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务与财政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税务与财政法律事务 >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9-2    已有917人查看
                                                                    (2012)沪二中刑初字第127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薛某某。 
  辩护人顾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薛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于2012年8月7日以沪检二分刑诉(2012)108号起诉书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施某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薛某某及其辩护人顾某、李某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指控: 
  2009年2月,被告人薛某某与黄A(另案处理)经共同商议,通过代为购买黄金原料、骗取上海黄金公司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方式共同牟利。 
  2009年3月至2010年6月间,经被告人薛某某介绍,黄A使用假名“黄鑫”与上海黄金公司联系、洽谈购买黄金原料事宜后,安排康A使用假名“周新东”具体操作购买黄金原料业务。其间,在黄A指使下,康A将从周A、连A、“阿宾”等人处获取的广州市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单位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证、银行开户许可证、企业法定代表人身份证(以下简称“六证”)和开票资料提供给上海黄金公司,并指令蔡A、胡A等人将购金资金划入指定的受票单位银行账户,用于购买黄金原料,骗取上海黄金公司向未实际购金的广州市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受票单位开具黄金原料的增值税专用发票3,694份,价税合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3,928,190,321.71元,税额570,762,695.95元。嗣后,黄A、康A以收取票面金额0.1%-0.8%“开票费”的方式,将获取的3,69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交周A、连A、“阿宾”等人,由周A、连A、“阿宾”等人将增值税专用发票直接或者变造发票上的内容后提供给无销售黄金业务、实际需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单位用于申报抵扣。经审计,已申报抵扣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149份,价税合计2,290,830,203.60元,抵扣的增值税税额332,855,670.21元,抵扣后进项税额转出或进项税额补追缴入库的发票有78份,已交国家税款的仅12,466,981.17元,至案发,造成国家税款流失320,388,689.04元。 
  其间,经被告人薛某某介绍,黄A与实际购金的蔡A、胡A联系,将从上海黄金公司获取的黄金原料以不开票的形式低价销售给蔡A、胡A。2011年9月29日,被告人薛某某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 
  为证实上述指控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或出示了证人李某某、张某、陶某某、黄甲、颜某、郝某某、夏某、何某某、孙某某、杨某某、沈某、罗某、黄乙、刘某某等人的证言,上海黄金公司提供的由黄A以“黄鑫”、康A以“周新东”假名交付的“六证”、开票资料、结算单,康A以“周新东”、陈A以“陈丰”、黄A以“李大河”、陈A以“陈镇锋”假名提金时填写的出库申请单、出库明细表,上海黄金公司根据黄A、康A提供“六证”的261家单位信息而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协查回复的材料等书证,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意见书,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出具的案发经过及涉案人员黄A、康A、陈A、蔡A、胡A、周A、周伟杰、周诚润、陈A的供述、被告人薛某某的供述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薛某某伙同黄A等人为牟取非法利益,骗取上海黄金公司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694份,价税合计39亿余元,税额5.7亿余元,造成国家税款损失3.2亿余元,数额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应当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追究刑事责任。薛某某犯罪后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薛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事实及定性无异议,但辩称其仅介绍黄A等人与上海黄金公司联系购买黄金事宜,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行为均系黄A等人具体实施。辩护人顾伟对公诉机关指控薛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事实及定性无异议,以薛某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具有立功表现等为由,请求对薛某某从宽处罚,并适用缓刑。辩护人李胜凯以被告人薛某某主观上没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故意、客观上没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行为为由,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薛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无罪。 
  经审理查明: 
