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与人事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劳动与人事法律事务 > 劳动合同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劳动合同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6-9-18    已有354人查看
案号:(2016)沪01民终849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薛惠芬,XX年XX月XX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江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WOELFLKURTRANDOLF,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汪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闫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薛惠芬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5民初235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薛惠芬于2005年12月26日进入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工作。 
  2015年12月18日,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作出员工违纪处罚单,载明“2015年12月17日拒绝听从上级主管人员合理指挥监督及工作分配,经劝导仍不听从。在公司公共办公区域,全体60名办公室员工面前,大声喧哗,吵闹滋事,讲出侮辱性语言,影响恶劣。员工之行为已违反公司《员工手册》及相关规定,并按规定处罚如下:违纪内容:2、较重违纪行为;处罚结果:书面警告,并且当月考评分低于2分当月考核奖金按50%扣除”。当日,薛惠芬在收到违纪处罚单后,将该违纪处罚单揉成团后,砸在了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员工郭某某的脸上,双方产生冲突。 
  2015年12月21日,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薛惠芬工作期间工作表现较差,存在重大过失,同时存在严重违纪行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及相关规定为由,向薛惠芬宣读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薛惠芬于2016年1月20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裁令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支付其:1、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4,973.60元;2、2015年1月13日至2015年12月7日延时加班工资11,254.50元;3、2015年度奖金21,252元;4、2015年12月工资10,626元;5、2015年1月至12月31日报销款329.95元。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支付薛惠芬2015年1月13日至2015年12月7日延时加班工资11,254.50元、2015年12月工资6,839.72元,对薛惠芬其余请求不予支持。薛惠芬不服,遂起诉至原审法院。 
  原判另查明,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制定的《员工手册》第十三章“劳动纪律”第13.2.3条“严重违纪行为”规定“以下行为为严重违纪行为:……上班时打架斗殴、聚众闹事或聚众赌博;……污辱、诽谤、殴打、恐吓、威胁、危害上级、同事,情节恶劣者;聚众怠工、造谣生事、影响公司正常工作秩序,情节严重者……;员工犯有严重违纪行为,除处以书面警告外,当月考核将予以0分的考评,并扣除全额考核奖金。公司可以立即辞退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不支付任何赔偿金和补偿金”。 
  原审审理中,薛惠芬主张2015年12月17日在其办理工作交接时,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已经口头解除与其的劳动合同;2015年12月18日上午09时31分,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员工郭某某再给予薛惠芬违纪处罚单,双方产生冲突,薛惠芬将违纪处罚单揉成团后,砸在了郭某某的脸上;双方并无关于年度奖金的约定,但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曾向其发放过2013年度、2014年度的年度奖金;薛惠芬曾委托同事向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提交报销申请及发票原件,但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未予接受。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则认为,2015年12月18日,薛惠芬与其公司员工郭某某产生冲突发生打架,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因此,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21日解除与薛惠芬的劳动合同;双方并无关于年度奖金的约定,其公司也未发放过薛惠芬2013年度、2014年度的年度奖金;2014年2月、2015年2月高于工资部分的钱款系根据公司的经济效益进行奖励;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并不存在薛惠芬所称的报销制度,也未收到过薛惠芬的报销票据。 
  在原审法院审理中,薛惠芬请求判令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支付其:1、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4,973.60元;2、2015年度奖金21,252元;3、报销款329.95元。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则不接受薛惠芬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一)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薛惠芬2015年1月13日至2015年12月7日延时加班工资11,254.50元;(二)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薛惠芬2015年12月工资6,839.72元;(三)驳回薛惠芬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免予收取。 
  在本院二审中,上诉人薛惠芬请求维持原判第一、二项,撤销原判第三项,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其主要理由是,1、2015年12月17日,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要求其办理了交接,通知其离职,无故解除其。2、奖金虽然没有约定,但都实际发放。另,上诉人薛惠芬对原判认定的“2015年12月18日,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作出员工违纪处罚单,……当日,薛惠芬在收到违纪处罚单后,将该违纪处罚单揉成团后,砸在了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员工郭某某的脸上,双方产生冲突。”先提出异议,认为12月18日,其没有收到过违纪处罚单,是在仲裁看到的。在法庭告知其,在原审法院2016年4月21日证据交换中,其先后两次确认了上述事实后,薛惠芬仍认为其没有看到违纪处罚单,是代理人说的。之后,薛惠芬又表示,没有异议,事发经过确实如此,有这个事实。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则不接受上诉人薛惠芬的上诉主张。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事实正确,当事人双方对此最终亦均无异议。 
  本院另查明,二审审理中,1、上诉人薛惠芬陈述,其上级郭某某指令其违规操作,其予以拒绝。2015年12月17日,其向公司总裁反映了郭某某的上述事情,该日下午,郭某某就要求其办理交接手续,通知其离职。在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形下,薛惠芬表示,交接清单就是公司让其离职,郭某某口头说的,没有证据。2、薛惠芬在回答“主张2015年度奖金21,252元的依据是什么?”时陈述,“双方确实没有关于奖金的约定,但是2013、2014年度确实有奖金的发放,……。”该公司对此表示,确认双方就年度奖金没有约定;2013年、2014年实际发放过奖金,但是根据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及个人表现综合考量发放。3、二审审理过程中,该公司于2016年8月22日向本院出具“关于公司报销规定的说明”并明确表示,“但鉴于上诉人为公司的老员工等原因,被上诉人自愿支付上诉人诉讼请求之报销款共计329.95元。” 
  上述事实,有二审审理笔录以及公司出具的函件所记载的内容佐证。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薛惠芬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首先,虽然薛惠芬认为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17日已经与其解除劳动合同,但在该公司予以否定的前提下,薛惠芬所提供的交接清单并不足以证明该事实。其次,根据查明之事实,无论之前薛惠芬与该公司员工郭某某之间发生过何种事情,亦暂且不论对错,但在薛惠芬于2015年12月18日收到该公司给予其的违纪处罚单后,将该违纪处罚单揉成团,砸在了郭某某的脸上之行为,显然已严重违反了该公司的员工手册以及作为劳动者的职业操守。在此情形下,该公司的解除行为并无不当。 
  关于上诉人薛惠芬主张的2015年度奖金21,252元一节,根据查明的事实,首先,薛惠芬与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均确认双方没有约定过年度奖金内容;其次,在双方对年度奖金未约定的情形下,该公司对所谓的“年度奖金”发放具有一定的自主决定权。第三,结合该公司员工手册关于“员工犯有严重违纪行为,除处以书面警告外,当月考核将予以0分的考评,并扣除全额考核奖金。公司可以立即辞退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当薛惠芬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该公司并无法定义务支付薛惠芬所主张的年度奖金。 
  关于上诉人薛惠芬主张的报销款329.95元,鉴于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二审审理中表示自愿支付报销款329.95元,该意思表示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并予以增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被上诉人欧度(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上诉人薛惠芬报销款329.95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薛惠芬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 鸿  
   代理审判员  王 骥  
   代理审判员  顾 颖  
   二○一六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胡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