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涉外法律事务 >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6-10-17    已有356人查看
案号:(2016)沪民终2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哈肯塑胶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某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女,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泛成国际货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庄某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费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虞某,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哈肯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泛成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海事法院(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7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8月4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哈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张某,被上诉人泛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虞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哈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支持其在一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主要理由是: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哈肯公司提供的提单、货物委托书、运费支付凭证以及与收货人、泛成公司的往来邮件充分证明了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以及泛成公司无单放货的事实。涉案正本提单至今仍在哈肯公司处,但一审法院仅听信泛成公司的一面之词,认定泛成公司不存在无单放货的情形,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二、哈肯公司曾于2014年6月10日多次以邮件形式与泛成公司沟通其无单放货的后续处理事宜和损失赔偿,但泛成公司未回复邮件。哈肯公司又通过电话一直联系泛成公司。因此,本案并未过诉讼时效。


泛成公司辩称:本案法律关系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而非仓储合同。对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的时效问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关于货物运输的一年时效。涉案货物于2014年2月运抵目的港并交付收货人,因此本案诉讼时效应当于2015年3月前届满。哈肯公司于2015年9月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之时已经超过了一年的诉讼时效期间,权利义务不应得到法律保护。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哈肯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其与案外人Warm up 08公司签订了涉案货物买卖合同,并依约定将货物存放于泛成公司处,双方形成了有效的仓储合同关系。泛成公司在Warm up 08公司未持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将涉案货物交付Warm up 08公司,给哈肯公司造成了损失。据此,请求判令泛成公司向哈肯公司赔偿因其无单放货造成的损失11,313.22美元,并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 

泛成公司辩称:泛成公司接受哈肯公司委托,为其将涉案货物从中国上海运至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双方之间成立了有效的运输合同关系,而非仓储合同关系。涉案货物运抵目的港及交付时间均为2014年2月,哈肯公司起诉已超过1年的诉讼时效,其诉请不应得到支持。哈肯公司未提交足够证据证明其损失金额。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2013年12月11日,哈肯公司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委托泛成公司出运185卷车身贴膜。哈肯公司按照泛成公司指示将上述货物运至泛成公司仓库后,由泛成公司安排于12月19日自中国上海装船运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实际承运人川崎汽船(中国)有限公司[“K”LINE(CHINA)LIMITED]向泛成公司出具了编号为KKLUSH36XXXXX的海运提单,提单记载托运人为泛成公司,通知人及收货人为案外人MARITIME SERVICE LINE AEGENTINA S.A.,船名航次为HYUNDAI PARAMOUNT/004W,起运港为中国上海,目的港为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提单项下为两个40尺集装箱,均为拼箱货。货物名称清单中记载了聚氯乙烯自粘片(PVC SELF ADHESIVE SHEET),NCM编码为391990。泛成公司随后向哈肯公司出具了编号为EURFL13D07XXXXXX的货运代理提单,该提单记载托运人为哈肯公司,承运人为泛成公司,收货人和通知人均为Warm up 08公司,船名航次为HYUNDAI PARAMOUNT/004W,起运港为中国上海,目的港为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提单项下为一个40尺集装箱,为拼箱货。货物名称清单中记载了聚氯乙烯自粘片(PVC SELF ADHESIVE SHEET),NCM编码为3XXXXX。

涉案货物已于2014年2月运抵目的港。在未收回编号为EURFL13D07XXXXXX的正本货运代理提单的情况下,被收货人Warm up 08公司提走。2014年5月5日,Warm up 08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告知哈肯公司其已将涉案货物提走。

2015年7月16日,哈肯公司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材料,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哈肯公司随后于当月撤回起诉,并于2015年9月29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无单放货行为发生在境外,具有涉外因素,当事人有权选择法律适用。双方当事人协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本案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准据法。

根据哈肯公司的诉讼请求和泛成公司的答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之间是否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二、本案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争议焦点一。哈肯公司认为,其按照泛成公司的指示将涉案货物交到泛成公司指定的仓库,故哈肯公司是货物所有人,泛成公司是保管方,双方成立货物保管合同关系。货物被提走系因泛成公司未能妥善保管,其应承担责任。泛成公司认为,哈肯公司委托泛成公司的主要目的是将涉案货物自我国运往阿根廷,并交予收货人,而不是将货物仓储于某一地点。哈肯公司为泛成公司订舱、将货物装船、签发提单并出运的过程系典型的海上货物运输操作流程。故双方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本案中,泛成公司向哈肯公司签发了编号为EURFL13D07XXXXXX的货运代理提单,提单记载泛成公司为承运人,哈肯公司为托运人。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提单,是指用以证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货物已经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以及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结合上述在案证据、双方合同目的及涉案货物出运等实际操作情况,一审法院认为,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之间成立了有效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关于争议焦点二。哈肯公司认为,本案应适用两年的诉讼时效,且该时效因哈肯公司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材料而中断,故本案并未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泛成公司认为,双方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应当适用《海商法》中一年时效的规定,自货物交付或应当交付之日起计算。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哈肯公司为托运人,享有托运人的权利,承担托运人的义务;泛成公司为承运人,享有承运人的权利,承担承运人的义务。根据《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托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本案诉讼时效应于2014年2月货物运抵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并交付收货人Warm up 08公司起算。鉴于《海商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时效因请求人提起诉讼、提交仲裁或者被请求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但是,请求人撤回起诉、撤回仲裁或者起诉被裁定驳回的,时效不中断。哈肯公司于2015年7月16日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起诉时已过诉讼时效,且哈肯公司起诉又撤诉的行为不能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效果。在哈肯公司未提出任何其他时效中止、中断的抗辩且未提交相关证据的情况下,本案时效期间应于2015年3月届满。哈肯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向一审法院提交诉讼材料,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间.因此,一审法院对哈肯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遂判决:驳回哈肯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29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764.50元,由哈肯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哈肯公司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两组证据材料:证据一:哈肯公司与境外买方的电子邮件1页,以证明境外客户确认涉案货物已于2014年2月收到。证据二: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工作人员的电子邮件共12页,以证明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一直有联系,没有超过时效。

泛成公司在二审中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组织哈肯公司与泛成公司进行了证据交换,泛成公司质证认为:首先,上述两组电子邮件本身不符合法定的形式要件,无法核实邮件的内容。其次,对证据一,泛成公司认可哈肯公司境外买方于2014年2月收到涉案货物的该节事实。对证据二,从内容看,并没有泛成公司确认承担义务和赔偿的相关说明,故该组邮件不能起到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本院认证认为:对于证据一,鉴于泛成公司认可哈肯公司境外买方于2014年2月收到涉案货物的事实,故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至于证据二,无论从该组电子邮件的形式要件还是内容,无法达到哈肯公司关于涉案未过诉讼时效的证明目的,故本院对哈肯公司提交的该组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采纳。

本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在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有效新证据的情况下,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二审主要争议焦点是:本案是否已经超过了法定诉讼时效期间。

结合一、二审查明的事实及在案现有证据,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应当适用我国《海商法》的相关规定。根据《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托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涉案货物于2014年2月运抵目的港并由境外收货人取走。故本案诉讼时效期间应当为自2014年2月起的一年内。但是,哈肯公司于2015年7月16日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起诉时已过诉讼时效,且从在案证据来看,并没有《海商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一款有关时效因请求人提起诉讼、提交仲裁或者被请求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的情节。据此,一审法院关于本案已过法定诉讼时效的判定,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哈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29元,由上诉人上海哈肯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辰旻  
   审  判  员  周  燡  
   代理审判员  许毅瑾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  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