  2009年2月,被告人薛某某与黄A(另案处理)经商议,由薛某某介绍联系上海黄金公司,黄A等人通过周A、连A、“阿宾”等人(均另案处理)提供虚假“六证”和开票资料,由蔡A、胡A(均另案处理)等购金人支付购金款后,向上海黄金公司购买带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黄金原料,然后将黄金原料交给蔡A、胡A等人,并将从上海黄金公司获取的购金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收取“开票费”的方式,提供给周A、连A、“阿宾”等人,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2009年3月至2010年6月,经被告人薛某某介绍,黄A使用假名“黄鑫”与上海黄金公司具体联系洽谈购买黄金原料事宜,并安排康A(另案处理)使用假名“周新东”、“李平”具体操作购买黄金原料业务。康A根据黄A的安排,将从周A、连A、“阿宾”等人处获取的广州市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单位的“六证”和开票资料,会同由其制作的购金协议一同在黄金交易日前通过快递的方式提供给上海黄金公司,同时,告知蔡A、胡A等人将购金资金划入上海黄金公司指定的受票单位银行账户,并制作提金授权书、交易指令单等,用于购买黄金原料。上海黄金公司确认交易成功后,康A电话通知蔡A、胡A等人,同时伙同陈A(另案处理)等人根据上海黄金公司方面告知的时间、地点接金,康A、陈A等人领到黄金后,即把黄金交给蔡A、胡A派来的人员。 
  其间,经被告人薛某某介绍,黄A与实际购金的蔡A、胡A联系,将从上海黄金公司获取的黄金原料以不开票的形式低价销售给蔡A、胡A。每月末,上海黄金公司通过快递将上述购买黄金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寄到黄A、康A指定的地点,由康A、陈A等人交周A、连A、“阿宾”等人或其派来的人员。之后,周A、连A、“阿宾”等人按与黄A的事先约定,将“开票费”汇入黄A指定的其本人或是康A的个人账户。薛某某通过其银行账户收到康A银行账户划给的相关费用。 
  黄A等人通过上述方式,获取上海黄金公司向未实际购买黄金的广州市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受票单位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3,694份,税额共计570,762,695.95元。嗣后,黄A等人以收取票面金额0.1%-0.8%“开票费”的方式,将获取的3,69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交周A、连A、“阿宾”等人,由周A、连A、“阿宾”等人将增值税专用发票直接或者变造发票上的内容后出售给无销售黄金业务、实际需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单位用于申报抵扣。 
  2011年9月29日,被告人薛某某主动到汕头市公安局投案,并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涉案人员周A的供述证实:其根据与黄A的商定,提供给黄A、康A需要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单位的“六证”等材料,以支付开票费的方式,从黄A处获取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将上述增值税专用发票贩卖给专门从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人员,从中牟利。 
  2、涉案人员蔡A、胡A的供述证实:两人根据与薛某某、黄A的商定,由康A安排,将购买黄金的资金划入指定的单位银行账户,并以低价从黄A处获取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黄金原料,后加价卖给深圳生产加工金银首饰的个体商户,从中牟利。 
  3、涉案人员陈A的供述证实:2009年6月至2010年6月,其受薛某某、黄A指使,康A伙同陈A、陈A、黄A等人使用假名至指定银行提取黄金原料后,立即交付蔡A、胡A;其间,康A安排陈A多次私刻单位公章,康在使用后均丢弃;从上海黄金公司处获取的发票均由康A负责交付他人。 
  4、证人李某某、张某、陶某某、黄甲、颜某、郝某某、夏某、何某某、孙某某、杨某某、沈某等人的证言,上海黄金公司提供的由黄A以“黄鑫”、康A以“周新东”假名交付的“六证”、开票资料、结算单,康A以“周新东”、陈A以“陈丰”、黄A以“李大河”、陈A以“陈镇锋”假名提金时填写的出库申请单、出库明细表等,上海黄金公司根据黄A、康A提供“六证”的261家单位信息而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证实:2009年3月至2010年6月,经被告人薛某某介绍,黄A使用假名“黄鑫”、康A使用假名“周新东”,以广州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单位的名义向上海黄金公司购买黄金原料,上海黄金公司根据黄A、康A的要求,开具受票单位为广州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单位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3,694份,价税合计39亿余元,税额5.7亿余元。
  5、涉案人员周伟杰、周诚润的供述证实:2010年3月间,两人曾为周A伪造货物品名为黄金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经辨认,确认本案中涉及的10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系周伟杰、周诚润伪造。 
  6、协查回复的材料等书证,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证人罗某、黄乙、刘某某等人的证言证实:2009年4月至2010年5月间,黄A以假名“黄鑫”、康A以假名“周新东”名义通过将261家票面购货方“六证”资料给上海黄金公司用于购买黄金原料,共获取上海黄金公司开具的销售黄金原料的增值税专用发票3,694份,价税合计3,928,190,321.71元,税额570,762,695.95元。 
  7、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关于黄A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补充说明》证实:2009年1月至2010年12月间,康A收到黄A银行账户划入资金153,443元,划款5,394,325元至黄A银行账户;康A收到薛某某银行账户划入资金40,000元,划款1,143,914.63元至薛某某银行账户。 
