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与并购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公司与并购法律事务 > 抽逃出资不影响表决权——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抽逃出资不影响表决权——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10-13    已有1088人查看

                                                                              (2014)黄浦民二(商)初字第589号
  原告宋余祥。
  委托代理人周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诉讼代表人高标,该公司监事。
  委托代理人李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杭州豪旭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明书。
  委托代理人许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宋余祥、高标与被告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万禹公司”)、第三人杭州豪旭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豪旭公司”)股东会决议效力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5日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原告高标于2014年5月26日撤回起诉,本院于2014年6月19日口头裁定准许原告高标撤回起诉。案件审理中,宋余祥与杭州豪旭公司均要求代表上海万禹公司委托律师参加诉讼,经审查,本院指定上海万禹公司监事高标作为该公司诉讼代表人参加诉讼。本院于2014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宋余祥委托代理人周某律师、被告上海万禹公司委托代理人李某律师、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委托代理人许某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宋余祥诉称,上海万禹公司于2009年3月11日成立,原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宋余祥与高标股权比例分别为60%、40%。上海万禹公司于2012年9月增资,增资资本为9,900万元,由杭州豪旭公司认缴上述增资,根据验资报告,截至2012年9月14日,上海万禹公司已收到杭州豪旭公司缴纳的9,900万元。增资后,各股东股权比例为:杭州豪旭公司99%、宋余祥0.6%、高标0.4%。后宋余祥发现,2012年9月14日,杭州豪旭公司通过六家案外公司——上海京地建材有限公司、上海津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齐脉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圣英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久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上海子月实业有限公司将9,900万元资金汇入杭州豪旭公司在上海新开设的中国银行账户。同日,杭州豪旭公司再将上述9,900万元汇入上海万禹公司的验资账户。9月17日,杭州豪旭的相关工作人员和上述垫资公司的人员利用网银把验资账户中的9,900万元再汇入案外人杭州燕拓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燕拓公司”)和宁波海曙风动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海曙公司”)的中国银行账户中,金额分别为4,900万元及5,000万元。上述两笔款项再于同日分别汇回六家垫资公司中的两家——上海京地建材有限公司、上海子月实业有限公司的账户。上述汇款操作所需的网银密码事先就掌握在垫资公司的手中。宋余祥发觉杭州豪旭公司抽逃资金的行为后,多次要求其补足出资。上海万禹公司亦于2013年12月27日向杭州豪旭公司发送了《催告返还抽逃出资函》,要求杭州豪旭公司补足抽逃出资,否则将解除其股东资格。
  2014年3月25日,宋余祥作为上海万禹公司的执行董事,依法召集上海万禹公司2014年度临时股东会会议,宋余祥、高标及杭州豪旭公司委托代理人参加会议。宋余祥、高标认为杭州豪旭公司的行为已构成抽逃出资,经上海万禹公司催告后拒不返还。故上海万禹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由于杭州豪旭公司对上述股东会决议不认可,故宋余祥作为上海万禹公司股东,请求法院确认上海万禹公司2014年3月25日股东会决议有效。
  被告上海万禹公司认为原告宋余祥陈述的事实属实,同意其诉讼请求。
  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述称,不同意原告宋余祥的诉讼请求。杭州豪旭公司未抽逃出资,杭州豪旭公司增资时,上海万禹公司由案外人陈伟实际控制,相应帐目及上海万禹公司往来款项均由其操作。而且,上海万禹公司与杭州燕拓公司及宁波海曙公司之间有多笔资金往来,宋余祥认为上述两笔款项属于抽逃出资不合理。对于系争股东会决议,持股99%的股东对审议事项投反对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的规定,该决议应当不通过。
  针对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的述称,原告宋余祥认为,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出资,其对上海万禹公司资本的贡献率为0,故其对解除其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审议事项不享有表决权。被告上海万禹公司认为,系争股东会的审议事项即为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杭州万禹公司应当回避,其投票无效。
