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法律事务当前位置:首页 > 判例展示 > 涉外法律事务 > 无单放货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  

无单放货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7-4    已有947人查看
 (2013)沪海法商初字第3号 
原告江阴岚富时装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江阴市。
法定代表人TAKEMURAKUNIAKI(竹村邦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邵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浦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沈永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盛康达货运(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
法定代表人杨挺枫,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某,广东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盛康达货运(深圳)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
负责人李燕,该公司行政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某,广东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江阴岚富时装有限公司为与被告上海浦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东公司)、被告盛康达货运(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康达公司)、被告盛康达货运(深圳)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盛康达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无单放货侵权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12年12月2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次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12月6日和12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公开开庭原告委托代理人罗某,被告浦东公司委托代理人黄某,被告盛康达公司和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委托代理人郭某、费某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公开开庭原告委托代理人罗某、邵某,被告浦东公司委托代理人黄某,被告盛康达公司和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委托代理人郭某、谢某(接受费某转委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年12月原告委托被告浦东公司将涉案货物从上海运至美国长滩,原告从被告浦东公司取得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全套正本提单,提单抬头为“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该公司在中国交通部与美国联邦海运委员会的无船承运人名单上均未列明。被告浦东公司向原告出具货物运输代理费发票,原告已支付。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浦东公司委托被告盛康达公司出运涉案货物,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代表被告盛康达公司出具提单,托运人为原告,收货人为原告并不知晓的LAROUGE5CORP(以下简称LA公司),且该提单已被电放,涉案货物在2012年1月17日在目的港被提走。三被告的行为使得原告虽持有正本提单,却丧失了对货物的控制,导致原告无法收回货款,故以侵权为由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三被告承担共同连带责任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983,428.40元(即157,626美元按2012年1月1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折算)及利息损失(自2012年1月17日起依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商业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2、三被告承担共同连带责任赔偿退税损失人民币157,348.54元(即25,220.16美元按2012年1月1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折算)及利息损失(自2012年1月17日起依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商业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3、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浦东公司辩称,其系接受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以下简称IFE公司)委托安排出运整箱货,并非涉案货物,订舱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过错,与原告之间没有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原告诉称无单放货事实不存在,涉案货物仍在承运人控制之下,原告未提货,不存在损失;原告未收到信用证项下货款系其违反贸易合同引起,且隐瞒已经收到部分货款的事实,恶意将风险转嫁至被告。