  8、涉案人员黄A、康A、陈A的供述证实:薛某某与黄A经商议,决定以其他单位名义至上海黄金公司购买黄金原料,获取上海黄金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再将黄金原料和增值税专用发票分离销售,从中牟利。2009年3月至2010年6月,经薛某某介绍,黄A与上海黄金公司联系购买黄金原料,由周A、连A、“阿宾”等人提供需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受票单位的“六证”,蔡A、胡A等人提供购买黄金原料的资金,再由黄A使用假名“黄鑫”、康A使用假名“周新东”、“李平”、以实际未购金的广州市金菲顿贸易有限公司等261家受票单位的名义向上海黄金公司购买黄金,将获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周A、连A等人,并从中收取票面金额0.1%-0.8%的“开票费”。其间,经薛某某联系,陈A受黄A指使,伙同康A等人将从上海黄金公司指定的银行提取的黄金原料交蔡A、胡A等人。薛某某通过其银行账户收到康A账户划给的相关费用。 
  9、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出具的《案发经过》、汕头市公安局出具的《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薛某某主动到汕头市公安局投案,并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 
  10、被告人薛某某到案后对其为非法获取上海黄金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伙同黄A等人假借其他单位的名义向上海黄金公司购买黄金原料,后将获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他人,从中非法获利的事实供认不讳。薛某某的供述与上述证据相互印证。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出示、质证、辨认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证据确实、充分。 
  本案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是被告人薛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公诉机关指控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及薛某某是否系从犯。本院评判如下: 
  (一)被告人薛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经查,被告人薛某某在明知黄金原料实际购买人蔡A、胡A等人不需要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周A、连A、“阿宾”等人实际不需要购买黄金,仅为了非法获取增值税专用发票牟利的情况下,与黄A共谋,介绍联系上海黄金公司。黄A等人向上海黄金公司隐瞒真相,使用假名,利用虚假“六证”和开票资料提供给上海黄金公司,购买带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黄金原料,使上海黄金公司误认为支付货款的单位就是实际购金单位,从而获取上海黄金公司为没有实际业务发生的相关单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经薛某某介绍,黄A等人将购得的黄金原料交给需要黄金的蔡A、胡A,黄A等人又将获取的3,69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交给需要发票的周A、连A、“阿宾”等人,其中大量的发票被变造后提供给无销售黄金业务、实际需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单位用于申报抵扣,造成国家税款重大损失。故被告人薛某某的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属于“为他人虚开”,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二)被告人薛某某是否系从犯。 
  经查,被告人薛某某与黄A共同商议,决定由薛某某出面联系上海黄金公司,黄A等人从上海黄金公司获取黄金原料和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再将黄金原料和增值税专用发票分离,从中牟利,两人还约定了获取非法利益的比例。薛某某还积极联系购金的个体经营者蔡A、胡A,帮助黄A等人将黄金原料交给需要黄金的蔡A、胡A等人及将从上海黄金公司获取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给需要发票的周A、连A、“阿宾”等人获取非法利益。之后,薛某某通过其银行账户收到康A银行账户划给其的相关费用。故被告人薛某某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共同犯罪中起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不能认定为从犯。 
  本院认为,被告人薛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伙同他人,故意违反增值税专用发票管理法规,通过向上海黄金公司提供虚假“六证”和开票资料,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694份,税额5.7亿余元,虚开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薛某某具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薛某某相对涉案人员黄A,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较轻;其又有配合公安机关规劝同案犯投案自首的行为,对薛某某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顾伟认为薛某某系从犯及辩护人李胜凯认为薛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意见,与查证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顾伟请求对薛某某予以从宽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但建议对薛某某适用缓刑,缺乏依据,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及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薛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17日起至2018年7月15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夏稷栋
                代理审判员 张莺姿
                人民陪审员 马慧林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马君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