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 > 银行卡被盗刷银行应承担责任——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银行卡被盗刷银行应承担责任——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5-5-27    已有1975人查看
  (2015)闵民四(商)初字第73号 
  原告刘某。
  委托代理人朱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龚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石化支行。
  负责人吕某。
  委托代理人陆某。
  委托代理人沈某。
  原告刘某与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石化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祺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的委托代理人朱某、龚某,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石化支行的委托代理人陆某、沈某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诉称,原告于2008年1月9日在被告处办理一张卡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储蓄卡专门用于购买被告销售的基金产品,且全部交易均通过被告柜面进行操作,从未用于对外消费或通过ATM机进行取款交易。原告自2014年7月使用该卡在被告柜面操作赎回基金款后,就未再使用过该卡,卡内存款连同结息全部以活期状态存放,截止2014年12月25日卡内共有储蓄款222,317.32元(人民币,下同)。原告于2015年1月6日至被告柜面查询该卡账户情况,发现该卡内资金于2014年12月26日至31日,2015年1月1日、3日至6日被他人在成都市及武汉市多家ATM网点分多次共计取走220,000元,并支付手续费2,302元,共计损失222,302元。原告与被告协商未果,于2015年1月6日向公安机关报案,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于2015年1月13日立案。原告认为其与被告之间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故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22,302元及自2015年1月6日起至储蓄款赔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基准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书面证据:
1、储蓄卡状态查询单1份、建行龙卡1张,证明原告在被告处开卡,双方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原告储蓄卡由自己妥善保管,并未丢失。
  2、客户交易查询单、涉案储蓄卡取款交易情况汇总表1组,证明原告卡内共计220,000元储蓄款被他人在成都市及武汉市多家ATM网点取走,原告共计损失222,302元。
  3、案件接报回执单、立案告知书各1份,证明原告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决定立案。
  4、原告手机账单与通讯清单1组、闵行区梅陇镇中心幼儿园来园证明与监控视频截图各1份、上海市闵行区纪王学校证明及照片1组、原告在其住所地小区公园活动时的监控视频截图与物业证明2页、工商银行查询账户余额单与业务受理单2份、华东医院出院小结1份,证明原告卡内储蓄款在成都市、武汉市被取走时原告人在上海,该取款行为并非原告持卡所为。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石化支行辩称,被告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书面证据:
1、查询客户交易单、视频截图各1份,证明系争储蓄卡内最后一笔取款发生于2015年1月6日12时17分59秒,原告于同一天15时33分19秒至被告柜面查询,两个时间点非常契合,全部款项被取走后时隔3小时原告即到网点进行查询。
  2、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1份,证明系争储蓄卡用于基金买卖交易,如有信息泄露只能是原告所为。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8年1月9日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南方商城支行开立卡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储蓄卡用于基金买卖交易,截止2014年12月21日该卡内共有储蓄款222,317.32元。
  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1月1日,该卡在成都市多个ATM机被多次取款共计140,000元,并产生手续费1,456元。2015年1月3日至6日,该卡在武汉市多个ATM机被多次取款共计80,000元,并产生手续费846元。该卡最后一次被取款时间为2015年1月6日12时17分59秒,地点在武汉市洪山区武珞路某ATM机。
  原告持系争储蓄卡于2015年1月6日15时33分至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南方商城支行查询该卡的资金状况,发现卡内资金仅剩15.32元,遂与被告进行交涉,并于当日向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梅陇派出所报案。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于2015年1月13日对该案立案受理。
  另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原告于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1月6日之间均在上海。
  本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开卡,被告向原告发放储蓄卡,双方储蓄合同关系成立。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中,银行应对储户尽到保障其卡内资金安全的合同义务。系争储蓄卡于2014年12月25日至2015年1月6日之间在成都市、武汉市多个ATM机被取款,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上述时间原告身处上海。系争储蓄卡于2015年1月6日12时17分59秒在武汉某ATM机被取款,而原告于当天下午15时33分持系争储蓄卡至被告柜面进行查询,依据常理原告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持同一张银行卡往返于相隔遥远的两地操作,故可认定在成都、武汉两地进行的取款交易并不是通过系争储蓄卡刷卡而成,而是伪卡交易。他人能够使用原告储蓄卡的伪卡通过银行交易系统进行取款交易,说明被告制发的储蓄卡以及交易系统存在技术缺陷。被告未能充分尽到对于系争储蓄卡的交易安全保障义务,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的法律责任。另根据储蓄存款合同的性质,被告应对原告尽到保障其储蓄卡内资金安全的合同义务。原告作为被告储蓄卡的储户,在其得知所持银行卡于异地发生非正常交易后,已于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尽到了其基本的谨慎注意和及时通知义务。被告违反了保障原告储蓄卡内资金安全的合同义务,故对于原告储蓄卡资金减少的损失应当承担违约赔偿责任。被告承担责任后,有权向制作、使用伪卡进行交易的第三人追偿。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石化支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某222,302元及以该款为本金自2015年1月6日起至该款实际赔付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基准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2,318.01元,由被告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直接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朱   祺 
  二〇一五年四月三日 
  书  记  员 吴玮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