商标侵权认定,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已获得保护的情况下,不宜再将该行为同时认定为不正当竞争,故本院对两原告的上述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三)关于被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 
被告丁油业公司、彬恒贸易公司应当就其实施的商标侵权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关于两原告要求被告丁油业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依法应当予以支持。至于损害赔偿的数额,虽然原告要求被告丁油业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人民币490万元,但其既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又不同意按照司法审计结论确定被告丁油业公司因侵权行为获得的利益,故本院充分考量商标侵权行为性质、持续的时间、后果、注册商标本身的知名度与美誉度、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以及原告支付制止侵权的律师费、公证费等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为人民币30万元。关于两原告要求被告彬恒贸易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至于两原告要求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人民币10万元的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销售不知道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彬恒公司作为被告丁油业公司的代理商,销售的产品来源于被告丁油业公司,其也对被告丁油业公司申请注册的“丁美浮DAZHONGMEIFU”图文组合商标进行了审查,应当说已经尽到了审慎的合理注意义务,可以不承担赔偿责任。两原告虽然主张被告彬恒贸易公司知道被告丁油业公司生产相关产品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并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佐证,故对两原告要求被告彬恒贸易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人民币1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项、第(七)项、第(九)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享有的“MOBIL”商标(第17443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上海彬恒贸易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美孚石油有限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前享有的、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2011年5月27日之后享有的“美孚”商标(第17445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二、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30万元; 
三、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在《汽车画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刊登位置除中缝以外,内容需经本院审核); 
四、驳回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800元,诉前证据保全申请费人民币30元,司法审计费人民币139,000元,共计人民币185,830元,由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87,226元,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98,604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孚石油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嘉兴市丁油业有限公司、上海彬恒贸易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沈 强
                                                                                         审  判  员 胡 瑜
                                                                                         人民陪审员 赵建华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晓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