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浦东公司存在侵权行为,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共同辩称,其系接受被告浦东公司委托运输整箱货物并签发提单,原告并非该正本提单持有人,其系根据委托方指示电放货物,且已收回全套正本提单,不存在侵权行为,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原告举证、三被告质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为证明原告为涉案货物的托运人,被告浦东公司接受原告委托订舱,双方之间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原告提供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正本提单,代理费发票,付款水单和费用确认单。
      被告浦东公司质证认为,对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正本提单,该提单与其没有关系,其从未向原告交付该提单,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对代理费发票和付款水单,发票系其根据IFE公司委托开具,未直接交给原告,该费用系原告代IFE公司支付,不能证明原告主张;对费用确认单,可随意制作,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其系接受委托出运整箱货。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质证认为,对SINOSH201009A的正本提单、代理费发票和付款水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对费用确认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对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正本提单,原告已提供原件予以核对,被告浦东公司关于未交付该提单的主张不影响证据效力的认定,且提单记载与涉案货物运输相关,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代理费发票和付款水单,被告浦东公司确认出具该发票,且已收到相关费用,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费用确认单,被告浦东公司申请出庭的证人王斐确认收到过该费用确认单,记载内容可以得到相关证据佐证,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前述证据可以证明原告系涉案货物托运人,被告浦东公司就涉案货物出口开具代理费发票并收取代理费用,原告与被告浦东公司之间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是否成立需结合其他案件事实综合予以认定。
      为证明三被告侵权,涉案货物未经原告许可被三被告电放的事实,原告提供了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集装箱动态查询记录,江阴市公安局分别对马虎标、孙长松和季陈的询问笔录,孙长松向江阴市公安局提供的送货通知、提单、电放提单、AMS货物信息表、核销单签收单和仓库收据。
      被告浦东公司质证认为,对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原告不是该提单持有人,提单载明的数量、交货方式与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载明方式不一致,并非涉案提单,与本案没有关联;对集装箱动态查询记录,系网络打印件,因未经公证,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即便是真实的,也不是原告的货物,原告货物为拼箱货,必须要进行拆箱;对江阴市公安局分别对马虎标、孙长松和季陈的询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刑事调查笔录对本案无约束力,且从笔录内容看,承运人在运输过程中没有过错;对孙长松向江阴市公安局提供的送货通知、提单、电放提单、AMS货物信息表、核销单签收单和仓库收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和集装箱动态查询记录的质证意见同被告浦东公司,并认为涉案货物为拼箱货,该正本提单已经收回,不能证明货物已经交给收货人;对江阴市公安局分别对马虎标、孙长松和季陈的询问笔录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证据来源不合法,不能用于本案审理,且该证据为传来证据,不能证明货物被放行的事实;对孙长松向江阴市公安局提供的送货通知、提单、电放提单、AMS货物信息表、核销单签收单和仓库收据的内容不知情,也不清楚公安机关通过何种途径获取,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被告盛康达公司作为整箱货承运人根据被告浦东公司指示电放货物。
      本院认为,对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三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被告盛康达公司亦确认该提单系由其签发,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集装箱动态查询记录,虽为网络打印件,但三被告确认涉案集装箱已经在目的港拆箱的事实,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江阴市公安局分别对马虎标、孙长松和季陈的询问笔录,该证据系原告向本院申请调查令从江阴市公安局获取,证据来源合法,并已提供原件进行核对,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但其记载内容均系个人陈述,需结合其他证据确定其证明力;对孙长松向江阴市公安局提供的送货通知、提单、电放提单、AMS货物信息表、核销单签收单和仓库收据,该证据系原告向本院申请调查令从江阴市公安局获取,证据来源合法,并已提供原件进行核对,被告浦东公司申请出庭的证人孙长松也确认曾向公安机关交付上述证据,故确认其证据效力,但需结合其他证据确认其证明力。前述证据可以证明涉案集装箱已经拆箱,被告盛康达公司采取电放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项下货物,其他证明内容需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
