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涉外法律事务 > 国际贸易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国际贸易纠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9-26    已有1249人查看

( 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S1026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凯意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某株式会社。

    法定代表人金田光夫,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那仁朝克图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路遥上海诺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凯意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意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某株式会社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2)浦民二(商)初字第S28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5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626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凯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冰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某,被上诉人某株式会社的委托代理人路遥律师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如下事实:200941日,当事人双方签订了一份《进出口代理意向合同书》,约定某株式会社委托凯意公司在中国上海口岸代理进口联轴器、皮带轮、特殊螺丝等产品,立品规格、牌号、型号、声地、数量、单价等以实际进口合同为准;凯意公气负责进口代理、申请一般产品的《自动进口许可证》、进口检验检疫申报、报关或委托报关、购付汇,报关过程中产生的换单、海关查验、商检、仓储等费用由凯意公司代付,并与某株式会社直接结算;凯意公司凭某株式会社递交的提货单自行到指定地点提货,提货、运输等费用某株式会社自理;进口来源国及客户由某株式会社指定;进口中国的产品销售客户由某株式会社指定,凯意公司不负有为某株式会社寻找客户的义务;某株式会社需向凯意公司支付进口代理费,收取标准为每单进口发票金额(以CIF上海计价)的3%,每单最低收费标准为人民币500元;进口产品如需办理《自动进口许可证》的,由凯意公司为某株式会社申办,凯意公司向某株式会社收取申办成本费人民币80/张,并随代理费一起结算;报关费每月随代理费结算;……凯意公司于每月货物完成报关后向某株式会社提供当月代理费及代付代收项目结算清单,某株式会社应在收到后五个工作日内确认或书面提出异议(如超过五个工作日,则视同某株式会社确认)并在收到凯意公司发票后次月的上旬内予以支付;增值税发票开具公式:开票总额=货款*1.17(国内运费由凯意公司指定的客户支付);实付税金(含关税、增值税、消费税等)及代理费、杂费等由双方另行结算;合同有效期自200941日至2010331日,到期后如双方对合作情况及各条款无异议则本协议自动延续等内容。合同签订后,双方在履行过程中由某株式会社向凯意公司发货,凯意公司报关进口后销售给中国客户并向中国客户收取人民币货款,凯意公司按与某株式会社的日元结算价格付汇给某株式会社。现中国客户已向凯意公司全额支付了人民币货款,凯意公司尚未付清某株式会社日元外汇。期间,201196日,双方签署《备忘录》,约定自20111231日终止双方的业务合同,其中关于双方的交易事宜方面明确双方的交易(订货发货)基本上在201110月结束,但已接受的订单剩余部分由凯意公司继续履行完成,……现金出纳账目至201112月底全部结束,20121月份进行最终结算等。

    20123月,双方对账目进行了核对。期间,凯意公司于同年319日向某株式会社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内容翻译成中文为“附件是我公司核对下来的结果,红色显示的数字处加有说明,请确认”,该邮件附件为《日本》上海凯意付汇核对表》(以下简称《凯意付汇核对表》),该核对表显示,截止2012131 }凯意公司付汇后,凯意公司尚有10,631,579日元未向某株式会社付汇,“德国某公司”直接出货的货款凯意公司尚有7,314.53欧元未付。某株式会社在同年326日回复凯意公司的电子邮件中确认日元未付汇金额为10,631,579日元。凯意公司在同年327日回复上述326邮件时称,319日又向某株式会社付汇333,554日元,321日“德国某公司”的应收款汇款金额为1,591.61欧元。同年619,某株式会社再次向凯意公司发出电子邮件,内容为要求凯意公司支付10,631,579元及某株式会社代为向“德国某公司”支付的欧元5,744.68欧元。凯意公司于当日回复该619日邮件称会支付,但要作出计划难。上述截至2012131日凯意公司付汇后的未付汇金额10,631,579日元、"7,314.53欧元,扣除凯意公司在同年3月 19日支付的333,554日元及321日支付的1,591.61欧元后,尚余10,298,025元及5,722.92欧元。某株式会社起诉要求凯意公司支付10299,489日元及5,722.92欧元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某株式会社为日本公司,故本案为涉外委托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应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本案完成代理行为的一方为凯意公司,凯意公司住所地在中国,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凯意公司与某株式会社签订的合同虽名为进出口代理,但根据合同内容及双方的履约行为来看,事实上是凯意公司向作为日本公司的某株式会社进口货物并根据某株式会社的指定销售给中国客户,凯意公司向中国客户收取人民币货款并根据与某株式会社的结算金额向锅