  原告宋余祥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以下证据:1.上海万禹公司章程、2.验资报告、3.银行对账单、贷记凭证、往来凭证、4.催告函、5.(2014)沪黄证经字第2514号公证书、6.(2014)沪黄证经字第3331号公证书、7.上海万禹公司股东会会议记录及决议、8.(2014)沪黄证经字第3330号公证书、9.解除股东资格告知函、邮寄凭证及邮寄查询单,证据1-3、6证明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出资,证据4证明上海万禹公司催告杭州豪旭公司返还抽逃的出资,证据5、7-9证明上海万禹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
  被告上海万禹公司对原告宋余祥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对原告宋余祥提供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根据公司章程约定,杭州豪旭公司对股东会决议享有表决权;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能够证明杭州豪旭公司已完成出资;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宋余祥的证明目的。宋余祥持有银行凭证的全部原件,说明转账的实际操作人并非杭州豪旭公司;证据4函件内容与事实不符,但杭州豪旭公司收到过该份催告函;对证据6,确认叶琳曾在上海万禹公司任职,但认为其受陈伟控制,该份证据属于证人证言,叶琳未到庭,其陈述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对证据7股东会会议记录本身无异议,但剥夺杭州豪旭公司表决权缺乏依据;对证据5、8、9真实性无异议。
  被告上海万禹公司未提供证据。
  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以下证据:1.立案告知书,证明上海万禹公司实际控制人陈伟已被立案侦查;2.上海万禹公司、宁波海曙公司、杭州燕拓公司之间资金往来的银行业务回单、记账凭证复印件一组,获取自中信公南会计师事务所受公安部门委托进行司法审计的相关材料,证明上海万禹公司与杭州燕拓公司、宁波海曙公司之间有大量交易往来,杭州燕拓公司、宁波海曙公司支付到上海万禹公司的款项多达几千万元。
  原告宋余祥对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2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与本案无关。
  被告上海万禹公司对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证据的质证意见与原告宋余祥相同。
  鉴于被告上海万禹公司及第三人杭州豪旭公司对原告宋余祥提供的证据1、2、4、5、7、8、9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对上述证据关联性以及其他证据的认定,本院将在判决理由部分一并予以阐述。
  根据本院认定的证据及各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上海万禹公司系设立于2009年3月11日的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股东为宋余祥、高标,宋余祥担任执行董事,高标担任监事。
  2012年8月28日,上海万禹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如下:1、同意增加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注册资本100万元增至10,000万元。2、同意吸收新股东杭州豪旭公司。3、增资后的股东、出资情况及股权比例为:宋余祥60万元(0.6%)、高标40万元(0.4%)、杭州豪旭公司9,900万元(99%)。4、通过新的公司章程。5、公司原执行董事、监事不变。同日,上海万禹公司通过新的公司章程,公司章程第五条关于公司注册资本、股东出资额及持股比例的内容与上述股东会决议一致。公司章程第十二条约定,股东会会议对所议事项作出决议,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出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成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东会会议作出前款以外事项的决议,须经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第二十八条约定,公司利润分配按照《公司法》及有关法律、法规,国务院财政主管部门的规定执行。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
  2012年9月14日,上海大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验资报告,载明:我们接受委托,审验了上海万禹公司截至2012年9月14日止新增注册资本的实收情况。……截至2012年9月14日止,上海万禹公司已收到杭州豪旭公司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实收资本)9,900万元,出资方式为货币出资。……
2013年12月27日,上海万禹公司向杭州豪旭公司邮寄“催告返还抽逃出资函”,称杭州豪旭公司已抽逃其全部出资9,900万元,望其于收函后3日内返还全部抽逃出资,否则,上海万禹公司将依法召开股东会,解除其股东资格。杭州豪旭公司于2013年12月30日签收该份函件。
