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 > 重新鉴定申请被驳回--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重新鉴定申请被驳回--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5-12-8    已有773人查看
                        案号:(2015)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352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负责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傅某某,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玉英。
委托代理人蒋某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程红,***出生,汉族,户籍地***。
委托代理人***。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5)闵民一(民)初字第90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赵玉英于2014年1月4日12时30分在本市闵行区北青公路纪翟路遭遇交通事故,被程红驾驶牌号为**轿车撞击。本起事故经交警责任认定,程红负事故全部责任,赵玉英无责任。肇事车辆在平安保险处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事发当时在保险期间内。赵玉英因交通事故受伤,经治疗共发生医疗费7,988.95元(已剔除医保统筹支付、附加支付和伙食费)。事发后,程红支付赵玉英现金5,000元。赵玉英为本次诉讼支付律师费8,000元。
      赵玉英伤情由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交警支队委托,经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分别为:赵玉英因交通事故所致左侧耻骨下支骨折,现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评定十级伤残,酌情给予伤后休息120日,营养60日,护理60日。赵玉英为本次伤情鉴定支付鉴定费2,300元。
      华漕镇**居民委员会于2014年12月28日出具的居住证明载明:赵玉英于2011年5月起至2015年5月居住在**,本地区属于上海市城镇地区,居住户籍为非农业户籍。
赵玉英与上海大顺印花有限公司的签订的劳动合同载明:1、劳动合同期限:2012年6月至2015年6月19日;2、赵玉英从事工作岗位是操作工;3、月基本工资2,800元;
      上海大顺印花有限公司于2015年3月20日出具的误工证明及收入情况证明载明:赵玉英系其单位员工,担任操作工职务,月收入为3,220元;赵玉英因交通事故受伤,于2014年1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未上班工作,根据规定扣发期间工资12,880元。
      另查明,赵玉英在本市参保个人城镇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缴费月数为151月。
      再查明,肇事车辆沪FT7168轿车在平安保险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险,事发当时在保险期间内,其中:交强险中责任限额项下包含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险中第三者责任保险500,000元,及该项的不计免赔险。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中,根据事故责任认定书,程红承担全部责任,赵玉英无责任,因此平安保险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平安保险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程红予以赔偿。平安保险提出赵玉英医疗费中非医保部分等费用不予理赔的抗辩意见,法院认为:首先,作为机动车的一方,在驾驶机动车过程中存在较高的风险,应当足额投保以降低风险,而被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的目的,在于发生事故时能够及时得到补偿,避免或减少财产上遭受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投保以分散社会风险的缔约目的;其次,相对于赵玉英,在事故发生后,唯有被动等待救治及对早日康复的期待,保险公司具有更为方便的调查便利,足以查明并提供赵玉英医疗过程中所谓的非医保范围医疗费支出系赵玉英非必须的、过度医疗的证据;再次,保险公司在先行理赔后可以依法追究相应责任人的相应责任并可依照保险合同向责任人追索,故平安保险的该项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同时,赵玉英主张的医疗费中包含医保统筹、附加支付以及伙食费的部分,法院应予以剔除。平安保险提出赵玉英伤残等级有异议,要求重新鉴定的抗辩意见,因公安机关委托的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是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该鉴定机构根据客观病史等作出的独立鉴定意见,具有合法有效性,故该司法鉴定意见书,法院予以确认,平安保险该项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平安保险对赵玉英误工费的抗辩意见,法院认为赵玉英的证据能够证明赵玉英因误工而致收入实际减少的情况,故该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平安保险提出赵玉英主张的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的抗辩意见,法院认为赵玉英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赵玉英居住于城镇地区,且有稳定收入以及长时间缴纳社保的事实,故该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程红提出在本次事故中垫付的相关费用,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的意见,符合法律相关规定,法院予以准许。
      关于事故的各项损失,应以填平损失为原则,以合理为限。对于医疗费,系治疗的必要费用,应计入赔偿范围,赵玉英计算有误,法院予以调整,故法院确定为7,988.95元;对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实际住院天数,法院酌定为400元;对于营养费、护理费,结合赵玉英的伤情及鉴定结论确定的期限,法院分别酌定营养费为1,800元、护理费为2,400元;对于误工费,结合鉴定意见以及实际误工期限,法院酌定为12,280元;对于残疾赔偿金,适用上海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同时结合伤残等级,法院确定为95,420元;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本起事故致赵玉英伤残,造成其精神上的痛苦,现其要求以金钱方式进行抚慰属必要,法院综合损害后果、侵权手段、过错责任、程红处理事故的态度,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赵玉英要求在交强险中优先理赔,法院予以确认;对于交通费,应主要以就诊发生的为主,法院酌定为600元;对于衣物损失费,系赵玉英因该起事故造成的实际损失,属于合理的诉请范围,法院酌定为200元;对于鉴定费,系赵玉英因事故发生后进行伤残及“三期”评定而产生的合理支出,法院确定鉴定费为2,300元;对于律师代理费,系赵玉英寻求法律救济途径解决本纠纷的支出,法院根据律师行业标准及本案责任承担的具体情况、标的额等,酌情支持5,000元。
      综上,本起事故造成的损失有:1、医疗费7,988.95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3、营养费1,800元;4、护理费2,400元;5、误工费12,280元;6、残疾赔偿金95,420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8、交通费600元;9、衣物损失费200元;10、鉴定费2,300元;11、律师代理费5,000元,合计133,388.95元。
      上述损失由被告平安保险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赵玉英120,2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赵玉英8,188.95元;律师费5,000元,由程红赔偿赵玉英,但应扣除程红垫付款5,000元。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限额内赔偿赵玉英人民币120,200元;二、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第三者险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赵玉英人民币8,188.95元。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632.99元,由程红负担。
      判决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不服,上诉称,1、赵玉英伤情仅为耻骨下支骨折,保守治疗,骨折线对位好,恢复好,骨盆环闭孔大小一致,骨盆无畸形愈合,故不符合评残条件。本案鉴定机构非双方共同选定或法院指定,其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审法院未准许平安保险重新鉴定申请,属程序适用错误。2、赵玉英户籍为农村户籍,原审法院却按照非农户籍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属事实认定错误。综上,平安保险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或者依法改判,对赵玉英伤残程度重新鉴定并按照农村户籍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被上诉人赵玉英辩称,原审中其已经提供证据证明赵玉英在事故发生前在上海城镇地区连续居住满一年以上且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于城镇,平安保险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支付赵玉英赔偿金。赵玉英伤情鉴定机构由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交警支队委托,鉴定程序合法有效。要求二审法院依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程红则表示服从法院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赵玉英因本案交通事故受伤后,经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交警支队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赵玉英伤情进行了鉴定,该机构具有鉴定资质,整个鉴定程序合法,所作鉴定结论具有法律效力。平安保险要求重新鉴定,缺乏依据。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赵玉英于事故发生前已在本市城镇地区居住和工作满一年以上,她的赔偿金标准依法应当按照城镇居民计算。平安保险对本案其他判决事项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原审对本案所作判决正确,应予维持。平安保险的上诉请求,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原判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67.78元,由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平 
   审  判  员  王芝兰 
   代理审判员  封赉城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顾俊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