屋公司支付外汇,故双方之间系委托合同关系。该合同不违反我国相关法律及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故依法成立并具有法律效力。根据委托合同的属性,作为受托方的凯意公司在完成受托行为中取得的财产应当支付委托方即某株式会社,故凯意公司应在收取国内客户人民币货款后按与某株式会社的日元结算金额向某株式会社付汇。虽然凯意公司主张应付款项已全额支付给某株式会社,但其提交某株式会社确认的2012319日电子邮件所附《凯意付汇核对表》中显示尚有合计10,631,579元未付汇,凯意公司的主张显然与该证据相悖。且针对凯意公司辩称某株式会社进一步提供了上述核对表中未付汇部分国内终端客户出具的已将货款支付给凯意公司的情况说明,凯意公司虽予以否认,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反驳已付款的事实,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已付款系针对上述客户与凯意公司之间其他业务往来,故对凯意公司的主张,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因此,凯意公司应当根据与某株式会社确认的日元结算金额向某株式会社付款。鉴于某株式会社主张的日元欠款金额与双方确认的金额有出入,原审法院对此予以调整为10,298,025日元(10,631,579日元一333,554日元=10,298,025日元)。此外,关于某株式会社主张的由“德国公司”直接发货的欠款5,722.92欧元,鉴于某株式会社、凯意公司一致确认相关交易是凯意公司与“德国公司”之间发生的,凯意公司此前并未委托某株式会社代付货款,凯意公司在2012321日所付1,591.61欧元也是直接支付给“德国公司”,且某株式会社也未提供从德国公司受让债权的证据,故某株式会社主张该笔欧元欠款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凯意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某株式会社10,298,025日元;二、驳回某株式会社要求凯意公司支付5,722.92欧元的诉讼请求。负有金钱给付_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553元(某株式会社已预交),由某株式会社负担453元,凯意公司负担12,100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4,896元(某株式会社已预交),由某株式会社负担200元,凯意公司负担4,696元。

    一审判决后,凯意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凯意公司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驳回某株式会社要求凯意公司支付10,631,579元的诉讼请求。凯意公司的上诉理由如下:原审法院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不当,某株式会社的诉讼请求无证据佐证。凯意公司代收的货款和应付某株式会社的货款之间早已结清,凯意公司不欠某株式会社货款。原审法院仅凭两份涉嫌伪造的电子邮件及某株式会社客户自己出具的有关付过货款的“白条”作为定案证据,是错误的。电子邮件证据不能证明凯意公司欠付货款,凯意公司仅是对  “对照表”中的错误数据进行确认,而不是确认欠款。并且,“凯意公司确认的未付款”应发生在某株式会社与相关客户之间,与凯意公司无涉2012319日的电子邮件原文中是没有“欠款表”的表述的,某株式会社在翻译件中擅自添加了“欠款表”的翻译文字,涉嫌伪造证据。如2U1 }319a的电子邮件已礁认欠款,则无必要在同年326电子邮件中再次确认欠款。某株式会社采用隐去2012326电子邮件日期的做法,混淆视听,系制造假象。某株式会社为了取代凯意公司,谋求商业利益最大化而提起了本案诉讼,置凯意公司的经营于困顿状态。