     为证明原告系涉案货物所有权人,并因三被告侵权遭受货款及退税损失的事实,原告提供了出口货物报关单、信用证通知书及信用证、退单面函及信用证退单单据和出口收汇核销单。
      被告浦东公司质证认为,对出口货物报关单的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信用证通知书及信用证、提单面函及信用证退单单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原告未收到货款系因其出货不符合信用证要求,与承运人无关,而且原告事实上也收到了部分货款;对出口收汇核销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数量与提单不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出口货物报关单、信用证通知书及信用证、退单面函及信用证退单单据的质证意见同被告浦东公司;对出口收汇核销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
      本院认为,因三被告对前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故确认其真实性与合法性,出口货物报关单载明的提运单号与被告盛康达公司出具的提单正面载明的订舱号一致,且记载有涉案集装箱号、船名航次等信息,出口收汇核销单载明的编号与报关单的批准文号一致,信用证载明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故确认前述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可以证明原告为涉案货物卖方,信用证议付遭拒及未进行出口核销的事实。
      为证明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载明IFE公司、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以下简称EDS公司)及公证公司WestOceanEscrowInc.(以下简称WEST公司)并非合法成立并存续的公司,被告浦东公司提供的关于承运人主体资格、货物在目的港承运人控制之下的证据存在虚假陈述以及公证程序违反美国法律,原告提供了美国加州政府网站的企业公开信息查询记录、美国律师关于公司查询结果的说明、美国专家意见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
      被告浦东公司质证认为,对美国加州政府网站的企业公开信息查询记录,公司的状态应当以政府部门或相关人员出具的公证材料为准,网站查询记录不能准确表明公司状态,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可;对美国律师关于公司查询结果的说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律师意见页面无钢印或水印,未经公证认证,且该证据仅为律师的个人意见,不能代表客观情况,律师没有查到公司信息不等于公司不存在;对美国专家意见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从形式看,尚无公证认证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她作为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从内容看,该证据仅为个人意见,不能证明她的专家身份,出具报告的人自称为公证员,但其执业范围仅在加州下面的一个县,而非洛杉矶,她为维护原告的利益,在起草报告过程中与原告反复沟通,不是客观描述,相关陈述没有进行核实,而且该意见也没有否认EDS公司合法成立和涉案货物存在的事实。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质证认为,对美国加州政府网站的企业公开信息查询记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被告浦东公司已经举证证明这些公司合法存在;对美国律师关于公司查询结果的说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后两页是另行订上去的,没有钢印或水印,即便是真实的,也仅是律师的主观判断,对其结论有异议;对美国专家意见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因尚无公证认证原件,对真实性有异议,对于内容也不认可,相关陈述与证据不符。
      本院认为,对美国加州政府网站的企业公开信息查询记录,未经公证,无法确认其真实性,对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对美国律师关于公司查询结果的说明,该证据已经公证认证,符合法律规定,载明内容与本案相关,故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但属律师的调查意见,证明力需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判断;对美国专家意见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该证据系境外形成,需办理公证认证手续,原告于2013年9月30日申请延期举证,本院同意将举证期限延长至开庭之日即12月10日,原告当庭又以该证据尚在认证阶段继续申请延期,但庭后仍未在本院指定的时间届满前提交经公证认证的原件,故无法确认该证据的证据效力。
被告浦东公司举证,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质证以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为证明原告与被告浦东公司之间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孙长松并非被告浦东公司员工,被告浦东公司系接受IFE公司委托将整箱货交由被告盛康达公司出运的事实,被告浦东公司提供了原告委托书,申通快递详情单,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IFE公司货运委托书,被告浦东公司货运委托书,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孙长松养老保险凭证,原告出具给案外人的声明,证人王斐的证言和证人孙长松的证言。
