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银行与金融法律事务 > 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10-13    已有595人查看
  (2013)黄浦民五(商)初字第11121号 
  
  原告吴志芳。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
  负责人高志缨。
  委托代理人职洁。
  委托代理人丛华程。
  原告吴志芳诉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上海分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19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陶卓华独任审判,于2014年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志芳、被告人寿上海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丛华程到庭参加诉讼。后转为普通程序,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9日再次开庭审理,原告吴志芳、被告人寿上海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丛华程、职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志芳诉称,原告于2005年3月5日在被告处投保了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原告共交纳保险费人民币30,000元。合同约定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被保险人生存至每三周年的年生效对应日,保险公司按基本保险金额的9%给付生存保险金。原告在投保后才发现被告自行确定的保险金额为16,069元,远低于原告支付的保险费。原告认为根据被告制定的条款约定,被告每三年支付的生存金为1,446元,实质年利率为1.6%。身故保险金为基本保险金额的200%,即32,138元。如期满被告应按基本保险金额的150%给付满期保险金,即24,035元。原告认为:一、被告支付的利息远低于国债利率,保险公司自行制定的给付标准损害了投保人的权益;二、保险条款未涉及保障性条款,故系争合同无法成立;三、国家法律规定不允许设置无限期债务,不得超过法定实效20年,系争合同履行期长达62年,且约定的利率一成不变,违反了法律规定;四、保监会去年通过媒体公示,禁止向七十周岁以上老年人推销期缴型、分红型产品,被告的行为违反了该规定。综上,原告要求判令:1、确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保险合同无效;2、被告退还原告保险费30,000元,并支付自2005年3月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利息(三年期按年利率5%计算,三年期以上按5.41%计算);3、被告支付违约金14,000元;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诉称主张,提供了保险单、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条款、付款收据、信访投诉告知书等证据。
  被告人寿上海分公司辩称,首先,系争保险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次,根据合同的约定,保险合同生效后,原告不仅享有保险保障,而且定期获得生存金和红利,故原、被告建立的是保险合同关系,而非原告所称的储蓄合同关系。原告及被保险人以签字确认的方式声明并认可被告已对系争保险合同条款履行了说明义务。《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2003版)在销售前已按规定向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申报,该险种的设置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故被告对原告认为该合同无效并要求被告返还保险费、支付违约金的主张不予认可。
  被告为支持其辩称主张提供了《关于〈国寿鸿泰两全保险(分红型)〉(2003版)等分红保险的批复》,以证明其辩称意见。
  经审理查明,2005年3月5日,原告向被告投保了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保险单载明保险金额为16,069元,交费年期3年,保险年期62年,交费方式为年交,标准保费10,000元,被保险人为吴甦雯。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条款约定,保险责任包括:一、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被保险人生存至每三周年的年生效对应日,保险公司按基本保险金额的9%给付生存保险金;二、被保险人于合同生效之日起一年内因疾病身故,保险公司无息返还所交保险费,合同终止;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身故或于合同生效之日起一年后因疾病身故,保险公司按基本保险金额的200%给付身故保险金,合同终止;三、被保险人生存至保险期满的年生效对应日,保险公司按基本保险金额的150%给付满期保险金,合同终止。在合同有效期内,在符合保险监管部门规定的前提下,保险公司每年根据上一会计年度分红保险业务的实际经营状况确定红利分配方案。如果保险公司确定系争合同有红利分配,则该红利将分配给投保人。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交纳了保险费。被告于2008年和2011年各支付了生存保险金1,446.21元。
  以上事实有保险单、国寿鸿鑫两全保险(分红型)条款、付款收据、《关于〈国寿鸿泰两全保险(分红型)〉(2003版)等分红保险的批复》以及原、被告当事人当庭的陈述为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首先,人身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疾病、衰老以致丧失工作能力、伤残、死亡或年老退休时,给付预定的保险金,以满足其经济需要的合同。而储蓄合同是存款人将钱款存入储蓄机构,储蓄机构根据存款人的请求支付本息的合同。保险合同与储蓄合同在合同的功能、受益期限等方面均存在区别。保险合同的功能在于分散风险。当被保险人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以减少被保险人的损失。故保险合同约定的受益期限应当是在保险合同有效期间内保险事故发生时。储蓄合同的目的则在于获取利息收入,由储户在约定的存款期间到期后向储蓄机构请求支付本息。根据本案所涉合同条款的约定,受益人在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身故或在保险合同生效之日起一年后因疾病身故时领取身故保险金,符合保险合同的特点。系争保险合同的交费方式为年交,只要事故发生,无论投保人是否已经全额交付了保险费,保险人都将按合同约定支付身故保险金,故该合同具有保障功能。综上,系争合同的性质是保险合同而非储蓄合同。故原告要求保险合同的收益高于或等于储蓄合同或国债的收益率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次,根据合同约定被告的义务包括支付生存保险金、给付身故保险金或满期保险金以及支付红利。原告仅以被告其中某一项义务来评判合同的合理性,并不能客观的反映双方权利义务是否对等。第三,本案系争合同并未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禁止性条款,且该保险产品也已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审查同意备案,亦无违规之处,故该合同合法有效。综上,原告请求要求归还本金,给付利息及违约金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吴志芳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09元,由原告吴志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陶卓华 
  代理审判员 江凝妤 
  人民陪审员 厉慧芬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陈芊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