    被上诉人某株式会社辩称:原审中某株式会社提供了代理合同、备忘录、多份电子邮件证据,结合当事人的当庭陈述,足以证实锅屋公司的诉讼请求成立。双方之间的电子邮件经过公证并鉴定。翻译公司对证据的翻译内容属实。凯意公司的上诉请求应予驳回。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判关于2012319日电子邮件附件的名称表述有误,应为“应收款(上海凯意邹核对)”,但附件的内容无误。原判认定的其余事实正确,当事人双方亦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系涉外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原审法院关于本案准据法的确定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货款的支付情况,凯意公司在原审答辩中也只是称:有些中国客户可能是直接付款给某株式会社的。该陈述仅为猜测性质,并无证据佐证,不符合双方的代理合同约定,某株式会社亦不确认。凯意公司称其收到的中国客户支付的货款,已经全额支付给了某株式会社,但凯意公司仅提供了其公司自行打印的应付账款明细表,未能提供付款的原始凭证证据,显属举证不能。二审中,凯意公司又称收到的中国客户货款为t 4,530,98 3日元,而非某株式会社主张的10,530,983元,却不能提供有效证据推翻“应收款(上海凯意邹核对)”上的账目。

    原审庭审中,被告对2012319日电子邮件的质证意见为:我方在319发给某株式会社的电子邮件附件是双方业务员用于核对金额的。表格是先由某株式会社发给凯意公司,凯意公司核对后,发现有四处错误,凯意公司指出后发给某株式会社。二审中,凯意公司强调其前述核对仅为帮助某株式会社核对和理清相关账目,且核对的范围也只是四处红色数字部分,不是确认欠款。对此,本院认为,凯意公司二审的陈述与一审不符,在无其他有效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以一审中的陈述为准。“应收款”是未获支付的款项,凯意公司对该款项予以了核对,并在电子邮件中回复称“会支付”,而不是提出其尚未收到中国客户货款等的异议。并且双方往来电子邮件提及的内容不仅仅涉及德国公司的应收货款,凯意公司将其回复“会支付”限定于会支付德国公司的应收货款,不包括某株式会社的应收货款,不具有合理性。原审法院根据电子件的行文内容和内在逻辑联系,认定凯意公司是对应付某株式会社款项的确认以及承诺支付的意思表示,具备合理依据,本院予以认同。

    凯意公司关于实际发生的费用抵销部分货款的主张,本院认为,“应收款(上海凯意邹核对)”上货款一栏注明的是“CIF价格”,原审中双方均未就每单业务的合同价款向法院进行充分的举证。二审中,某株式会社主张核对表中的价格是扣除了税费的价格,且凯意公司既然核对并愿意支付,就应当按照核对表中的欠付金额支付;凯意公司则主张表格中的货款并未扣除相应的税费。考虑到毕竟凯意公司对核对表进行了核对,却未在当时明确向某株式会社提出过税费抵扣问题,且双方的代理合中明确约定实付税金(含关税、增值税、消费税)及代理费、杂费等由双方另行结算。支付期限约定为:凯意公司于每月货物完成报关后向某株式会社提供当月代理费及代付代收项目结算清单,某株式会社在收到后五个工作日内认或书面提出异议,并在收到凯意公司发票后次月的上旬内予以支付。一审并未就税费负担问题专门进行审理,若双方就税费负担问题产生争议,以另行主张为宜,而非在本案二审中予以处理。

    关于凯意公司提出约某株式会社单方启动鉴定的问题,由于2012319电子邮件经过公证,邮件内容系在公证处通过互联网访问相应的电子郎箱途径获取,因此该电子邮件证据已经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某株式会社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证明责任。凯意公司否认其

真实性,应予举证。况且,凯意公司经过核实,对2012319日电子邮件日文内容本身并无异议,而是对翻译的准确性提出了异议。因此,尽管凯意公司在原审中就司法鉴定系某株式会社单方启动提出了异议,但该司法鉴定报告并非本案定案的必要证据,对本案并不

构成实质影响。

    综上所述,上诉人凯意公司的上诉,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判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58元,由上诉人上海凯意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  英

审  判  员 任明艳

代理审判员 杨  苏

二〇一四年九月四日

书  记  员 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