      原告质证认为,对原告委托书和申通快递详情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并非委托书,其系通过姚彪传递出运信息,不能证明原告主张;对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和IFE公司货运委托书,因IFE公司不存在,故提单事实上系被告浦东公司签发,委托书系伪造;对被告浦东公司货运委托书和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可证明被告浦东公司擅自将收货人改成LA公司,并电放货物,存在侵权行为,不能证明其主张;对孙长松养老保险凭证,因没有原件,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对原告出具给案外人的声明,因未提供原件,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且原告亦从未否认与国外买方之间通过信用证结汇,但原告未收到信用证项下的货款,该函件反映的是贸易事宜,与涉案货物运输没有关联,不能证明被告浦东公司主张;对证人王斐、孙长松的证言,王斐证言与马虎标在公安机关调查笔录中的陈述相互矛盾,并回避其真正身份,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孙长松证言与其在公安机关调查笔录中的陈述有矛盾,应当以公安调查笔录内容为准,而且两人当庭确认原告证据中送货通知、费用确认单、核销单确认件系孙长松向王斐转交,前述证据抬头均为被告浦东公司,可以证明原告系通过姚彪和王斐委托被告浦东公司进行订舱的事实。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除认为原告出具给案外人的声明与其无关外,对前述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没有异议,认为被告浦东公司系接受IFE委托出运货物,孙长松的身份由本院核实,其在涉案业务中的身份不能仅以养老保险缴纳情况来认定。
      本院认为,对原告委托书和申请快递详情单,因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不持异议,故确认其真实性,原告亦确认就涉案货物出运与姚彪进行沟通的事实,故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对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原告亦已作为证据提交,各方当事人对其证据效力没有异议,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IFE公司货运委托书,因系电子打印制作,无相关当事人签章,证据来源亦无法核实,故无法确认其证据效力;对被告浦东公司货运委托书和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因各方当事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且被告盛康达公司确认接受被告浦东公司委托并签发该提单,故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孙长松养老保险凭证,该文件系网络打印件,可在相关网站公开查询获知,确认其真实性和合法性,且与本案相关联,故对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对原告出具给案外人的声明,因被告浦东公司未提供原件进行核对,无法确认其真实性,故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对王斐、孙长松的证言,两证人出庭接受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证言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确认其证据效力,但其陈述内容只有在其他证据佐证时才具有证明力。前述证据可以证明被告浦东公司委托被告盛康达公司出运整箱货物,但不足以证明其与原告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双方之间是否存在该法律关系需结合其他事实综合予以认定。
为证明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提单承运人合法存在,作为提单签发人的IFE公司是EDS公司合法使用的商业名称,EDS公司主体合法成立的事实,被告浦东公司提交EDS公司声明,EDS公司章程,EDS公司雇主税号,EDS公司资料声明,公司商业名称声明,IFE公司负责人证明,WEST公司ZHIQIANGWANG关于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的证明,WEST公司营业执照,ZHIQIANGWANG的公证员身份证明,ZHIQIANGWANG的中英文姓名宣誓书,美国加州州务卿关于EDS公司状态的证明,EDS公司总裁JIANCHEN关于英文签名的声明和证人陈健的证言。
      原告质证认为,对美国加州州务卿关于EDS公司状态的证明的公证认证程序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所证明的公司名称为EDSINT’LCORP.