  2014年3月6日,上海万禹公司向杭州豪旭公司邮寄“临时股东会会议通知”,通知其于2014年3月25日上午10点召开股东会,审议关于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的事项。2014年3月25日,上海万禹公司召开2014年度临时股东会,全体股东均出席股东会。股东会会议记录载明:……5、到会股东就解除杭州豪旭公司作为万禹公司股东资格事项进行表决。6、表决情况:同意2票,占总股数1%,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100%;反对1票,占总股数99%,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的0%。表决结果:提案通过。各股东在会议记录尾部签字,其中,杭州豪旭公司代理人俞素琴注明,杭州豪旭公司不认可第6项中“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的100%”及“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的0%”的表述。同日,上海万禹公司出具股东会决议,载明:因股东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全部出资,且经合理催告后仍未及时归还,故经其他所有股东协商一致,决议解除其作为上海万禹公司股东的资格。上海万禹公司于本决议作出后30日内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及减资手续。如涉及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应先报经审批的项目,公司将于有关部门审批之日起30日内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办理相关公司变更登记手续。以上事项表决结果:同意的,占总股数1%;不同意的,占总股数99%。宋余祥、高标在该股东会决议尾部签字。杭州豪旭公司代理人拒绝签字。2014年4月7日,上海万禹公司再次向杭州豪旭公司发函,通知其股东资格已被解除。
  案件审理中,各方当事人争议集中于:一、杭州豪旭公司是否抽逃出资;二、杭州豪旭公司对于系争股东会审议事项是否享有表决权。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应归纳为: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出资与否是否影响其对本案系争股东会审议事项的表决权,若抽逃出资影响其表决权的行使,那么杭州豪旭公司是否抽逃出资。
  本院认为,股东基于其股东资格行使股东权利。本案杭州豪旭公司系经过上海万禹公司股东会决议,以认缴增资形式进入上海万禹公司,上海万禹公司在公司章程中确认其股东身份,并完成了相应的工商登记,故杭州豪旭公司享有上海万禹公司的股东资格,有权依照法律规定、公司章程约定行使股东权利。股东表决权是股东的一项重要权利,是股东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的权利。《公司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上海万禹公司章程第十二条第二款亦约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上述规定及约定中“出资”一词的含义,直接关系到上海豪旭公司各股东表决权的行使,对此,本院分析如下:《公司法》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股东按实缴出资分取红利,第四十三条则仅表述为股东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同样,上海万禹公司章程第二十八条约定股东按实缴出资比例分取红利,第五条关于股东情况部分则表述为杭州豪旭公司出资额为9,900元,第十二条亦约定股东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从文义上判断,在无特别说明的情况下,无论是《公司法》第四十二条中的“出资”抑或是上海万禹公司章程第十二条第二款中的“出资”均应理解为认缴出资。此外,《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上海万禹公司章程均未对抽逃出资股东表决权的限制作出规定或约定,上海万禹公司亦未就此形成股东会决议。因此,对于除名杭州豪旭公司的股东会审议事项,在无《公司法》规定或公司章程约定的其他限制股东表决权的情形下,即便杭州豪旭公司作为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抽逃出资,其表决权并不因此受到限制,杭州豪旭公司应根据其认缴出资的比例行使表决权,宋余祥及上海万禹公司认为杭州豪旭公司在系争股东会中的不享有有效表决权或应当回避的观点缺乏依据,本院难以采纳。就此而言,杭州豪旭公司是否抽逃出资一节事实并不影响本案审理,故对宋余祥提供的相关证据及相关主张,本院不予审查。若宋余祥或上海万禹公司认为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出资,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的相关规定,依法要求其返还出资本息,因此,宋余祥及上海万禹公司关于若杭州豪旭公司不被除名,则其对杭州豪旭公司抽逃出资的行为无其他救济途径的观点缺乏依据,本院亦难以采纳。
  根据上述分析,在上海万禹公司于2014年3月25日召开的审议事项为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的股东会上,投赞成票的股东宋余祥、高标认缴出资比例共为1%,享有1%的表决权,投反对票的股东杭州豪旭公司认缴出资比例为99%,享有99%的表决权,依据上海万禹公司章程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四款的约定,该审议事项应不通过。本案系争股东会决议关于解除杭州豪旭公司股东资格的内容,未如实反映根据资本多数决原则形成的上海万禹公司股东会意思表示,对其效力本院难以认定。故对于宋余祥要求确认上海万禹公司2014年3月25日股东会决议有效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宋余祥的诉讼请求。
  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原告已预缴),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40元,由原告宋余祥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邵宁宁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闵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