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涉外法律事务 > 拖欠中介款涉外案件案件——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拖欠中介款涉外案件案件——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12-29    已有671人查看
(2014)静民二(商)初字第S776号
    原告某株式会社。
    法定代表人秦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海军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虞文隆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健身咨询公司。
    法定代表人村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何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于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某,经理。
    委托代理人曹某,女,该公司职工。
    原告某株式会社与某健身咨询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14年5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海军。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何某、于某到庭参加诉讼。因某房地产咨询公司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之后,本院于2014年44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海军,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何某,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曹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因从事经营活动需要在上海承租场地,于2011年8月委托原告为其代理人,代理其与上海世纪静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静安地产公司)就“1788国际中心”相关租赁事宜洽谈所需租赁条件及签订租赁合同,并且口头约定以成交月租金的25%作为代理费用。原告于2011年4月19日完成代理事务。之后,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要代理费,但被告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为此,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代理费人民币(下同)203,128.75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提供(2014)沪东证经字第2804号公证书作为证据,公证书中所附的原、被告之间包括委托书在内的往来电子邮件的下载件、被告与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之间包括报价单在内的电子邮件下载件,均证明了原告受被告委托办理“1788国际中心”的房屋租赁事宜,被告向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确认将半个月的房租作为中介费支付给原告和第三人。 
被告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与被告之间没有委托合同关系,原告诉称的以成交月租金的25%作为代理费没有依据。原告诉称的2011年8月的委托事项,是基于被告的母公司与其签订的委托协议,委托费用已经由被告的母公司支付。故应驳回原告之诉。
    被告提供证据如下:1、被告的母公司某株式会社的信息;2、业务委托基本合同书和业务委托个别合同书,证明是某株式会社与原告签订的委托合同。
    第三人述称:被告确实委托第三人办理“1788国际中心”的房屋租赁事宜,签订过委托协议,与原告无关。
    第三人未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委托书是应世纪静安地产公司要求出具的,原告是作为代理人的身份参与房屋租赁谈判,实际的委托是基于被告母公司某株式会社与其签订的委托合同产生的;被告提出将中介费的一半给原告,并非是真的要给原告而是为了减少给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中介费,是一种谈判技巧。第三人对原告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业务委托合同没有具体的内容,业务委托个别合同书指向的是设立健身房的综合咨询业务,与本案的代理房屋租赁不同,故与本案无关。
    原告提供的电子邮件的下载件经公证机关公证,内容与本案的待证事实相关,本院予以认定。被告提供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书,无法反映具体的内容;业务委托个别合同书委托的事项是健身房设立、运营的综合性咨询业务,与本案涉及的“1788国际中心”房屋租赁事宜无关,本院不予采用。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原告的陈述确认以下事实:2012年4月12日,被告将委托书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给世纪静安地产公司。委托书内容为:“现正式委托某株式会社&某房地产咨询公司作为我方的代理公司与1788国际大厦业主洽谈所需租赁条件及有关租赁合同签订等事宜。”2012年5月14日,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村上贤史就“委托书事宜”发送电子邮件给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及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宋(听)总经理,并且附有委托书。
    212年5月22日下午6:15,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宋听就“委托书事宜”发送电子邮件给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村上贤史,“……关于之前收到的委托书,我陈述一下本公司的看法。①关于中介公司共同委托,在上海是行不通的,简单地说,1788大厦一定要把中介费支付给中介代理公司。……即1788大厦必须把中介费支付给某房地产咨询公司。②和某公司的村上社长认识确实是通过现在的秦女士的介绍,这次中介业务花费了很长时间,直到签订合同,关于该中介业务的委托,在1788大厦面前我们一直以为秦女士是贵公司指定的咨询公司、翻译公司,现在突然说H公司也是中介公司,1788大厦、本公司都很吃惊。” 2012年5月24日下午12:15,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村上贤史回复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宋听,“宋总经理:……首先说结论口委托书(本公司的关于支付中介费的文件)、说明书(1788大厦的关于支付中介费的文件)的内容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我们认为,委托两个以上的中介(中介的共同委托)在上海是很平常的事情,没有任何问题。……秦女士不仅实际上给我们介绍,并且通过综合的、客观的判断达成了合同的签订,对此做出了相当的贡献,我们认为她有权拿到正当的中介费。……从我这方面来看,关于本事宜,不想再争论了,切实地希望能够稳妥地解决。”
   2012年5月28日下午12:25,村上贤史再次就“委托书事宜”回复宋听,“听秦女士说,宋总经理似乎解释说本公司不认可说明书的内容,但事实上本公司毫无异议地认可说明书的内容,不存在任何在不了解内容的状态下签字等之类的情况。对于这一点,请不要误解,因此我们再次重申,请确认。”
    2012年7月5日下午5:17,村上贤史就“管理费账号的变更以及中介费支付的催促(7月5日)”发送电子邮件给宋听“……另外,中介费的事情需要再说一下。根据之前提供的委托书内容,需要相当于半个月金额的中介费将支付给贵公司和某公司,所以,请求书的金额错误了。请出具正确金额的请求书,我们会立即支付。请予以处理。”
    2012年7月11日9:20,村上贤史就“中介费请求书的发送”,发电子邮件给某公司的松浦崇告知,“秦女士:平时承蒙关照。请确认以下事务。”在该封邮件中附有宋听给村上贤史关于“中介费请求书的发送”一一“我是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宋。中介费的请求金额(月额的25%)发生变更,请查收附件的PDF文件。”(报价单)之后,被告将相当于月租金25%的中介费支付给第三人,但未支付原告中介费。
    庭审中,被告对租赁“1788国际中心”房屋的月租金为812, 515元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系境外法人、被告系我国法人,双方均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本案的处理应适用我国法律。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委托代理关系。因原、被告未签订委托合同,双方对此各执一词。原告认为被告口头委托其代理房屋租赁事宜,被告则认为其与原告之间无委托关系,是其在日本的母公司委托原告办理且费用已经结清。但是,本院查明的事实表明,被告无论是在给出租方世纪静安地产公司的委托书,还是与第三人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往来电子邮件中均表示,原告是其委托代理人,与第三人共同代理其办理“1788国际中心",的房屋租赁事宜。此与原告主张诉请的“1788国际中心”的租赁中介费用事宜相吻合。相反,被告的辩称则无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由此可见,原、被告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成立。现被告委托原告代理的租赁房屋事项已经完成,被告理应支付相应的报酬。关于中介费金额的问题,被告曾多次致函第三人,表示要将相当于半个月金额(租金)的中介费支付给第三人与原告,并且也支付了相当于月租金2 5%的中介费给第三人,原告据此要求被告支付其月租金25%的中介费并无不妥。原告的诉请合法有据,应予支持。据此,为维护社会正常经济秩序,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某健身咨询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某株式会社中介费人民币203,128.75元。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4,346.9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某株式会社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某健身咨询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陆  峻
审   判   员  姚  蓉
人民陪审员  虞  力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徐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