(LA),而不是提单载明的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EDS公司总裁JIANCHEN关于英文签名的声明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文件并未表明陈健的身份,不能证明其主张;对WEST公司营业执照,非原件且未经公证认证,不符合证据形式要求;对ZHIQIANGWANG的中英文姓名宣誓书,该文件上盖有上海外事翻译工作者协会印章,仅为翻译件,而且在内容仅系对ZHIQIANGWANG中英文签名进行公证,不具有证据效力;对前述其他书面证据,第一次公证认证是一个自称精通中文和英文的人将文件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公证员对该翻译人员签字进行的公证,而非对文件真实性及内容进行公证,第二次是一名叫ZHIQIANGWANG的人,自称WEST公司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证明一系列文件的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但鉴于WEST公司不存在,两次的公证认证形式也存在严重问题,部分材料存在拆装的痕迹,故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两次提交的EDS公司章程下方的签字不一致,故两份材料应均系伪造,且该材料显示的日期为2005年,也仅能证明该公司2005年的状态,不能证明目前的状态;IFE公司的证明文件仅为名称申请材料,不能证明其主体资格;对证人陈健的证言,没有证据证明证人陈健系EDS总裁并有权代表到庭说明,即便作为EDS公司总裁出庭,在未证明EDS公司合法存在的情况下,对其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且证人证言自相矛盾。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前述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对美国加州州务卿关于EDS公司状态的证明,该证据系境外形成,并经公证认证,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该公证认证程序没有异议,原告关于该证明文件载明的公司名称与提单不符的抗辩不影响对证据效力的认定,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对EDS公司总裁JIANCHEN关于英文签名的声明,该证据已经公证认证,符合证据形式要件,且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对WEST公司营业执照,该证据系境外形成,未经公证认证,故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对ZHIQIANGWANG的中英文姓名宣誓书,该证据系由ZHIQIANGWANG本人在公证员面前对其身份信息进行宣誓,经公证认证程序,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对前述其他书面证据,其中EDS公司声明、EDS公司雇主税号和IFE公司负责人证明,公证员仅对翻译人员资质进行公证,而非对证据进行公证,故无法单独确认其证据效力,但不影响其与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以证明相关事实;关于EDS公司章程、EDS公司资料声明、公司商业名称声明和WEST公司ZHIQIANGWANG关于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的证明,该组证据经ZHIQIANGWANG确认并交至ZHAOSHENGMENG进行公证,ZHAOSHENGMENG的公证员身份已经由州务卿确认,虽然被告浦东公司未举证证明ZHIQIANGWANG声称所在的WEST公司合法存在,但已提供ZHIQIANGWANG的公证员证书(编号为2005445),在原告委托美国相关人员所做的调查亦未对ZHIQIANGWANG的公证员身份提出质疑,可确认其公证员身份,无证据证明由一名公证员将证据交至另一名公证员处进行公证的方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现有证据亦无法判明当地法律对该种公证方式有禁止性规定,可确认该组证据已经公证认证,且有相关证据佐证,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对证人陈健的证言,证人陈健出庭接受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证言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确认其证据效力,但其能否代表EDS公司出庭及证明内容需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前述证据可以证明EDSINT’LCORP.(LA)公司合法存在,Int’lFreightExpress(USA)系EDSINT’LCORP.(LA)登记使用的商业名称,关于Int’lFreightExpress(USA)与EDSINT’LCORP.(LA)是否系涉案提单载明的公司需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
      为证明涉案货物运抵目的港之后原告与收货人均未凭单提货,货物仍存放在承运人控制之下的公共仓库,原告主张侵权行为不成立的事实,被告浦东公司提供IFE公司与LA公司的合作协议,PAC国际物流公司的原始发票和到货通知,装箱单,商业发票,B.Y.INTERNATIONALINC.(以下简称B.Y.公司)提货通知、税单、送货回单,入境申请表,EDS公司与STAR公司的仓储协议,STAR公司的仓库收据,STAR公司要求提货的声明,STAR公司发票,STAR公司占用许可证,EDS公司发给收货人的提货通知(三份),VICTORHUNG出具的公证书(两份)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ZHIQIANGWANG关于货物公证的说明,ZHIQIANGWANG出具的公证书和照片(6张)。
      原告质证认为,对IFE公司与LA公司的合作协议,PAC国际物流公司的原始发票和到货通知,B.Y.公司送货回单,EDS公司与STAR公司的仓储协议和EDS公司发给收货人的提货通知(三份),该证据系境外形成,未经公证认证,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对装箱单和商业发票,其从未制作过,与原告向银行提供的不符,原告与LA公司没有贸易关系,故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对照片(6张),无法看出该照片是在何时何地拍摄的,且未经公证认证,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即便照片是真实的,也不能证明承运人控制着货物;对前述其他证据,第一次公证认证是一个自称精通中文和英文的人将文件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公证员对该翻译人员签字进行的公证,而非对文件真实性及内容进行公证,第二次是一名叫ZHIQIANGWANG的人,自称WEST公司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证明一系列文件的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但鉴于WEST公司不存在,公证认证形式存在严重问题,部分材料存在拆装的痕迹,故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其中对于VICTORHUNG与ZHIQIANGWANG出具的公证书,VICTORHUNG称系受WEST公司指派前往仓库查验货物,但WEST公司并非合法存续,两人的公证员身份也非由美国州务卿直接确认,而且根据美国加州法律规定,公证员无权对货物状态、公司名称等进行公证,故其关于涉案货物在承运人控制之下、IFE公司系EDS公司别名以及公司名称等陈述没有证明力。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前述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涉案货物现在目的港承运人控制之下,原告自己拒绝前往目的港提货,其主张的侵权事实不存在。
      本院认为,对IFE公司与LA公司的合作协议、PAC国际物流公司的原始发票和到货通知,B.Y.公司送货回单、EDS公司与STAR公司的仓储协议、EDS公司发给收货人的提货通知(三份)和照片(6张),系境外形成,未经公证认证,无法单独确认其证据效力,但不影响其与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以证明相关事实。对装箱单和商业发票,因原告否认系其制作,且无原告签章,故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对前述其他证据,其中B.Y.公司提货通知、税单、入境申请表和STAR公司要求提货的声明,公证员对翻译人员资质进行公证,而非对证据进行公证,故无法单独确认其证据效力,但不影响其与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以证明相关事实;关于STAR公司的仓库收据、STAR公司发票、STAR公司占用许可证、VICTORHUNG出具的公证书(两份)及其公证员身份证明和ZHIQIANGWANG关于货物公证的说明,该组证据经ZHIQIANGWANG确认并交至ZHAOSHENGMENG进行公证,ZHAOSHENGMENG的公证员身份已经由州务卿确认,虽然被告浦东公司未举证证明ZHIQIANGWANG声称的WEST公司合法存在,但已提供ZHIQIANGWANG的公证员证书(编号为2005445),在原告委托美国相关人员所做的调查亦未对ZHIQIANGWANG的公证员身份提出质疑,可确认其公证员身份,无证据证明由一名公证员将证据交至另一名公证员处进行公证的方式违反法律,现有证据亦无法判明当地法律对该种公证方式有禁止性规定,可确认该组证据已经公证认证,相关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对ZHIQIANGWANG出具的公证书,ZHIQIANGWANG出具文书后直接交由ZHAOSHENGMENG进行公证,符合公证认证形式,原告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关于公证员无权对货物状态和公司名称等内容进行公证的抗辩,且该抗辩不影响对证据效力的认定。前述证据可以初步证明涉案货物现在STAR公司仓库,但货物是否一直在承运人控制之下,需结合其他案件事实综合予以认定。
      为证明与涉案货物拼箱出运的案外货物已经正常交付并结汇,原告主张损失系因贸易纠纷引起,且已收到50,000美元货款的事实,被告浦东公司提浙江东园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园公司)证明,编号为SINOSH201009B的提单,出口货物报关单,信用证,订单及明细,划款凭证和证人马虎标的证言。
      原告质证认为,对东园公司证明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内容不予认可,提单、报关单没有原件,且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信用证、订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付款凭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不能证明被告浦东公司主张;对证人马虎标的证言,与其在公安机关调查笔录中的陈述有矛盾,其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该证言的证明力低于公安机关调查笔录,关于目的港货物情况的称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前述证据的证据效力和证明力没有异议,可以证明其进行的是整箱货运输。
本院认为,原告确认涉案货物以拼箱方式出运,东园公司证明与提单、报关单载明的船名航次以及数量等内容可以得到其他证据佐证,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因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和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对信用证和订单没有异议,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对付款凭证,该文件为复印件,且系境外形成,未经公证认证,无法确认其证据效力;证人马虎标出庭接受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证言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确认其证据效力,但其陈述内容只有在其他证据佐证时才具有证明力。
      为证明公证书的合法性和有效性,被告浦东公司提交上海市外事翻译工作者协会翻译件。原告、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均认为该翻译件并非证据。本院认为,翻译件并非证据,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但可作为理解相应英文证据的参考。
      被告盛康达公司和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举证,原告、被告浦东公司质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电放保函,用以证明被告盛康达公司收到被告浦东公司货物后签发整箱货提单,并根据要求电放货物并收回正本提单,行为不存在过错。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认可,可以证明孙长松一直以被告浦东公司名义从事业务。被告浦东公司对该证据没有异议,但认为该保函与本案诉讼没有必然联系,是承运人内部交接过程,涉案货物在承运人控制之下,整箱货提单已经收回,不能证明放货有过错。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浦东公司对该证据不持异议,故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可以证明被告浦东公司就涉案货物出具电放保函的事实。
根据上述认证意见,结合原告、三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2011年12月,原告为将涉案货物从上海运至美国洛杉矶,经由案外人王斐联系孙长松,孙长松以被告浦东公司名义接受委托并办理货物出运事宜。孙长松通过王斐向原告交付一套编号为SINOSH201009A的正本提单,根据提单载明,提单抬头与签发人为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收货人根据CATHAYBANK通知,通知方为CANDHWESTMERCHANDISINGINC.(以下简称C&H公司),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地址4621LITTLEJOHNST.,BALDWINPARK,CA91706)为另一通知方及国内运输指示方,交货地为洛杉矶,品名为针织女式休闲运动裤,重量11,815公斤,体积48.85立方米,共计695箱,装船日期2012年1月3日。案外另一编号为SINOSH201009B正本提单的抬头、签发人、装船日期等信息与涉案提单一致,该提单项下托运人为东园公司,货物为女式针织背心和女式针织T恤衫,重量3,390公斤,体积16.64立方米,共计374箱。被告盛康达公司接受被告浦东公司委托出运前述编号为SINOSH201009A、SINOSH201009B提单项下货物,签发并交付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正本提单,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为签单代理人。根据该提单记载,托运人为原告,收货人为LA公司,通知方B.Y.公司,集装箱号为HJCU1620689,运输方式为CY-CY,交货地为长滩港,货物重量为15,205公斤,体积65.49立方米,共计1,069箱。2012年1月6日,被告浦东公司向被告盛康达公司出具电放保函,要求电放编号为SINOSH201009提单项下货物,被告盛康达公司已收回该正本提单。三被告确认,涉案集装箱于1月16日运抵目的港后拆箱,箱内货物已办理清关手续。同年1月13日,被告浦东公司编号就SINOSH201009A提单项下涉案货物出具包干费发票,付款单位记载为原告,金额为人民币2,510元。原告于1月17日向被告浦东公司账户支付前述款项。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公证员VICTORHUNG与ZHIQIANGWANG出具的公证书记载,集装箱号HJCU1620689内695箱针织女式休闲运动裤存放于STAR公司所有的公共仓库,由EDS公司委托存放。仓库地址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加夫列尔市核桃树丛大道4934号101室邮编91776(4934WalnutGroveAve,#101,SanGabriel,CA91776)。本案诉讼过程中,被告浦东公司确认原告仍有权持正本提单前往该地址提取货物,原告称无法凭涉案提单提取货物,并拒绝前往目的港确认货物状况。
根据被告浦东公司提交的公司登记资料记载,EDS公司注册名称为EDSINT’LCORP.(LA),注册地址为4621LITTLEJOHNSTREET,BALDWINPARK,CA91706,法定代表人JIANCHEN(中文名陈健),Int’lFreightExpress(USA)系EDSINT’LCORP.(LA)登记注册使用的商业名称。根据原告提交的美国律师调查意见,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和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秘书处和公司注册处没有公司或非法人公司(unincorporatedcompany)登记信息。
      另查明,涉案货物价值157,626美元,约定以信用证方式结汇,信用证载明的最迟装运日期为2011年12月30日。原告向银行提交单证申请结算后,因单证不符被议付行CATHAYBANK退单。原告未就涉案贸易进行出口收汇核销。编号为SINOSH201009B提单项下托运人东园公司出具证明确认,该提单项下货物已完成交付,相应贸易款项已结汇。
还查明,原告持有涉案编号为SINOSH201009A全套正本提单,该提单未在我国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登记备案,编号为SINOSH201009的提单已在我国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登记备案。
审理过程中,经本院释明,原告坚持以侵权为由向三被告主张损害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原告以侵权为由要求三被告承担无单放货损害赔偿责任,各方争议的未凭正本提单放货行为即侵权行为发生在美国,本案具有涉外因素。根据法律规定,侵权行为发生后,当事人协议选择适用法律的,按照其协议。各方当事人在庭审中一致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因此本院确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审理本案纠纷的准据法。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原告与三被告的法律关系;二、涉案提单的承运人是否合法成立;三、涉案货物被无单放行的损害事实是否存在;四、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是否存在侵权行为。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孙长松系以被告浦东公司名义接受委托办理涉案货物的出口货运代理业务,被告浦东公司亦开具发票并收取包干费予以确认,且涉案电放保函也由孙长松代表被告浦东公司向被告盛康达公司出具,故可以认定被告浦东公司系涉案运输的货运代理人。被告浦东公司关于孙长松不是其员工的抗辩不影响其与原告之间法律关系认定。被告盛康达公司接受被告浦东公司委托,安排原告与案外人东园公司的整箱货物出运,并签发编号SINOSH201009正本提单,系该提单项下承运人。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为被告盛康达公司签单代理人。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尽管涉案提单记载的“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名称与在公司注册资料登记的名称“Int’lFreightExpress(USA)”、“EDSINT’LCORP.(LA)”不完全一致,但根据通常英文表述,公司注册资料中“Int’l”的全称为“International”,“CORP.”的全称为“Corporation”,公司在提单等对外商业资料中以全称表述并无不妥,且提单中记载的EDS公司地址亦与公司注册资料记载的地址一致。EDS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健已出庭确认,涉案提单系以IFE公司名义对外签发,而IFE公司系EDS公司登记注册使用的商业名称,因此,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涉案提单由美国合法注册成立的公司签发。原告委托美国律师出具的调查意见仅证明IFE公司与EDS公司未以“INTERNATIONALFREIGHTEXPRESS(USA)INC.”和“EDSINTERNATIONALCORPORATION”名称注册登记,与被告浦东公司举证证明的IFE公司与EDS公司以“Int’lFreightExpress(USA)”和“EDSINT’LCORP.(LA)”名称注册登记的事实并不矛盾,故原告以此主张承运人非合法成立的理由不能成立。
      虽然涉案提单未经备案登记,但案外人东园公司货物与原告货物一同拼箱出运,其持有的提单与涉案提单抬头一致,东园公司已凭该提单完成货物交付并收到货款,故原告关于涉案提单系虚假提单不能提货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首先,原告主张货物已由目的港收货人控制的证明主要依据孙长松向江阴市公安局提供的STAR公司仓库收据与马虎标、孙长松在江阴市公安局所作的询问笔录,但仓库收据仅能证明货物存放在STAR公司仓库,马虎标、孙长松出庭时对原告主张的内容亦未予认可,而确认涉案货物一直在目的港承运人控制之下,且该笔录属证言需有其他证据佐证才具有证明力。其次,货物在拼箱出运的情况下,目的港的拆箱行为符合航运惯例,且EDS公司是涉案提单载明的通知方及美国国内运输段指示方,货物运抵目的港之后由EDS公司负责安排美国国内运输,故涉案货物被拆箱和清关的事实不足以证明涉案货物已交付收货人。因此,原告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货物被无单放行的损害事实。第三,关于被告浦东公司提供的货物在承运人控制之下的证明,根据公证员出具的公证书记载,涉案货物由EDS公司存放于STAR公司公共仓库。原告提交专家意见以证明公证员在当地无权对货物情况进行公证,但该意见未经公证认证,原告未在法定举证期间内向本院提交公证认证原件,故无法证明其主张。即便具有证据效力,该专家身份同为公证员,其意见的证明力亦不大于其他公证员出具的公证书,且该公证书主要内容也能得到其他相关证据佐证。被告浦东公司提供的证据可以初步证明涉案货物在承运人控制之下。
原告当庭确认未凭提单主张提货,并在诉讼过程中拒绝前往目的港确认货物情况。原告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货物已在目的港被未凭正本提单放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而被告浦东公司已初步证明货物在承运人控制之下,故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侵权损害事实不能成立。
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被告盛康达公司电放的是其签发的编号为SINOSH201009提单项下货物,该提单载明的交货地为长滩港,交货方式为CY-CY,而涉案提单未约定交货方式,且交货地点也非长滩港,两提单载明的收货人也不同。因此,该电放货物行为不必然导致涉案编号为SINOSH201009A提单项下承运人对货物失去控制。原告非编号为SINOSH201009正本提单持有人,被告盛康达公司根据被告浦东公司指示电放货物,并收回该正本提单的行为并无不妥。因此,原告关于电放货物行为导致其对货物失去控制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盛康达公司不存在原告主张的侵权行为。
      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作为签单代理人,其签单行为已获授权,所签发提单亦在我国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登记备案,原告主张的电放行为与其无关,故原告关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存在侵权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原告货款损失金额,应以出口货物价值为准,即157,626美元。对原告主张的退税损失,即便原告主张的三被告侵权行为成立,根据法律规定,也不属于承运人未凭正本提单放行货物的赔偿范围。
      现有证据表明,原告未收到信用证项下货款系因装船日期等单证不符而遭议付行拒付,与涉案货物运输各方无直接关系,原告也未主张单证不符点系由三被告造成。被告盛康达公司与被告盛康达上海分公司也不存在侵权行为。原告未举证证明承运人存在不凭正本提单放货的事实。因此,原告要求三被告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江阴岚富时装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067元,由原告江阴岚富时装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钱   旭 
  代理审判员 李海跃 
  代理审判员 方   懿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费晓俊